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isegq"><rt id="isegq"></rt></menu><optgroup id="isegq"><div id="isegq"></div></optgroup><xmp id="isegq"><samp id="isegq"></samp>
<optgroup id="isegq"></optgroup>
<optgroup id="isegq"><div id="isegq"></div></optgroup> <tt id="isegq"><object id="isegq"></object></tt>
<small id="isegq"><tt id="isegq"></tt></small>
<xmp id="isegq"><sup id="isegq"></sup>
游客

游客

  • 钻石 钻石 0
  • 金币 金币 0
  • 推荐票 推荐 0
  • 月票 月票 0
  • 书架
    收藏漫画

    主人,不收藏漫画怎么追更呢~

    去找找漫画
    • 加载中......
    全部收藏 0
  • |
  • 历史
    • 加载中......
    历史记录 0
下载APP

扫一扫 下载APP

当前位置 : 看漫画 > 文字 > 小说 > 花千骨 140 花好月圆

花千骨 140 花好月圆

作者:Fresh果果
2015-07-27 14:35
来源 笔趣阁
点赞0
阅读3348

花千骨小说花千骨140 花好月圆由看漫画收集整理自笔趣阁,看漫画为您第一时间更新花千骨小说,看花千骨小说就上看漫画

readx();   太久没有御风而飞,花千骨有些头?#25991;?#30505;。她赶着去找东方彧卿,因为她要去接糖宝,世上对她而言最重要的孩子,东方说过,她醒的时候糖宝?#19981;?#19968;同醒来。

    可是异朽阁里等待她的没有东方彧卿,只有傻乎乎的刚睡醒的糖宝,看到她喜极而泣的叫着娘亲,花千骨抱着她左?#23376;?#21563;,泪水蹭的它满身都是。

    她那些年最伤最深的痛和憎恨,最大的遗憾和不甘,终于在这一刻圆满,重获珍宝的喜悦和感恩,没有人可以理解。

    糖宝还记得生过的所有事,但是道行和灵力全无,又要重新从最低级开始修炼。

    “糖宝,东方呢?”

    糖宝眼泪哗哗地看着花千骨:“爹爹……爹爹他已经死了……”

    花千骨如被雷击:“你说什么?”

    “骨头,爹爹已经死了!”

    “胡说!他怎么可能死呢?我明明前天还见着他!”

    “是真的,骨头,他十年前就已经死了,异朽阁主虽无所不知,可是世世早夭,这是夭命,在劫难逃。何况他上一世为了多陪你一年,今生本就命短,续命时间有限,可能等不到见你。所以你一直见到的那个,是鬼……”

    索然经历如此多的风浪,花千骨还是被这个消息打击到几乎站立不稳。

    “你是说我那么久见到的,都是东方的鬼魂?”

    糖宝点头:“当初爹爹告?#21670;?#19978;你的下落没多久就去世了,否则他说会亲自去杀阡陌那接你回来抚养你长大,可是他没有办法,只能把你交给尊上,然后化作鬼魂一直陪在你身边。其实这些年他?#28216;?#31163;开过,一直在暗中看着你成长。他听见你口口声声说要嫁给他,要跟他走,心里是抱了期待的,便一直在等,等你吃下归?#20667;?#24674;复记忆的这一天。如果你最终选择是跟他在一起,他哪怕抛弃一切也不会与你分开。可是一直到方才见你恢复记忆向白子画问的仍然是那样一句话,就知道你永远也不可能放下。便黯然交代了我几句,重入?#21482;?#21435;了。”

    花千骨茫然摇头:“这怎么可能……”

    “爹爹本来想见你最后一面再走,可是怕自己舍不得,不肯放手,?#38405;?#26377;了六年和执念。也怕你回复记忆,知道一切,又看到他变成那样,就不会顺从本心地作出选择,所?#22278;?#19981;辞而别……”

    花千骨缓?#21644;?#20102;两步,?#21482;?#22235;顾。

    东方彧卿!你又骗我,你到底要骗我多少次?为什么到?#34013;?#19981;肯见我最后一面,?#19968;?#26377;好多话要问你!

    似乎一切是在为她好,又似乎是在害她。似乎总是在骗她,却又不求回报地付出了一?#23567;?br>
    她始终都不知道,他的话那句是真那句是假,到?#36164;?#30495;的爱她,还是她只是他的一颗棋子,或是千万年?#21482;?#26080;聊之下一时兴起的玩具?

    只是斯人已去,他给了她最后的成全,然后离开。一切都成了未解之谜,封印在异朽阁中那一条条鲜腥的舌头里。

    “他有留下什么话吗?”

    “嗯,他说放下一切,做回以前的骨头,上辈子你们俩都做错了,如今,不要再错一次。”

    花千骨低头轻笑,突然想起昨夜,自己给自己写?#30007;牛?#24819;起大战前夕,墨冰仙在桃花树下同样用力拉着她的手说:不要恨,永远不要放弃幸福的机会。相信我,只要有心,这世上没有什么是不能挽回的。

    不要恨吗?自己?#31508;?#34429;?#20449;?#20102;他,却终究还是恨了白子画。

    可是这些年看着白子画生不如死地或者,日?#25214;挂顾?#24565;她,现在回想起来,只有心如针扎。原来不知不觉间,自己早就把恨放下,只剩下悔。

    她怎么舍得一直看着他痛苦,可是绝望报复下不死不灭的诅咒根本没任何办法可以解除,她只能尽力去陪着他,用地老天荒来挽回自己的过错。

    而白子画,她知道经历哪次最可怕的失去,还有这些年的思念,他终于能够真正地直面一切了。因为她听见了,听见在最后离去之时,他说?#22278;?#36215;,然后低下头无声低语:不要走——

    不需要对过去所生的一切道?#31119;?#20063;不需要?#26197;?#26469;作什么?#20449;担?#20854;实一句不要走,已足够挽留她了。

    带着糖宝赶回云山的时候白子画已经不在了,只剩下哼唧。观微也到处找不到,仿佛

    从世间蒸了一般。可是不伤不死的他,入不了黄泉下不?#35828;?#24220;,又能去哪呢?

    又是一轮上天下地的搜索,终于在长留海底找到了他。费了很大功夫才进入那个密闭

    ?#30446;?#38388;,她妖力全失,神体又未完全恢复,此时头晕眼花。几乎站立不稳。

    蔚蓝色的海水中,白子画正静静漂浮?#20102;?#23601;好像当初她在东海海底找到身中剧毒的

    他时一样。

    看着一旁的瓶瓶罐罐,花千骨不由有些好笑又有些心疼。白子画的确不死不伤,可是

    醉,那么多忘忧酒和梦死丹,足够他睡上个几百年了。

    以为自己永远离开的他,到底要多疲惫多心死如灰,才会接有这种深海长眠的本办法

    来避?生无意,死无门,原来自己才是最?#33125;?#30340;人。是她一?#21482;?#20102;他,如今,又怎么能

    够再离开?

    心疼的抚摸白子画如冰的面颊,用功力摧散那些梦死丹的药力,忘忧酒的后劲却迟迟

    无法退去。

    花千骨安静的坐在他身边守候着,凝望着,时而和糖宝说说话,时而侧耳倾听长留山

    上的热闹声,直到整整一个月后白子画才从醉梦?#26143;?#37266;。

    睁眼看见花千骨的那一刻,他以为自己依旧在做梦。这次伤疤没有疼。胸口却闷闷作

    痛。

    为什么要吵醒他呢?

    酒意尚未完全散去,他微微皱起眉头,似有一些恼怒。浅淡消薄的嘴唇轻轻上挑,眸子时而闪闪亮仿佛装着整个天河,时而深邃如漆,眼神迷醉勾人。

    花千骨何曾见过他有这样醉酒失态的时刻,冰冷中却又十分撩人,仿佛初雪中那一点桃花,美得惊心动魄。花千骨大气都不敢出,慌忙别开脸去。

    可是那人突?#36824;?#20303;了自己的下巴。

    “小骨,叫师?#28014;?br>
    “师?#28014;?#21482;好乖乖由他。

    “乖,再?#23567;?br>
    “师?#28014;?br>
    “再?#23567;!?br>
    “师?#28014;?br>
    ……

    反反复复叫了?#29976;?#36941;,那人似乎?#26197;?#28385;足,半眯着眼睛十分享受的听着他一遍又一遍的唤他。

    “师?#31119;?#24072;?#31119;?#24072;?#31119;?#24072;?#31119;?#24072;?#28014;?br>
    半点都没有不?#22836;常?strong>花千骨一声有一声地叫着,每叫一声,过去快了痛苦的点点?#34074;?#23601;在心头回?#20540;?#28478;。声音从平淡到急促,从轻声到呼喊,知道满面泪痕……

    心头那么多的爱,那么多的悔,随着那一声声的师?#24471;?#28459;开。有的带着委屈,有的带着委屈,有的带着疑问,有的带着不甘,有的带着愤恨,一声声似是倾诉似是询问又似是泄……

    看着她滚烫的泪珠大颗大颗往下掉,白子画?#30007;?#20223;佛被撕扯开?#32440;?#32039;揉成一团,再被挖了一个口子。他弯下腰一把将花千骨纤?#22797;?#24369;的身体箍进怀中,像是要把她捏碎了揉进自己身体里面一般。一面抚着她的,一面亲吻她的额头她的泪水。

    “我以为你走了,再也不回来了…”

    “我答应过师傅,再也不离开。”虽然哪时她还没恢复记忆,但是说话也是算数的!她不要做妖神,不要做谁的新娘子,她什么也不要,宁愿永远只做绝情殿上还有云山之中,他上慈下孝的好徒儿。

    白子画捧着她的脸,欣喜得看着她,没有迟?#20667;兀亲?#20102;她的唇,辗转反复,缠绵至深。

    花千骨愣住了,好半天才?#20174;?#36807;来,不由喜极而泣,紧紧环绕住他,笨拙回应。

    师傅的唇还是那样冰冷,带着一股忘忧酒的香气,叫人熏然欲醉。她的大脑一片空白,沉在水底?#30007;?#20223;佛正慢慢浮到半空,记忆中所有的一切都镶着美妙的银边,曾有过的痛苦不甘还有执着怨恨,通通消失不见。

    仿佛过了几百年那么久,突然感觉有人在朝这里迅靠近,白子画低叹一声,离开她的唇瓣,那期待已久的柔软几乎叫一向稳重端方的他把持不住。

    花千骨有些后怕地抚上他的左臂,白子画?#27425;?#20303;她的手。

    “小骨,为师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很清醒。”

    花千骨泪眼巴巴地看着他,这样的场景以前连想都不敢想,她想心脏快要承受不住。

    “傻?#23601;罰?#24590;么这么多眼泪掉不完。”白子画深出手温柔地擦掉她的泪水,是上辈子不能哭?#20174;只?#32047;了太多的伤痛吗,结果现在变得那么爱哭鼻子。

    “师?#28014;?#23562;上——”不远处传来呼唤声。白子画手一挥,结界瞬间破碎。花千骨抬头一看,竟然是幽若等一行人,只是不知为何身后还跟了个小和?#23567;?br>
    糖宝从一开始就贼笑着捂着眼睛在一旁偷看,现在看到落十一来,气呼呼地钻进花千骨的耳朵里。

    “幽若?”

    “师?#28014;?#24189;若眼泪一把鼻涕一把的,骨头师父终于恢复记忆了,她认得她了!深情款款低跑上前去就要一头扎进师父的怀里,?#24613;?#19968;股脑把这些年来尊上是怎么欺负她的告诉给师父听。却没想到花千骨张开的怀抱中?#23601;?#28982;改变了方向,一把抱住了她旁边的小和?#23567;?br>
    所有人都呆住了,幽若更是惊得下巴都要掉下来。不会吧,师父已经有尊上了买不回连这个和尚都要和她抢吧?

    彦月也吓傻了,?#32622;怕?#22320;推开她。

    “施主,男女授受不亲,阿米托佛……”为什么最近遇上的女子一个比一个貌美一个比一个开放。

    花千骨死死地抓住他的衣襟,抚着他腕上的佛珠,泣不成声:“小月,真的是你……”

    彦月见她这样,心头竟不由猛地一痛。

    “阿米托佛,施主你认错人了。”

    旁边几人听花千骨这么一喊已是恍然大悟,幽若傻乎乎地笑着,还好师父不是要跟她抢和尚,不然她还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这些日子,用各种理由留下他,几人慢慢相处,?#26143;?#24050;经很深了。

    花千骨转过头望白子画,白子画微笑着轻轻点点头,给予确认,然后把她拎到一边。

    “小骨,慢慢来,日子还长,别吓坏了大师。”

    妖神邪恶的一面在建木上已焚化剔除,留下被花千骨教的单?#21487;?#33391;的南无月。只是如今他性子顽固保守,又一心向佛,仿佛当初的自己,幽若这?#23601;罰?#24773;关怕是难闯,未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你们怎么会来?”花千骨一次重见那么多熟悉面孔,?#37027;?#21495;激动。

    幽若笑嘻嘻地抬脚把哼唧兽推到面前:“我今天百折不挠地又去?#21507;?#23665;,没想到云山结界已?#30130;?#31354;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我只找到哼唧兽。怕你们出事,它便带着我们来寻你们了,没想到居然就在长留山海底我眼皮子底下。”

    花千骨笑着点头,把糖宝从耳朵里揪出来。

    “糖宝,别躲着了,出来见我跟你说的哼唧。还有,十一师兄也来了,你不想见见他吗?”

    糖宝对地上那只小猪一样的动物完全不?#34892;?#36259;,冷哼一声,骨头的爱是它一个?#35828;模?#25165;不跟连说话都不会的妖怪分。再看看落十一,连哼都懒得哼了,直接钻进花千骨怀里。它不?#40092;?#20182;,不?#40092;?#37027;个为师命是从,阻止它救骨头,还眼睁睁只会看着它被霓漫天欺负的臭男人!

    落十一被它瞪了一鼻子灰,刚第一眼看到时的喜悦激动顿时成了凄风苦雨,那只虫虫讨厌他了,为什么……

    花千骨将正在?#30452;?#25197;的它拎出来扔进落十一掌心里。

    “糖宝,十一师兄是为了你才……你都知道就原谅他吧。十一师兄,糖宝以后就拜托你多多照顾了。”

    落十一受宠若惊,忙不迭地点头,手里捧着糖宝跟捧着世上最贵重的宝?#27492;?#30340;,糖宝抱着他的手指就使劲一口咬下去,他也强忍着不吱声,任凭泄。

    火夕张扬跋扈地笑着:“现在我们几个终于又重新聚齐了!”

    清流和舞青萝黯然摇头:“只?#19978;?#26388;风和轻水不在了。”

    白子画道:“轻水与轩辕朗有三世姻缘,现在应该在人世间过得很幸福,不必挂念。”

    花千骨点头:“朔风我之前也已经安排好了,再过个百余年,说不定就能见到他了。”

    感觉?#25509;?#26377;人来,白子画已知是谁,对花千骨道:“小骨,以后有很多机会再聚,我们?#28982;?#20113;山去吧。”

    幽若一把拉住白子画:“尊上,不要再回去了,求你回绝情殿吧,长留三尊缺了任何一个人都不行啊!”最重要的是她这个掌门当得好吃力!

    火夕他们也连忙帮腔:“尊上,你和千骨就回来吧,师伯和师父他们很想念你,绝情殿总是空荡荡的,师伯常常一个人会独自上去打扫,一坐就是一整天,你难道还是不能原谅他,原谅我们吗?”

    白子画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上方,来的正是摩严和笙箫默。

    “我说今天长留海?#33258;?#20040;这么吵闹,原来是师?#21482;?#26469;了啊,怎么在这下没蹲着,都到家门口了,不回去坐坐?”笙箫默看着白子画,还有已经回复记忆却选择放下一切已久愿意留在他身边的花千骨,心头大大地松一口气,这些年他不知道跟白子画提过多少?#31283;?#20182;带着小骨回绝情殿了,大师兄已经后悔知错,他却始终不肯。也不知道是没办法原谅大师?#20540;?#19968;次场用心设?#30130;?#36824;是没办法原谅自己为了长留?#36164;?#26432;了花千骨

    摩严经过这些年,容貌苍松了许多,也少了积分冷酷。竹染的死给他带来了太大打击,鬓角一时竟添了几根白。世事就是如此可笑,天道?#21482;兀?#36807;去消逝的人一个又一个地出现在了他的面前,真正魂飞魄散,再?#19981;?#19981;来的,却竟只有竹染一个,那个傻孩子,?#27704;?#37117;是自私自利的,却没想到竟然最后会为了别人牺牲自己。

    花千骨看着他,想到竹染心头也是不由酸涩难过,她?#27704;?#37117;没有想到,改变一切,救了她一命,重新给了她回到师傅身边机会的人,竟然是竹?#23613;?br>
    摩严看看白子画,又看看花千骨,想劝白子画留下,却终究只挤出两个字:“师弟……”

    白子画自然明白,可是那一日长留山覆灭的幻象又在心?#39134;?#36807;,之后便是他狠心又决绝刺入?#30007;?#36757;剑……胸口猛一痛,几乎不能站立。

    “师?#28014;?strong>花千骨牵着他的手,“我们回绝情殿去吧!”

    白子画吃惊地看着花千骨,最应该在意的人难道不是她吗?自己为了长留一?#26410;?#20260;她,最后还杀了她啊!

    花千骨望着他的眼睛清?#21644;?#20142;:“师?#31119;?#25105;们回去吧,长留山还有大家和我一样需要你。绝情殿有我人生中最美好的记忆,我很想念那个地方。而且好不容易?#19968;?#20102;一切,我想?#30171;?#23478;分分秒秒都在一起,不想分开太远。最重要的是,我想成为对师父而言最重要的人,但不是一?#23567;?#24072;祖?#38405;?#30340;嘱托,你对长留和众生的责任,这些都是不能推脱也不能?#36824;几?#30340;,不要因为我而离开放弃。长留是师父的家,是师父的根,也曾经是师父的全部,过去的日子师父虽然也是一个人,但是?#27704;?#37117;不会觉得孤独,那是因为你有要做的事。可是在云山的这些年,你却没有一天真正快乐过。我知道师父一直挂心着这里的,不然你不会选择到长留山海底来借安眠逃避。师?#31119;?#25105;们回去吧,爱与大义是可以两全的。小骨想知道今年绝情殿的桃花开得好不好……”

    白子画紧紧握住她的手,一时再也说不出话来。很久很久,终于轻轻点?#35828;?#22836;。连她都可以,他又怎么会放不下。

    所有人都只差没欢呼起来,连摩严脸上也忍不住露出一丝笑容。

    “我们赶快回去吧,今天是长留的沐剑节。正好一起回去庆祝,为这次的团圆大吃一顿!”幽若兴奋地摩拳擦?#30130;?#36825;几年捉滚滚鱼她可都是名列第一啊。

    众?#35828;?#22836;,齐往上方飞去,花千骨却突然脚下一滑。

    “小骨,怎么了?”白子画紧张地看着她。

    “没事,师?#31119;?#25105;好累,你抱我吧。”

    幽若在一旁直挤眼睛,师傅好坏,才跟尊上和好,就学会撒娇了。

    白子画看了看周围的人各个都在?#20302;登?#20182;们,以前在人前他不是没抱过她,但?#31508;?#24515;无他想并不觉得有什么,如今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坦诚了自己?#30007;?#24847;,反而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却也丝毫没有犹豫地将她横抱了起来,随众人飞到长留大殿前。

    八千弟子正因为沐剑节开始,从掌门到世尊儒尊,甚至落十一火夕舞青萝他们全都无故失踪,没有人主持大局而有些?#20197;?#31967;的。这回竟见白子画抱着花千骨一同回来,全场足足呆愣了几秒,然后出惊天动地的欢呼声,幽若是所有人里笑得最开心的一个:“师?#31119;?#20320;现在回来了,终于可以亲自教我法术了!”

    “幽若……”

    花千骨看着她有些惭愧,她算不上是个好师傅,甚至从没正式教导过她一天,却总是让她为自己操心,希望以后的日子可?#26376;?#24930;弥补,可是只怕……

    眉间一缕忧?#29301;?#36716;瞬却又消散,她笑看着熟悉的长留山,笑看着漂浮半空的绝情殿,泪水模糊了眼睛……

    殿下弟子已跪倒一片,一声声“尊上”此起?#26388;?br>
    幽若哈哈大笑:“尊上,你就重新担任长留掌门吧,这是众望所归啊,这些年长留被我糟蹋的不成样子,盼望着你回来呢。”

    白子画摇头,从幽若这些年一直往云山跑,想尽了各种花招就可以知道,她坚韧又不服输?#30007;?#23376;,一定可以把长留掌管的很好。而且如今的长留比起以前的门规森严,刻板保守,更多了一分活力。十二阁的长老肯定被她这个小磨人精,搞得没有办法了吧。

    协同花千骨入座,接下来是盛大的沐剑节典礼,再之后是娱?#21482;?#21160;,众人四处分散着比试嬉戏。

    花千骨玩了一会就开始气喘吁吁,笑着擦汗道:“大家一起去绝情殿吧,我烧拿手好菜给大?#39029;浴?br>
    她希望绝情殿以后都热热闹?#20540;模?#25152;有人都可以随便去。白纸盒明白她的意思,轻轻点头。

    于是一大推人,还有无数新老弟子全都兴奋的一窝蜂的拥向向往已久,传说中的绝情殿。

    看着依旧未变的景物,一切恍如隔日。白子画轻拍着她的头:“不要哭……”

    花千骨连忙擦掉眼泪,?#21069;。?#20170;天是这些年最开心的日子,怎么总是掉眼泪呢!卷起衣袖,开始在厨房里忙活,幽若她们一堆人拼命挤着要进去帮忙,很快一盆盆的菜肴新鲜出锅。

    夜里,小溪边,桃花树下,篝火燃地熊熊的。

    花千骨觉得今天一天出?#30007;?#22768;,比自从师父中毒那一日起之后这些年所有日?#27704;?#31505;得都要多。

    篝火旁边幽若正努力教唆小月喝酒吃肉,还趁着酒意对人家上下其手,吓得小月一个劲地阿米托佛。小溪边火气和舞青萝正看着月亮你依我侬,但?#32423;不?#20256;来两声火夕被拧住耳朵的惨?#23567;?#32780;落十一则趴在草地上和糖宝说话,糖宝翻着白眼吃着落十一献宝一样给的桃子,却还老?#38391;?#32929;对着人?#25671;?/div>

漫评

扫一扫,下载APP

福建快三推荐号
<menu id="isegq"><rt id="isegq"></rt></menu><optgroup id="isegq"><div id="isegq"></div></optgroup><xmp id="isegq"><samp id="isegq"></samp>
<optgroup id="isegq"></optgroup>
<optgroup id="isegq"><div id="isegq"></div></optgroup> <tt id="isegq"><object id="isegq"></object></tt>
<small id="isegq"><tt id="isegq"></tt></small>
<xmp id="isegq"><sup id="isegq"></sup>
<menu id="isegq"><rt id="isegq"></rt></menu><optgroup id="isegq"><div id="isegq"></div></optgroup><xmp id="isegq"><samp id="isegq"></samp>
<optgroup id="isegq"></optgroup>
<optgroup id="isegq"><div id="isegq"></div></optgroup> <tt id="isegq"><object id="isegq"></object></tt>
<small id="isegq"><tt id="isegq"></tt></small>
<xmp id="isegq"><sup id="isegq"></s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