<menu id="isegq"><rt id="isegq"></rt></menu><optgroup id="isegq"><div id="isegq"></div></optgroup><xmp id="isegq"><samp id="isegq"></samp>
<optgroup id="isegq"></optgroup>
<optgroup id="isegq"><div id="isegq"></div></optgroup> <tt id="isegq"><object id="isegq"></object></tt>
<small id="isegq"><tt id="isegq"></tt></small>
<xmp id="isegq"><sup id="isegq"></sup>
游客

游客

  • 鉆石 鉆石 0
  • 金幣 金幣 0
  • 推薦票 推薦 0
  • 月票 月票 0
  • 書架
    收藏漫畫

    主人,不收藏漫畫怎么追更呢~

    去找找漫畫
    • 加載中......
    全部收藏 0
  • |
  • 歷史
    • 加載中......
    歷史記錄 0
下載APP

掃一掃 下載APP

當前位置 : 看漫畫 > 文字 > 小說 > 花千骨 【番外 賭局】四、君子好逑

花千骨 【番外 賭局】四、君子好逑

作者:Fresh果果
2015-07-27 14:35
來源 筆趣閣
點贊0
閱讀4200

花千骨小說花千骨【番外 賭局】四、君子好逑由看漫畫收集整理自筆趣閣,看漫畫為您第一時間更新花千骨小說,看花千骨小說就上看漫畫

readx();  白子畫始終沒有動靜,連殺阡陌都替他急。第一次課上,他走進教室在椅子上坐下,什么也不說,一坐就是一整節課。下面的學生等來等去不見他說話,又是心急又是焦躁,問他又不答,被他看著又不敢隨便閑聊,只能面面相覷直到一個個全都趴倒睡著。花千骨自然也是,還堂而皇之打起了呼嚕。

  之后的課上,不是去郊外寫生,就是在草地上靜坐。學生紛紛退課,連幽若都受不住跑去選修小動物飼養,最后只剩下七八個人了。

  花千骨反而一直堅持下來,因為這個課上可以睡覺沒人管。

  相比于書院其他個性張揚的夫子,白子畫出奇的安靜。可是花千骨卻直覺其他人似乎都很敬畏他。一般只要他在的場合,大家都會稍稍收斂。

  他很少說話,表情也淡淡的,像一陣風像一片云,讓人看著很安心,看著看著就睡著了。

  ……

  又是白子畫的課,這次白子畫帶他們到湖邊釣魚。

  水綠天藍,涼風習習。他們坐在柳樹下等著魚兒上鉤。花千骨一想到晚上能有魚吃就來了興致,可是好半天沒釣起一條。

  其他人把魚竿或插在土里,或用石頭壓著,都跑去一邊放風箏捉蝴蝶去了。湖邊只剩白子畫安靜垂釣的身影,晨松暮靄一般,融入青山綠水之中。

  花千骨望得有些癡了,跑到他身邊坐下,下了桿,偷偷抬眼打量他。她覺得自己最近記性似乎是越來越差了。許多人雖然一看見就知道是誰,但是回轉身是怎么也想不起來具體聲容相貌。就像現在這樣,雖然眼睛清清楚楚看見白子畫,但是仿佛隔著迷霧進不到腦袋里去。這是怎么回事呢,她雙手撐著下巴,折一根苜蓿草在嘴里含著。

  “夫子,怎么連你也還沒釣到魚啊?”花千骨見旁邊的簍子里也是空空如也。

  白子畫不說話,花千骨繼續自言自語:“估計是今天魚兒都在家里睡懶覺吧。”

  “夫子,你喜歡吃什么魚啊?我只要刺少的都喜歡,有一次我吃魚被卡住了,怎么都取不出來,喝了好多醋,把爹爹急壞了。結果后來你猜怎么著?”

  白子畫依然沒理她。

  “結果我在門口摔了一跤,魚刺就跑出來啦!哈哈哈……”笑聲越來越小,花千骨尷尬的摸了摸鼻子。

  “夫子,你要是釣起魚來,分我一條吧,我回家做好了,明天帶魚湯給你喝?”

  “呃,好吧,再給你帶點魚肉?”

  “唉,夫子,你怎么都不愛說話呢,是怕把魚嚇跑么?那我們小聲點說?”

  花千骨百無聊賴,覺得自己在和尊石頭講話。突然看見一只蜻蜓飛來,停在了白子畫的魚竿上。

  “啊,蜻蜓!”她興高采烈的站起身來,伸手去抓。還沒碰到,蜻蜓就飛了起來,在空中轉了一圈又停在原來的位置。這次花千骨看準時機,猛撲過去。蜻蜓還是狡猾的從她指間飛出,而她胖乎乎的身體卻不受控制的朝湖里一頭栽了去。

  一聲驚叫,眼看著小臉就和和水面來個親密接觸,衣帶卻被誰拽住硬生生拉了回來。花千骨一屁股坐在草地上,拍著胸口直道謝謝。

捋起袖子,在湖里洗干凈手上的草汁和泥土。白子畫看到她手臂上大刺刺的“我愛白癡”四個字,頓時滿頭黑線。好個東方彧卿,居然敢罵他是白癡!不過他家小骨也真夠笨的,偷雞不成蝕把米。

  “總是很想吃東西?”

  “啊?什么?”花千骨似乎突然聽見夫子和她講話了。

  白子畫從上到下打量她一眼。

  花千骨連忙搖頭辯解:“不是啦!我只是嘴饞,沒有一天都在吃啦。你別看我那么胖,其實我體態輕盈、行動靈活!”花千骨站起身來想要單腳轉一個圈,不過未免再次跌進湖里,還是很有自知之明的換成雙腳。

  見白子畫一直淡漠的看著自己,不知為什么第一次有做錯了感覺,慚愧的低頭揪著自己的衣服。

  她知道別人在背后都不叫她“花千骨”叫她“花千球”啦,可她又不是故意長那么胖的,嗚嗚嗚,為什么人人都嫌棄她。

  “過來。”白子畫突然道。

  “啊,什么?”

  花千骨小心翼翼走到白子畫身邊傻傻看著他,突然一只手往自己背上用力一拍,她差點一口氣沒喘上來,伴隨著劇烈的咳嗽,一顆很小的珠子從嘴里被咳了出來。

  “嘎?”難道她把什么內臟器官給吐出來了,花千骨一臉驚悚,可是頓時覺得渾身說不出的舒暢。

  白子畫依舊萬年不變的撲克臉看也不看她凝望著水面,花千骨把要問的話又咽了回去。心道,胖也不是罪,干嗎打我嘛。

  繼續坐在他身邊等魚兒上鉤,周圍蟬鳴聲、鳥叫聲此起彼伏,湖面波光粼粼,閃得她眼睛好累。不知不覺就靠在白子畫身上睡著了,白子畫依然如雕像般一動不動。

  流火正靠在不遠處樹上睡覺,睜開眼睛,看著湖邊這一高一矮依偎的背影,美的似乎萬物都靜止了。嘴角揚起,閉上眼睛繼續睡。

  結果花千骨在湖邊睡了一下午,回去的時候白子畫還是沒有釣到一條魚。

  “那是因為你呼嚕太響了。”白子畫這么面無表情的說,花千骨委屈的小臉都皺成一團。

  不過奇怪的是,從那以后,一直伴隨著她的饑餓感和嘴饞都消失了。她按正常的一日三餐也不會覺得餓,不會吃到撐得不行了,嘴巴依然停不住。但是當然,她還是不愛運動,身上的肉是一點也沒減少。笙簫默便不準她再坐轎子,每天早上步行半個時辰去書院上課。

  這天行到半路突然彌天大霧,前一刻還在大街上走,下一刻就到了荒郊野地。周圍一個人也沒有,安靜得詭異。她轉了幾圈還是沒找到路,累得不行,干脆不走了,坐在一棵樹下休息。

  這時就聽一陣嘎嘎的恐怖笑聲傳來,像是老木門在轉動。

  “誰?”花千骨嚇得蜷成一團,一個綠臉凸眼的人從迷霧中慢慢走了出來,行動僵硬,如同被提線牽引的木偶。

  “花千骨!今天我總算可以報仇了!我要六界都知道我齒魈的厲害!哈哈哈……”

  他話還沒說話,就聽旁邊熟悉的聲音喊了一聲:“南斗!”

  花千骨還沒反應過來,天上一道閃電落下,把齒魈打的影子都不留,只剩一道白煙。

 周圍的霧迅速散去,花千骨發現自己原來不是在荒郊野外,而是在一條偏僻的小巷子里,而東方彧卿正站在不遠處。

  “真是的,值班的時候打盹走神。”東方彧卿伸手朝天指了指,天上的云飛快散去。

  “夫子,你怎么在這?”花千骨揉揉眼睛,以為是自己剛剛在路邊睡著了做了個夢。卻不知道齒魈是專門來殺她的,這些年來趁著花千骨在凡間,想趁機來向長留山一雪前恥的鬼怪多如過江之鯽,不過有南斗北斗等人在天上輪流值班守護,來一個收拾一個,花千骨倒是從沒遇到過危險。

  “沒事,走吧,一起去書院。”東方彧卿拉她起身,仍然不放開,牽著她往前走。花千骨有些不好意思,心想著夫子好溫柔哦,要是自己以后將來的相公也這么溫柔就好了。

  轉眼又是兩個月過去,花千骨越來越喜歡書院。這才發現,原來人世間除了吃,還有這么多好玩的。

  這天殺阡陌傳信給她,約她晚上在書院后的竹林相見,有要事告知。

  花千骨雖然覺得奇怪,還是吃完飯就跑去等著,一面等一面在地上畫圈圈。這時就聽見一聲“小不點”。一個紫衣長發、美麗絕倫的男子踏清風竹影而來。

  花千骨張大嘴巴仰著頭,第一次知道翩若驚鴻,婉若游龍是什么意思。那人在竹林中穿梭,輕若無物、似神似仙,手持竹尖,悠悠蕩了下來,輕巧的落在她的面前。

  “……”

  花千骨半天說不出一句話來。

  殺阡陌揉揉她胖乎乎、很有手感的小臉。

  “小不點,我是不是很帥啊!”

  花千骨使勁點頭。

  殺阡陌得意的笑:“我今天約你出來就是要告訴你,其實我是個男的!”

  花千骨本來剛要合上的嘴巴又張大了。

  “哈哈哈!是不是很驚喜很慶幸啊!”

  “啊?”

  殺阡陌不知從哪里拿出把折扇打開,笑瞇瞇道:“是不是很想嫁給我啊?放心,姐姐我一定娶你!”

  花千骨一頭黑線,這都什么跟什么啊。

  “走走走,去跟你爹爹提親去,他敢不答應,我就殺了他的畫眉,滅了他的蛐蛐!”

  花千骨不停擦汗:“殺姐姐,你干嗎男扮女裝啊?”

  “甭提了,還不是東方那只老狐貍!哼,他就是嫉妒我的美貌,怕輸給我。以為賭局他做莊就能一手遮天,哼,想得美。”

  “姐姐什么賭局?”花千骨傻傻的問。

  “還不就是賭你最后會喜歡上……”誰字還沒說出口,天上一道雷便劈了下來。殺阡陌的頭發頓時成了超級爆炸式。

   花千骨再次驚呆。

   殺阡陌也抓狂了,啊啊啊啊啊!不就是無意中說漏嘴么!居然敢弄壞他的發型!沒臉見人了!南斗小兒們!等著挨收拾吧!

  殺阡陌交代花千骨自己回去,氣沖沖的就捋袖子找人算賬去了。

  花千骨莫名其妙的往回走,總結了一下,發現最近幾個月,自己周圍被雷劈的人真不少。看來自己出門也要記著帶避雷針和防雷帽,說不定哪天就劈在自己身上。想象一下烤糊的花小豬,真是慘不忍睹。

  她皺皺眉頭,見不遠處的橋上站著一個熟悉的身影。

  她揮手打招呼:“夫子,你還沒回家啊?”

  墨冰仙低頭看著她,輕輕搖了搖頭。

  花千骨蹬蹬跑到橋上:“我們一起回去吧?”

  這個夫子最奇怪,經常看著她卻又不說話。

  “走吧?”花千骨去拉他的袖子,墨冰卻退開兩步。

  “千骨,我這次參加,并無追逐之意。只是想有個機會近一點看看你,看你每天開心,我也很開心。”

  “啊?”花千骨歪著頭,不明白他在說什么。待她反應過來,墨冰已經不見了。

  花千骨只能一個人往回走,身邊的這些人,真是一個比一個奇怪啊。

  “喂喂,花千球!”突然又有人叫她。她嘟起嘴巴,回頭一看,除了流火還能是誰。

  “這么晚你一個人在外面瞎溜達啥呢?”

  “我才沒在瞎溜達,我現在回家。”

  “我要去個好玩的地方你去不去啊?”

  花千骨來了興致:“去哪里?”

  “跟我走就行了。”

  結果流火帶著花千骨去了杭州城里最大的妓院。看著門口的鶯鶯燕燕,花千骨張大嘴巴。

  “什么?可是我是女的!”

  “沒事,女的也讓進去,里面有陪玩的小倌。”流火拉著花千骨就往里走。

  “我我我,我不好男色的……”

  被一堆人觸擁著進了包房。

  “請三個年輕點的姑娘來,千骨,你呢?”

  “我我我,我要肌肉男……”

  流火一頭黑線,剛剛誰說的不好男色?

  酒菜擺了一桌子,幾個人一邊吃一邊劃酒拳、行酒令。花千骨手氣特別好,幾乎每把必贏。

  看著天色有點晚了,花千骨問:“該回家了吧?”

  “急什么,你爹早就睡了。”

  “你怎么知道?”的確爹爹總是老早就睡了,日上三竿才起。

  “哼,我還不知道他么。”流火給她斟滿酒,“繼續喝。”

  花千骨不但愛吃,如今酒量也是好的驚人。

 于是兩人宿醉,第二天快下午了才醒。花千骨躺在榻上,流火被她踢下地也渾然不知,照樣睡得很香。

  “糟了糟了!遲到了!”花千骨隨便洗一把臉,抓著流火使勁搖。

  流火迷迷糊糊睜開眼:“急什么啊,反正都這時候了。”

  “要被夫子罵的。”

  “罵就罵唄,反正早晚都是罵,干脆明天再去,走,我帶你去另一個地方玩。”

  于是意志不堅的花千骨又被流火帶到了杭州城最大的賭場。

  “我看你昨個手氣挺好的嘛,今天再來賭兩把!”

  于是花千骨玩骰子,推牌九,又贏了個滿缽。抱著白花花的大堆銀子,她突然發現,原來自己這么厲害啊,哈哈哈。

  一直玩到夜深,肚子餓得受不了了,才和流火去路邊攤子吃餛飩。

  “我們倆對半分啊。”流火裝一半銀子給她。

  “三七吧,昨天晚上都是你付的帳。”

  “請歸請。不然下回你再請我咯。”

  花千骨點頭,她從小都很乖很少出門,這兩天玩的很瘋,叛逆的感覺真是好啊。

  結果晚上回去就跪了搓衣板。

  笙簫默手里拿著雞毛撣子,漫不經心的喝口茶。

  “你以為我不知道你這兩天干嗎去了?”

  花千骨頭上頂本書,左搖右晃,跪得腿都麻了,哭喪著臉。

  “爹爹,我錯了。”

  “知道錯了?知道錯了就好,從今天起一個月,每天晚上罰你圍著院子跑十圈減肥。”

  “唔……”又是減肥,爹爹故意的吧?花千骨只得認罰。

  可是過不了幾天,不記事的她又跟著流火跑去賭坊賭錢去了,氣得笙簫默吹胡子瞪眼,打又不能打,不然殺阡陌他們還不把他吃了。

  操心老爹只得跑去問東方彧卿:“那個流火是什么人?”

  “不知道呢,和這次賭局無關,只是普通人罷了。不純在泄密問題,就算教壞了千骨,總不能拿雷去劈人家。”

  “你們要加把勁啊,只剩幾個月時間了,怎么全都不急的樣子。”賭局不能無限期進行下去,一年為期,若一年還沒有人取勝,便做平局處理。

  “我估計白子畫沒有動作就是想要平局吧,呵,我可不會讓他如愿。”東方彧卿自信滿滿的微笑。

  結果第二天再見花千骨就讓他哭笑不得,因為是在公堂之上。花千骨跟著流火去做什么俠盜劫富濟貧,也不想想自己的體重,結果把房頂壓破,掉下去被抓個正著。

  流火倒也義氣,沒有一個人逃跑,結果兩個人都被抓了回來,跪在堂上大眼瞪小眼。然后爹爹被傳來了,書院的幾個夫子和同學也來了。花千骨心頭那個叫懊惱啊,這下丟人丟大了。

  審了半天,念在初犯,便賠了補屋頂的銀子和精神損失費了事。

  花千骨在牢里押了一夜,餓得發慌,如獲新生般的奔向自由。

  卻被笙簫默擰住耳朵拉了回來:“你個鬼丫頭!這次知錯了不?”

  花千骨狠狠握拳,躊躇滿志:“知道了!爹爹是對的!回去之后我一定要努力減肥!”

  笙簫默氣得差點沒暈過去。

  一旁幽若連忙沖過去借機扶住他:“伯父不要生氣了,千骨也是貪玩。”

  笙簫默一見她慌忙躲遠點,這丫頭三天兩頭沒事往他家跑,貌似對他不懷好意。打掃喂食為名,前幾天放跑了他的鐵金剛,昨個又弄死了他的小葵花,還不讓他好好睡覺,非要陪他下棋。再這樣下去,他另幾只寶貝鸚鵡和蛐蛐怕是也要保不住咯!何況幽若是長留掌門身份,要真對他動了情,怕是也要向當年花千骨一樣鬧得驚天動地的。到時候就不是他看別人笑話,該是別人看他笑話了……

漫評

掃一掃,下載APP

福建快三推荐号
<menu id="isegq"><rt id="isegq"></rt></menu><optgroup id="isegq"><div id="isegq"></div></optgroup><xmp id="isegq"><samp id="isegq"></samp>
<optgroup id="isegq"></optgroup>
<optgroup id="isegq"><div id="isegq"></div></optgroup> <tt id="isegq"><object id="isegq"></object></tt>
<small id="isegq"><tt id="isegq"></tt></small>
<xmp id="isegq"><sup id="isegq"></sup>
<menu id="isegq"><rt id="isegq"></rt></menu><optgroup id="isegq"><div id="isegq"></div></optgroup><xmp id="isegq"><samp id="isegq"></samp>
<optgroup id="isegq"></optgroup>
<optgroup id="isegq"><div id="isegq"></div></optgroup> <tt id="isegq"><object id="isegq"></object></tt>
<small id="isegq"><tt id="isegq"></tt></small>
<xmp id="isegq"><sup id="isegq"></sup>
福建36选7开奖结果53期 2019香港生肖彩票开奖结果 湖北体彩11选5基本走势图 玩北京时时开奖结果查询 宁夏11选5怎么买 街机捕鱼大亨下载最新版 体彩大乐透胆拖投注表 江苏时时时间 新彊时时彩四星走势图 时时彩五星一码计算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