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isegq"><rt id="isegq"></rt></menu><optgroup id="isegq"><div id="isegq"></div></optgroup><xmp id="isegq"><samp id="isegq"></samp>
<optgroup id="isegq"></optgroup>
<optgroup id="isegq"><div id="isegq"></div></optgroup> <tt id="isegq"><object id="isegq"></object></tt>
<small id="isegq"><tt id="isegq"></tt></small>
<xmp id="isegq"><sup id="isegq"></sup>
游客

游客

  • 钻石 钻石 0
  • 金币 金币 0
  • 推荐票 推荐 0
  • 月票 月票 0
  • 书架
    收藏漫画

    主人,不收藏漫画怎么追更呢~

    去找找漫画
    • 加载中......
    全部收藏 0
  • |
  • 历史
    • 加载中......
    历史记录 0
下载APP

扫一扫 下载APP

当前位置 : 看漫画 > 文字 > 小说 > 花千骨 141 情深缱绻

花千骨 141 情深缱绻

作者:Fresh果果
2015-07-27 14:35
来源 笔趣阁
点赞0
阅读7158

花千骨小说花千骨141 情深缱绻由看漫画收集整理自笔趣阁,看漫画为您第一时间更新花千骨小说,看花千骨小说就上看漫画

readx();  摩严安静地喝酒,看着周围的重多弟子,表情是难得一见的温和慈爱。笙箫默慵懒地倚在桃树下,已经微醺得开始打起盹来。

  

  花千骨抿嘴一笑,眼前完美的一切泛着温馨的淡黄色光晕,然后慢慢模糊开,仿佛有一层水波在表面上荡漾,金光闪闪。

  

  清流走到她身边递来一杯酒,劝她也喝一点,她微笑着伸出手去,却没想到手指从?#31080;?#20391;边滑过没有接到,五彩的琉璃杯咣的一声在地上摔个粉碎。

  

  四周突然安静下来,众人都转过头看着她。

  

  花千骨慌忙弯下腰去拾碎片,手指却不小心被割破。

  

  身旁一人着急地将她拉到一边,她连忙摆手:“我没事的,清流。”

  

  那人身子僵住:“我是十一。”

  

  花千骨抬头看,四周越来越模糊,连轮廓都慢慢不见,只剩下色块,不由摇头轻笑。

  

  幽若惊?#20540;?#25569;住她的双手:“师父!你怎么了?你的眼睛!”

  

  花千骨安慰的拍她的头:“我没事,只是有点头晕。”

  

  白子画静静地看着她,心里已明?#20303;?#32463;过这些年他和杀阡陌的努力,花千骨的魄虽健全,魂却依旧混沌残?#20445;?#25152;?#26376;?#38045;失意。就算是归仙丹,也不能让她魂魄都?#25351;慈?#21021;,而只?#21069;?#36825;些年他们加之于魄的努力都转移到了魂。一得必有一失,虽?#25351;?#20102;记忆,但是身体方面必受损害。

  

  之前她觉得累,法力全失,无法御风而飞。现在开始到眼睛看不见,接下来,便是失聪失语。而没有法力对她,是再不可能靠?#35830;?#35828;话了……只能跟一个普通?#35828;?#20007;失五识的瞎子聋子一样。

  

  “小骨,别怕,不用花太多时间,师父一定会医好你。”

  

  花千骨微笑着点头,哪能事事圆满,能够再回到绝情殿,和他在一起,和大家在一起,她已了无遗憾。

  

  周围的人围了过来,糖宝在她耳中低声细语,哼唧在她脚边蹭来蹭去。白子画?#30001;?#21518;紧紧抱住她,像世上最坚实的城?#20581;?br>
  

  “这一次,不会再像蛮荒上一样留你孤孤单单一个人了,师父会一?#31508;?#30528;你,从今往后,你的生命里只会有幸福快乐。所以别怕,哪怕听不到看不到说不出来了,只要用心去感觉,师父一直在你身边,再也不离开。”

  

  花千骨鼻子一酸,拼命点头,转过身面对着白子画,刹那间仿佛有闪电将夜空照亮,让她将那?#24597;?#26159;温柔坚定的脸看了个清清楚楚。

  

  “我?#27704;?#37117;不相信正,不相信邪,不相信幸福,可是我相信你,师父,我……”

  

  她努力想要说出那句一次次被他阻止的话,她爱他的话。可是眼前突然陷入一片漆黑,嗓子已再发不出任何声音,她只能一遍遍在心里默念着,她知道他一定能听见!

  

  世界也慢慢安静了下来,万籁?#24949;牛?#28982;而隐约中,方才的欢歌笑语似乎人?#26197;?#36864;去,和着宫铃声,还有白子画的温柔话语,在耳边久?#27809;?#33633;。

  

  五年后。

  

  长留山绝情殿上,桃花芳菲如雨,幽若正?#33258;?#26641;下,抓着哼唧兽跟筛糠一样抖着。

  

  “吐出来吐出来,你怎么又把糖宝吃下去进肚?#27704;?#21435;了!”

  

  哼唧被她摇得五脏翻滚,蹬着四只小短腿,一面挣扎以免不满地哼哼,却终于还?#21069;?#31958;宝从嘴里?#38109;?#20986;来。

  

  糖宝仿佛刚从汤里被捞起来,看着自己满身都是哼唧兽恶心的口水,忍不住嚎啕大哭,它不过是正在?#26376;?#21340;时一时大意罢了,就被哼唧偷袭成功,跟萝卜一起吃下肚里去了。

  

  “你又欺负我!我要告诉骨头娘亲!”糖宝一面擦口水一面擦眼泪,骨头,你什么时候回来啊,再不回来,见到的就是一坨糖宝便便了!

  

  幽若粗鲁的拿来块抹布,擀面条一样包着它使劲搓。糖宝更?#28216;?#23624;了,轻水,它要温柔的轻水,它决定了,它不要落十一了,这一世一定要修炼成男的,横?#25238;?#29233;把轻水?#26377;?#36757;朗那里抢过来!

  

  糖宝气呼呼地衬着正扬扬得意的哼唧一个不?#31119;?#39134;到它尾巴上张嘴就咬,咬的满嘴是毛。哼唧兽只能追着尾巴不停原地转圈,看得幽若在一旁哈哈大笑。

  

  突然不知从哪里飘来一阵诱?#35828;?#39277;菜香,幽若把糖宝从哼唧兽身上拎下来一头钻进厨房,哼唧兽也屁颠屁颠地跟在后面一路小跑。

  

  ?#30333;?#19978;?”

  

  幽若挑起眉毛,看着白子画在厨房里左右忙活,姿态依旧从容优雅,白衣不沾半点油烟。他们平常都不食五谷,?#28909;?#30333;子画今天亲自下厨,那就是说,花千骨马上要回来了。

  

  ?#30333;?#19978;!师父要回来了吗?”

  

  白子画点头,嘴角也忍不住微微上扬:“马上到了,你?#21149;?#26700;子?#24613;?#22909;,把饭菜端出去。”

  

  幽若欢天喜地地跑出去,然后让糖宝去通知落十一他们,如今的绝情殿很热闹,因为骨头师父看不见,尊上怕她无聊冷清,倒?#19981;?#36814;多有些弟?#27704;?#25171;扰。她现在住师父以前的房间,而为了照顾方便,师父则和尊上住一个房间。她经常晚上不睡觉,躲在门外偷听。

  

  可是骨头师父不能说话,尊上又不爱说话,常常是听了整晚,什么也没听到,却依旧乐此不疲。

  

  白子画为人依旧冷淡,但是比以前要稍稍好亲近了。幽若?#20302;的?#30524;瞄他,试探着问道:?#30333;?#19978;,骨头师父跟杀阡陌一去就是三个多月,你就一点不担心吗?”

  

  白子画头也不抬地喝茶:“担心什么?”

  

  幽若激动地?#28216;?#30528;拳头:“担心她什么法力也没有又看不见会不会出危险啊,担心她会不会移情别?#24403;?#26432;阡陌?#24352;埽?#20174;此以后不回来了!”虽然她?#30007;?#37324;只有彦月一个,但是?#30475;?#30475;到杀阡陌摄人心魄的脸都还是会耳红脸涨,小?#23396;?#25758;。何况杀阡陌对骨头师父那么好,?#36127;醺?#20986;一切甚?#33080;?#30496;不醒,六界怀春少女,谁不为之动容。而且他们那时在瑶池众目睽睽之下拥吻,算是有了肌肤之亲,他在骨头师父心中的地位不容小觑,要是如今再每天甜言蜜语,温柔体贴,假以时日,万一骨头师父移情别恋怎么办?担心啊担心……

  

  白子画遥望海天,晴空湛蓝如洗:“杀阡陌会照顾好她的。至于移情别?#25285;?#20320;觉得杀阡陌除了容貌之外还有别的优点吗?”

  

  幽若低?#27867;?#39068;,就算一向过于自傲的杀阡陌头?#32422;?#21333;性格冲动?#35828;悖?#23562;上你也不用这么鄙视人家吧?“色诱是很有杀伤力的!”她不甘的补上一句。

  

  白子画挑挑眉毛:“那又如何,反正小骨又看不见。”

  

  幽若彻底无语了,怪不得那么镇定自若呢,原来是打的这个小算盘,果然人不可貌相,原来尊上也是很狡猾的。

  

  哼哼,可是等再过些年,东方彧卿回来了,看你还怎么坐的住,怕?#21069;?#27493;都不准骨头师?#36947;?#24320;眼前了吧!

  

  那或许,是尊上在这世上唯一忌惮的一个人?

  

  没过多久,半空中就飞来一片火红的云彩,正是杀阡陌温柔的抱住她从火凤身上缓缓飞落下地。

  

  微微有些急切的习惯性抬起手来,果然立刻有一只手上前将他握住。心像被展开来铺在阳光下晒着,暖融融的。

  

  “好点了吗?”白子画温柔地靠近她在他耳边问。

  

  花千骨微笑点头,她的听觉两年前已经基本?#25351;矗?#36825;次跟着杀阡陌是去治嗓子的。为了他能早点好起来,二人都耗了不少?#30007;?#20026;,另外再?#30001;?#33532;萧默?#28909;说陌?#25163;,将原来可能要几十年?#25293;?#39746;魄健全的时间大大提前,可是花千骨回想两年前无法感知无法表达的日子。还是有些恐慌。那时候总是?#19981;端?#26102;握着白子画的手或拉扯着他?#30007;?#34957;?#25293;?#23433;心。否则好像整个世界都冷冷清清只剩下自己一个人。听觉?#25351;?#27491;常之后,日子就好过多了,因为可以听难道周围的人和他说话,交流也更容易些了。

  

  白子画知道?#40644;?#32477;情池水后独自一人在蛮荒的日子给花千骨心底留下了很大的阴影,所以总是寸步不离的陪着她,照顾细?#27169;?#20307;贴入微。

  

  杀阡陌艳光四射,依旧是让你人不可?#31508;?#30340;存在,但此刻满面都是宠溺疼惜?#30007;?#23481;,他拍拍花千骨的?#28304;?#30475;看白子画:“小不点的嗓子没有什么大碍了,过些日子应?#27809;?#24930;慢?#25351;矗?#20294;是实力可能还得等几年,?#19968;?#32487;续想办法。?#24065;?#20026;不是生理的问题,灵魂失去了感知外界的能力,哪怕换了身体也一样看不见。

  

  白子画点点头,也不言谢,拉着花千骨到桌?#21670;?#19979;:“备了几碟小菜,一壶薄酒,有空坐下喝一杯?”

  

  杀阡陌欢喜之情溢于言表,白子画亲自下厨啊,这等美事怎能错过。他不?#25512;?#22320;坐了下来,可是没想到几口酒菜下肚,心里就开?#21152;?#38391;了。他一向自负以前照顾琉夏之时学了一手好厨艺,这?#20301;?#27599;日变着花样做给小不点吃,心想我打不赢你师父至少做菜?#20154;?#24378;吧?没想到原来白子画手艺?#20154;?#36824;好,太过分了。他就是不信这个世上有这么完美的人。今天回去就把六界的名厨全抓回去,他要开始苦练厨技!

  

  两人一边吃一边给花千骨夹菜,花千骨的碗里的菜都冒尖了。

  

  这时?#23545;?#26469;了几个人,杀阡陌一见额头开始冒汗,放下筷子道:“小不点你好好休息,过些天姐姐再来看你。”刚一说完,人就嗖的一下不见了。落十一等一行人刚踏上绝情殿,就听见一人在大呼小?#23567;?br>
  

  “杀美人,杀美人不是来了吗?人呢??#34987;?#22805;东张西望到处找。

  

  幽若无语,她好不容易借着吃饭这会看看美人她容易吗,火夕一来就把人家给?#25490;?#20102;。杀阡陌爱慕者见过千千万,大概就没见过火夕这样花痴的吧,若是一般人他早就拿刀废了。可是偏偏火夕是花千骨的朋友笙箫默的徒弟,而且只?#21069;?#32654;之?#27169;?#24182;没有邪念。上次傻乎乎地用法力在杀阡陌来长留山临空而下的时候下了一场极其?#24443;?#30340;蓝罗花雨,说什么全是?#36164;?#25152;种,鲜花配美人,却不知道杀阡陌对蓝罗花过敏,打了一个星期的喷嚏。要不是这次舞青萝刚好不在,他又有好受的了。

  

  花千骨在席间连?#21364;?#30011;写的把这几个月的经历简单说了说,因为不但有杀阡陌,还有墨冰仙,斗阑干。蓝雨缆风他们的帮忙,他才?#25351;?#24471;这么快的。

  

  在提到墨冰仙时周围空气明显冷了一些,花千骨连忙?#30007;?#30340;转移话题,因为直犯困,吃晚饭便早早回房睡了。

  

  晚上白子画吧杀阡陌留下的草书里记载着的这几个月治疗中发?#20540;?#19968;些问题看了看,又让落十一去添备了些药材。

  

  回到房间,见花千骨正?#24065;?#22312;床上,,轻薄透明的紫色长裙直垂下地,手里拎着一个香囊放在鼻前,眼睛却是微闭着的,姿?#35780;炼?#32780;撩人。

  

  “睡醒了?”她这几年每天有一大半时间都是昏睡中度过。

  

  花千骨点头,眼睛看着他,目光虽没有焦点却不失神采、

  

  “幽若走了。”

  

  ——————去哪里了?

  

  花千骨打手语问。

  

  “似乎彦月的师傅要彦月继任主持方丈之位,他敢去阻止去了。”

  

  ---------小月要当方丈?

  

  “他已经拒绝了,可能他自己都还弄清楚为什么拒绝吧”

  

  -----你没给幽若说?

  

  “让他急?#24065;?#22909;,正好给我们一点单独相处的时间,不然他总在外面偷听”

  

  花千骨无语,他不是都施法隔音了吗?幽若根本一?#31508;?#20040;都听不到。

  

  “拿什么东西?”大老远就闻到香味,清新淡雅,若有似无,仿佛能勾起人最深沉最遥远的回忆。

  

  “你在魔界的这段时间还调香了?”

  

  花千骨摇头。

  

  ——紫熏姐姐托我带回来给你的。

  

  白子画迟疑了一下道:“好的,我收下了,要是再见替我谢谢她。”却没有伸?#32440;?strong>花千骨递过来的东西。

  

  花千骨很想知道白子画现在是什么表情,?#19978;?#30475;不见,微微嘟起嘴吧,?#20005;?#22218;又放回鼻下左闻右闻。

  

  ——真是好香,放下执着后的大彻大悟,这样的味道,我无论如何都调不出来,这回是我输了。

  

  白子画无?#25105;?#22836;,扶她起来照例要给她调息真气,花千骨却揪住他袖子。

  

  ——师父,你为什么要对紫熏姐姐那么绝情!你早知道她?#19981;?#20320;的对不对?知道她为你挡过天劫,也是为了你才堕仙的?

  

  白子画不语,只是拧眉看着她:“这?#36335;?#26159;紫熏给你的?”

  

  花千骨看不见了,衣物一向由幽若?#24613;?#30001;他经手,这件?#36335;?#30340;料子是由银蚕鱼吐的?#24656;?#25104;,只有东海?#23567;?br>
  

  ——?#21069;。?#22909;看吗?

  

  紫熏姐姐说,就算自己看不见,也应该在师父面前打扮的漂漂亮亮的。

  

  白子画眉头更紧了,她不会在杀阡陌面前也穿成这个样子吧。

  

  ——你还没回答呢,不准把话题岔开。

  

  她又不是之前没?#25351;?#35760;忆的小骨,总是被他忽悠。

  

  白子画脱下外套遮住她露在外面的雪白双肩:“我知道又能怎样,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自己的固执,紫熏是骄傲的人,我给不了她爱,她也不需要我的怜悯。”

  

  ——可是……

  

  花千骨还继续打抱不平,却被白子画勾起下巴。

  

  “?#19968;?#27809;跟你算账,之前居然敢 给我下春药!”

  

  ——不是我下的,是竹染。

  

  “可是你居然那时候让紫熏来给我?#24466;?#33647;,你什么意思?”

  

  花千骨?#30007;?#22320;低下头,不?#20197;?#22810;说。

  

  白子画提到自己这辈子最狼狈的时?#26691;?#28982;耿耿于怀。

  

  “我?#31508;?#27668;得真想从没收过你这个徒弟。”

  

  花千骨连忙搂住白子画脖子,补上几个亲亲,不过没找准位置,?#33258;?#30333;子画鼻尖上。

  

  白子画轻叹,偏转头,那张小嘴仍不死心的有继续寻着他的贴过来,唇上带着紫熏香囊的那股淡淡香气,在他唇上摩挲了一会儿,温暖柔软的舌尖轻轻探出,描绘着他的?#21483;危?#28982;后撬开缝隙进入,一直不规矩的小手也?#37027;?#25506;入他的衣内。

  

  白子画连忙把花千骨推开,脸颊微微泛红:“不?#24049;?#38393;。”

  

  明知道以她现在还没长大依旧十四五岁的孩子模样,自己不可能对她做什么越轨的事,她却老是挑逗他,夜里睡觉还?#39336;?#20182;当床。

  

  花千骨得意的捂着脸无声的哈哈大笑,前俯后仰的头不小心撞在墙上,疼得呲牙咧嘴,白子画只能无奈的扬起嘴角。

  

  --好想要个小小白!我们都成亲五年了五年了!

  

  花千骨举着小拳头抗议着,她想吃师父很久了,可是这些年来他们夜夜同?#34917;?#26517;,居然还?#21069;?#28857;进展都没?#23567;?br>
  

  白子画挑眉,她真是越来越胆大了!有本事就快点?#25351;?#35270;力?#25351;?#27861;力快点长大啊,总之在那之前休想他会碰她,而且他?#19981;?#38656;要一段时间来接受?#35270;Γ?#24466;弟变娘子的事实。

  

  --你还是不肯接受我,你还是只把我当徒弟,我知道你和我成?#23383;?#26159;因为内疚……

  

  花千骨开始装哭,不用酝酿眼泪水就哗哗的往下掉。

  

  白子画知道她又在撒娇,可是心一下就软了,小小的人抓过来,温热的吻顺着后颈印上去、

  

  花千骨感受着白子画?#31508;?#30340;呼吸,温暖的大手碰过的每个地方都好像被火烧着一样。不行不行,刺激太大,她受不了了。

  

  白子画嘴角上扬,?#22836;?#24615;质的轻轻咬着花千骨的耳垂、

  

  “恩……师父……”花千骨忍不住呻吟出声

  

  顿时,两个人都愣住了。白子画惊喜的看着她:“可以说话了?”

  

  花千骨咳了两声,也开心?#30007;?#20102;起来。“好,好像是可以了耶!原来这方法这么好用,以后可以多试试。师父,我们继续?”

  

  白子画使劲弹了她额头一下:“别闹了,坐下调息真气,再不用多久,说不定你就可以看见了!”

  

  花千骨点头,埋头亲?#21069;?#23376;画的掌?#27169;骸?#25105;好想你啊,我都五年没见你了。”

  

  白子画另一只?#32622;?#25720;她的头:?#21543;倒希?#19981;是一直在你身边么?”

  

  “恩,师父,不是说大梦三生,上?#25991;?#22312;长留海底的时候梦到了什么?”

  

  “梦到我只是凡人,变得很老很老,然后和你坐在院?#27704;?#26194;太阳。”

  

  花千骨心头一疼:“师父,对不起……”

  

  “别再想过去的?#38109;耍?#21482;要你一直在我身边,不伤不死就不是诅咒,而是神恩浩荡。”

  

  花千骨笑着点头,趴进白子画的怀里,只是突然觉得,过去受过再多的苦都是值得的。

  

  世上的人都在祈求一个永远,而永远已经握在他们手上。

漫评

扫一扫,下载APP

福建快三推荐号
<menu id="isegq"><rt id="isegq"></rt></menu><optgroup id="isegq"><div id="isegq"></div></optgroup><xmp id="isegq"><samp id="isegq"></samp>
<optgroup id="isegq"></optgroup>
<optgroup id="isegq"><div id="isegq"></div></optgroup> <tt id="isegq"><object id="isegq"></object></tt>
<small id="isegq"><tt id="isegq"></tt></small>
<xmp id="isegq"><sup id="isegq"></sup>
<menu id="isegq"><rt id="isegq"></rt></menu><optgroup id="isegq"><div id="isegq"></div></optgroup><xmp id="isegq"><samp id="isegq"></samp>
<optgroup id="isegq"></optgroup>
<optgroup id="isegq"><div id="isegq"></div></optgroup> <tt id="isegq"><object id="isegq"></object></tt>
<small id="isegq"><tt id="isegq"></tt></small>
<xmp id="isegq"><sup id="isegq"></s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