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isegq"><rt id="isegq"></rt></menu><optgroup id="isegq"><div id="isegq"></div></optgroup><xmp id="isegq"><samp id="isegq"></samp>
<optgroup id="isegq"></optgroup>
<optgroup id="isegq"><div id="isegq"></div></optgroup> <tt id="isegq"><object id="isegq"></object></tt>
<small id="isegq"><tt id="isegq"></tt></small>
<xmp id="isegq"><sup id="isegq"></sup>
游客

游客

  • 鉆石 鉆石 0
  • 金幣 金幣 0
  • 推薦票 推薦 0
  • 月票 月票 0
  • 書架
    收藏漫畫

    主人,不收藏漫畫怎么追更呢~

    去找找漫畫
    • 加載中......
    全部收藏 0
  • |
  • 歷史
    • 加載中......
    歷史記錄 0
下載APP

掃一掃 下載APP

當前位置 : 看漫畫 > 文字 > 同人文 > 攜帶記憶時光倒流

攜帶記憶時光倒流

作者:聰明的吳下阿蒙
2018-05-29 10:24
來源 斗破蒼穹貼吧
點贊5
閱讀24527

話說在蕭炎戰勝魂天帝后......老師,您當真不會加瑪帝國嗎納蘭嫣然道。云韻嘆了一口氣,有些失落地說我倒是想回去,可是回去干什么呢他已成婚了。也罷,此生不能和他在一起,也是我的命了,我就在這花宗,了卻殘生吧雖是這么說,但是云韻始終不甘心。

第一篇——時光倒流

第一章回到過去

話說在蕭炎戰勝魂天帝后......

“老師,您當真不會加瑪帝國嗎?”納蘭嫣然道。

云韻嘆了一口氣,有些失落地說:“我倒是想回去,可是回去干什么呢?他已成婚了。”

“也罷,此生不能和他在一起,也是我的命了,我就在這花宗,了卻殘生吧”

雖是這么說,但是云韻始終不甘心。

一晃三年,蕭炎和熏兒,彩鱗等人去了大千世界,并在無盡火域生活了下來,期間,蕭炎和云韻都沒有再見過面,云韻有心去找蕭炎,可是她生性高傲,抹不開面子,人家家有嬌妻幼子,還去干嘛?只能苦苦思念著心上人,回憶著當初美好的時光。

“若是當初在魔獸山脈你不理會我的威脅,在云嵐山上肯聽我的勸告,還會是這樣嗎?”忽然,一個念頭從云韻腦中閃過,那便是——時光倒流。

想到此處,他前往星隕閣,去尋找藥圣者藥塵。一開始,云韻和藥老只是談論當年的往事,藥老笑著說:“當初在魔獸山脈,你虛弱的時候,我還勸他干脆把你......嘿嘿嘿了呢。”隨即又話鋒一轉:“從魔獸山脈之后,他心里始終留著對你的一份情,只是后來,云嵐宗的那些事情,讓你們失去了可能。”云韻沉默不語,半響后,緩緩地說道:“我此次前來,正為此事,請藥圣者幫我。”“要我怎么幫呢?”“您可知道,怎樣時光倒流,回到從前?”藥老嚇了一跳,說:“你還真是異想天開,我生平從未聽過此等之事。”饒是藥老在斗破蒼穹中無所不知,是比攻略還要BT的存在,也不知道這事該怎么辦。

云韻有些失落。藥老又說:“陀舍古帝見多識廣,他或許會知道”云韻聽得或許還有辦法,便隨著藥老,去見陀舍古帝。

“唔,是何人前來造訪本帝?”“晚輩花宗宗主云韻,在藥圣者的陪同下,前來詢問您一個問題。”“噢,說吧。”“您可知道時光倒流之法?”

陀舍古帝皺了一下眉頭,說:“你為何要回到過去?”“因晚輩與愛人相愛,卻因一些憾事無法相守。”藥老在一旁說:“她的愛人是蕭炎。”“咳,又是那個小子欠下的風流債嗎,你叫云韻是吧,你可知道,為了一己之私,改變這三界之中的輪回,日后魂飛魄散,到了冥界,可是要接受懲罰的。”“我不在乎!只要今生能與他在一起。”云韻堅定地說。“好吧,那本帝就助你一臂之力,施法讓你回到過去,日后冥帝追究責任,你可要主動擔責。云韻輕輕“嗯”了一聲。藥老說:“云韻,雖說過去的事情你已經經歷,但是也許會碰到危險,你要小心為上。”“云韻謹記兩位良言。”藥老又說:“有一物名叫聚神丹,由龍涎草和蛇生花煉制而成,可在短時間內匯聚全身斗氣,并且無論你使出再厲害的招數,也不會有損斗氣,只是服用完以后,斗氣會紊亂,要修養較長一段時間,你回去之后,記得煉制一些,在絕境之中會有用處。”“如何得到這兩種藥草?”“龍涎草在加瑪帝國西部一個名叫牧龍谷的山谷中,由火龍王守護,那火龍王實力在人類斗王級別左右,蛇生花我就不知道了,典籍記載在沙漠之中,但是沙漠之中,哪來的植物呢?”

陀舍古帝催促道:“好了嗎?本帝只是意識而已,不能消耗那么多的靈力來陪你們說話。”“好了,前輩大恩,云韻必定牢記。”“先別急著謝我,你會碰到怎樣的磨難還不知道呢。”隨即就開始施法“上古之力,時光倒流術!”

“啊!”云韻大叫一聲,就被卷進了陀舍古帝創造出的時空旋渦中。

第二篇——相遇!魔獸山脈

第二章——尋找龍涎草

“老師,老師!”納蘭嫣然叫道。

云韻睜眼一看,此時的納蘭嫣然怎么比剛才要年幼許多,但還是問道:“嫣然,怎么了?”。“老師,我今天前去蕭家退親,那蕭家的小**氣死我了,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實力,不僅說要休了我,還大言不慚地說三年后要上云嵐宗交手,哼。”說完后,她把去蕭家退親,以及定下三年之約的事情跟云韻說了一遍。云韻這才明白,原來自己陀舍古帝是送自己回到了這個時候。她跟納蘭嫣然說:“嫣然,你這樣去人家家里大鬧一番,有失風范。”“老師!我沒有錯,都是那蕭家的小**,哼,三年之后,我會把他打的落花流水!”云韻看著現在還不成熟的納蘭嫣然,說:“嫣然,不可過于自負,他三年前已是斗者,你呢?才八段斗之氣吧。”納蘭嫣然臉頓時紅了,這句話,蕭炎剛剛對她說過。“老師,怎么你整天護著他!”云韻咳嗽了一聲,有點心虛地說:“哪有!時候不早了,趕緊練功去吧。”

打發走納蘭嫣然之后,她又想起了藥老說過的聚神丹,“現在離我和蕭炎見面,還有兩年時間,我要乘這兩年,找煉制出聚神丹。”隨后將宗內大事交給云棱處理,自行前往牧龍谷。云韻也有點無奈,自己名為宗主,卻醉心練功,極少管理宗內事務,雖然知道云棱和魂殿勾結(假定他和魂殿勾結,這樣我好寫劇情),但是也沒辦法。

不多日,云韻便到達了牧龍谷。

牧龍谷群山環繞,地勢險峻,山上巖石成群,隨時都有掉落的可能性。

云韻剛進入此處,便聽到一陣龍吟之聲。“這里,便是牧龍谷吧。”忽然,云韻身前出現一條赤紅的巨龍,這便是火龍王了。“人類,來打擾我修煉,膽子不小啊。”火龍王是五階魔獸,實力相當于人類斗王級別。云韻道:“多說無益,今日前來,只為借龍王的龍涎草一用。”“哼,人類,膽子真不小,膽敢要我守護多年的寶物,即使你是斗皇,我也不會怕你的!”“那么,接招吧!”云韻和火龍王動起手來了。

“裂風旋舞!”云韻輕聲喝到,隨即出招。火龍王接下這招,“嗚”地叫了一聲,這招雖沒傷到它,但它也已經清楚云韻的實力了。火龍王匯聚全身之力,吐出一團火焰,朝云韻襲來。“風之堅壁!”一道風屬性的護壁出現在了云韻身前,擋住了這團火焰,火龍王又吐出一團火焰,意圖擊穿這層護壁。“砰”地一聲,護壁碎了,但云韻也不見了。當火龍王回過神來的時候,云韻已經出現在了它的背后。“風之極,隕殺!”“啊!”火龍王一聲慘叫,倒在地上。云韻這招殺招,結果了它。三招之內輕取斗王,這,便是斗皇強者的實力(雖說后面不算強者了)。云韻很輕松地得到了龍涎草,但是也感受到自己的斗氣消耗有點大。“看來這招風之極隕殺,我短時間內只能使用三次,得趕緊弄到蛇生花,煉制出聚神丹。”

可是,云韻得到龍涎草后,找尋了一年,都沒有蛇生花的消息。無奈,云韻只好回到云嵐宗。

第三章————邂逅

云韻回到了云嵐宗,想道:“現在離我和蕭炎見面還有一年,這一年我也無事可做,就教嫣然一些武功吧。”隨后把納蘭嫣然叫來。此時的納蘭嫣然已經晉級斗師了,云韻把她叫到后山,并把自己最厲害的風之極傳授給了她。面對這個自己唯一的徒弟,日后要接手花宗或者云嵐宗的人,云韻毫無保留,傾囊相授。一年的時光匆匆過去,云韻以外出修煉為名,如期到達了魔獸山脈。

云韻到達了魔獸山脈,和紫金翼獅王打斗了起來,中了它的封印術,但是云韻也用風之極隕殺把紫金翼獅王最堅硬的尖角切掉了一半。然后云韻接連閃爍,消失在了天空中,之后,云韻逃到了一個瀑布下。“蕭炎,你會和以前一樣,會來的,對吧。”云韻心中默默地想著,隨即昏迷過去了。

然后,蕭炎把云韻救到了一個山洞中,并想給她上藥,忽然,云韻醒了。蕭炎嚇了一大跳,怕云韻不分青紅皂白把他一巴掌打死,云韻卻特別高興,想道:“你果然來了。”之后,她讓蕭炎取下內甲,給她清理傷口,蕭炎給她披上了一件黑袍。

云韻對待蕭炎的態度非常良好,“看來斗皇強者也不像想象中的那么高冷嘛!”蕭炎想。

藥老勸蕭炎乘云韻虛弱的這段時間把她給......嘿嘿嘿了,蕭炎翻了翻白眼,說:“別開玩笑了,我們現在這樣也挺好的。”

蕭炎回到了山洞之中,云韻笑著道:“回來了啊。”

蕭炎笑著點了點頭,背負著玄重尺走近,從納戒中取出幾條在瀑布下逮到地肥魚,一臀部坐在地上。燃起一堆火焰,隨口問道:“你好些了沒?”

云韻微微站起身子。帶起一陣淡淡的香風,來到蕭炎身旁,微蹙著黛眉輕嘆道:“外傷倒沒什么大礙,不過身sh上的封印術,卻是至少要好幾天時間才能解開。”

“這段時間就躲這里吧,它們應該搜不過來。”將魚叉好,放在火架上。蕭炎偏過頭,望著身邊的云韻。

優雅的坐下面子,云韻美眸盯著那不斷在烤魚上灑著各種調料的蕭炎,微笑道:“你的膽子真不小,斗者的實力。就敢闖進魔獸山脈內部。”然后想道:“蕭炎,你依舊是那么‘不自量力’。”

“沒辦法啊,被人追殺進來的。”蕭炎笑了笑,偏頭問道:“對了,你的名字?”

“云芝。”美眸微微閃爍了一下,云韻含笑道。

“藥巖。”

短暫的交談。便是這般緩緩地落幕,失去了話題的兩人,便是陷入了沉默的氛圍,直到蕭炎將手中的烤魚遞向云韻之后,她這才對著他輕輕點了點頭。

撕下一小塊魚肉,云芝紅唇微微蠕動,細嚼慢咽的優雅姿態讓得一旁狼吞虎咽的蕭炎有點感覺到自卑。

“你是煉藥師?”目光掃過蕭炎身旁地一些小玉瓶,云芝聲音中略微有些詫異。

“呃,醫師吧…”咽下口中的食物,蕭炎隱瞞了自己是煉藥師的事實,他并不覺得暴露身份是件明智的事情。

“哦。”微微點了點頭,“哼,果然還是瞞著我。”云韻有點氣憤地想道。

你傷好了后,還打算去找紫晶翼獅王?”將最后一塊魚肉撕下,蕭炎滿口含糊的問道。

“嗯,我需要得到紫靈晶。”云韻輕嘆了一口氣,說道。

蕭炎搖了搖頭,見識過她與紫晶翼獅王的戰斗,他顯然認為云韻得手的機會并不大。

“我與它的實力相差并不遠,只是沒料到它竟然掌握了封印術,上次吃虧在措不及防,下次再戰,我的風之極,隕殺不見得會輸給它。”瞧著蕭炎的表情,云韻黛眉微蹙著道,話語中隱隱有著一抹不甘。

“那招的確很強。”對于那將紫晶翼獅王最堅硬的尖角切割掉一半的深邃光線,蕭炎倒并未懷疑它的威力,不過若真和那紫晶封印對碰起來。蕭炎也不知道誰會更勝一籌。

吃完手中地烤魚,蕭炎站起身來伸了一個懶腰,和云韻打了聲招呼,然后盤坐上一旁的石臺,雙手結出修煉的印結,然后緩緩的閉目。

望著開始修煉的蕭炎,云韻也是站起身來。將滿是油膩的玉手清洗了一下,然后來到蕭炎面前。明眸上下打量著修煉中的蕭炎,片刻后,黛眉一皺,想道:“黃階功法?雖然藥圣者說過他一開始想讓蕭炎從最低級的功法開始練起,但是這也太摳門了吧。”隨即想說些什么,不過想到藥老這么做自然有他的道理,也就沒有多說。“唉,事成之后,還是給他一些高階功法吧。”

第四章——相愛的開始

云韻封印還沒有解除的這兩天,由于蕭炎的悉心照料,兩人的關系漸漸熟絡了起來,蕭炎也對云韻產生了一種朦朧的情感。“按照時間推算,今天我應該出去洗澡,引來魔獸,然后蕭炎受傷,我照顧他,給他烤魚結果把春藥當做了調料。”不過,云韻卻遲遲沒有出去。“這樣會害得他受傷,不太好吧。”然后又把心一橫“還是出去好了,這樣才能有后來的發展。”想法定好了,然后云韻就出去洗了個澡。

在山洞中剛剛吃完午餐,聽得這在洞外不遠處響起的狼嘯,蕭炎臉色猛的一變,急忙站起身來,云韻對了一眼。都是眉頭緊皺。

“怎么會被現了?”蕭炎來回了渡著步子。他每天身上都被灑了遮掩氣味的藥粉,魔獸不可能跟蹤他來到此處啊。

眉頭緊皺著。蕭炎忽然瞟見云芝那蘊含著歉意的臉頰,微微一愣,心頭一動,苦笑道:“你不要和我說,你今天出去過?”

望著蕭炎地臉色,云韻俏臉上涌現一抹歉意的緋紅,扭捏的低聲道:“抱歉,我…今天出去洗了下澡。”

聞言,蕭炎頓時有些無語,嘆息了一聲,緊了緊背后的玄重尺,咬牙道:“你留在這里別亂動,我出去引開那頭魔獸。”

“你…你的實力…還是我去吧。”望著那轉身欲出去的蕭炎,云韻心頭的歉意更是甚了些,急忙站起身來道。

“給我呆在這里別動!”腳步忽然頓住,蕭炎轉過頭來,沉聲喝道:“你出去只會引來更多的魔獸!”

“蕭炎,這就是你,那么愛逞強,那么不自量力。”

云韻左等右等,就是不見蕭炎回來,聽得外面魔獸的嚎叫聲,更是焦急。“他會回來的,我相信他。”云韻默默地想道。這時,蕭炎一瘸一拐地走進了山洞中,滿是傷痕和鮮血。“你沒事吧?”云韻擔心地問道。大姐,麻煩你別出去了,再來頭魔獸,我就真得掛了。”滿身鮮血的對著云芝苦笑了一聲,蕭炎眼前一黑,徑直倒了下去。

倒下的瞬間,蕭炎模糊的察覺到,自己似乎倒進了一處柔軟的溫香軟玉之中…

當蕭炎從昏迷中蘇醒過來時,卻是模糊的感覺到,一只溫潤的玉臂,正環在自己的腰上,而且自己的腦袋,似乎也抵著什么東西,最重要的是,他的后背,正緊緊的壓縮著兩團柔軟…

心中緩緩回復清醒,旋即嘴一涼,一些水灌了進來。灌水之人的手法非常溫柔,技術也非常好,很顯然,云韻吸取了上次的教訓。

“好些了嗎?”云韻問道。蕭炎微笑道:“沒想到,你照顧人還是有兩把刷子的嘛。”

聞言,云韻有點尷尬地說:“你是我照顧的第一個人(當然,第二個也是)。”“哦,這樣啊,看來你天賦確實不錯嘛。”

之后,云韻問道:“沒事了吧?”

沒啥大事了。”搖了搖頭,蕭炎揉了揉依然有些暈眩的腦袋,道:“還好來的只是一頭二階魔獸,若是三階的話,恐怕我就真的回不來了。”

“抱歉,我也沒想到會惹出這些事來。”或許是因為實力的暫時封印,這幾日時間,云韻口中的道歉話語竟是多了起來,這現象若是被認識她的人知曉的話,恐怕會驚愕的連舌頭都吞下去。

苦笑了一聲,蕭炎擺了擺手。道:“算了,也怪我事先沒和你說清楚。”說到此處,蕭炎的肚子卻是忽然咕咕地叫了起來,這讓得他不由有些尷尬。

聽著蕭炎肚中的聲音,云韻噗嗤一笑,笑聲清脆動聽,伸出手來將想要下來準備食物的蕭炎按住。笑吟吟的道:“現在你是病人,至于烤魚。今天還是我來弄吧。”

“你會烤魚?”聞言,蕭炎頓時將驚異的目光投向這位身份明顯頗為高貴的美麗女人。

“看了你做了兩三天,至少也學會了一點吧。”微微一笑,云韻轉身走向石臺,留給蕭炎一個曼妙迷人的曲線背影。“加上之前做過一次,至少不至于烤焦了,云韻默默地想。

望著那蹲在地上生火烤魚地云芝,蕭炎也是笑了笑,然后緩緩的吐了一口氣。雙手結出修煉地印結,盤起腿來,半晌后進入了修煉狀態。

蹲在火堆旁,云韻香汗淋漓的控制著烤魚的翻轉,偶爾回過頭,望著那閉目修煉的蕭炎,不由得輕聲道:“可還從沒有人吃過我烤的魚呢,你這小家伙竟然還敢瞧不起我…”

再次轉動了一下木柄。云韻目光撒過石臺的一些玉瓶,黛眉微蹙,玉手緩緩的移動著,片刻后,臉一紅,呆滯在原地,但是隨即還是拿起了一個紅色的小玉瓶。“春藥似乎就是這個了吧。”

拿起瓶子,看著里面的粉末跟記憶中的一樣,就把它灑在了烤魚上。一個女兒家,要他做下春藥這種事情,確實也是難為她了。

喂,起來吃東西了。”

一聲清脆的笑聲,讓得蕭炎從修煉狀態中退了出來,一睜眼,望著擺在面前那烤魚,說:“你真的是第一次烤魚嗎?可以呀!”云韻聽得蕭炎夸獎,有點激動地說:“真的嗎?快嘗嘗。”蕭炎咬了一口,說:“嗯,真的不錯。”云韻聽他這樣說,把春藥的事情拋到九霄云外去了,自己也跟著吃了起來。蕭炎看著身邊的云韻,想道:“不僅漂亮,而且實力強,脾氣好,會做飯,會照顧人,有這么個女人在身邊真好。不如把她給.....”這個念頭一起,蕭炎馬上打消了,但是不知道為什么,這個念頭一直在心中徘徊不去。

“云芝,你......有沒有感到,有......有點不對勁?”蕭炎的臉已經開始漲紅了。云韻聽他一說,心里一驚:“該死,這魚放了春藥,我吃那么多干嘛呀。”隨即說:“的確......很不對勁。”“唔,該死,這藥力比上次還要猛烈。”云韻心中懊惱道。蕭炎說:“這魚有問題,你把調料給我看一下。”云韻把那個裝著春藥的紅色小玉瓶給了蕭炎,忍著**,明知故問道:“這是什么東西?”蕭炎尷尬地說:“這…是我無意間配制的…春藥。”臉龐上的漲紅隱隱的甚了一分,蕭炎道。

“那怎么辦?”云韻焦急地說。“還能怎么辦,運氣抵御吧。”蕭炎無奈道。他剛一運氣,腦海中浮現的就是云韻迷人的臉頰,妙曼的身姿,光滑油亮的秀發。蕭炎努力克制自己不去想這些,但是隨即被兩只玉手攔腰抱住。蕭炎睜眼一看,正是自己剛才yy的云韻。原來,云韻因為中了封印術的緣故,無法運氣抵御春藥的藥效。加之這次食用的藥量較多,心上人就在旁邊,云韻的神志早已迷迷糊糊,忽然就一把抱住了蕭炎。蕭炎一見是云韻,頓時被**包圍了全身,自己也抱住了云韻。兩人默契地吻了起來,兩條舌頭在兩人的嘴唇間不斷來回交纏。蕭炎此時已無暇顧及自己的初吻給予了對方,一只手穿過云韻身上披裹著的黑袍,在她白皙剔透的肌膚上肆意橫行。隨后,蕭炎的手一把握住了云韻雪白的嬌ru。敏感部位被襲擊,云韻回過神來,下意識的退后一步,但她看到是蕭炎,便不再抵抗,緩緩地說出一句:“蕭炎,你......要了我吧。”聽到云韻的話,蕭炎也是一驚,回過神來,極力地想要壓制心中的**。但是云韻此時已將自己身上的黑袍褪去,luo露在蕭炎的面前。蕭炎哪里還能忍住,將云韻抱上了石床,自己也脫下自己的衣物,撲了上去。隨后,云韻吃痛,“啊”地大叫一聲(發生了什么就不用我說了)。隨后,傳來的是云韻“嗯嗯啊啊”的呻吟之聲。

一對青年男女,在山洞之中,干柴烈火,纏綿一夜。

......

春宵一刻值千金,花有清香月有陰。

第五章——私定終身

第二天一早,兩人竟默契地同時醒來,看到自己和對方都是赤身luo體,兩人都面紅耳赤。隨即各自穿上了衣服,然后就是一陣沉默。最后,蕭炎先開口道:“呃,你沒事吧?”云韻有些幽怨地說:“怎么會沒事?好痛哦。”蕭炎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云韻得理不饒人,說:“你要對我負責!”蕭炎叫苦不迭,厚著臉皮說:“要我怎么負責,總不能讓我娶你吧。”云韻看著這賴皮的蕭炎,有些氣憤地說:“蕭炎你怎么那么不負責任,要是我懷孕怎么辦?”蕭炎面對這接二連三的指責有點手忙腳亂,但是蕭炎不愧是蕭炎,他轉移話題道:“咦,你怎么知道我的真名是蕭炎?我不是跟你說我叫藥巖嗎?”這一問把云韻給問住了,雖然這不是問題的關鍵所在,但她還是急中生智道:“呃,那個,你昏迷的時候我看到你身上掛著一塊寫有蕭字的令牌,所以我斷定你叫蕭炎而非藥巖。”這算云韻圓回來了,蕭炎是蕭家之人,自然有一塊代表身份的令牌。

但是,話題已經被蕭炎岔開,云韻也不好再說。于是對蕭炎說:“我......要出去洗個澡。”“什么?外面很危險的,還是呆在這里安全一些。”“不必了,我的封印雖然還沒有解開,但是實力已經恢復地差不多了。”“那你帶一些掩蓋氣味的香粉去吧,別暴露了位置。”說完就遞給云韻一個小玉瓶。“好的,我會小心的。”云韻說完,就徑直往山洞外走。蕭炎默默地望著云韻妙曼迷人的背影,久久不肯移開目光。直到云韻走了,蕭炎才有點失落地轉移目光。

“喂,小炎子。”藥老在叫他。自從昨天蕭炎和云韻開始相吻的時候,藥老就識趣地待在戒指里,直到現在才出來。“老師,怎么了?”藥老看著地上的血跡,壞笑道:“嘿嘿嘿,你小子有兩手呀。”“你就別提了,”蕭炎說,“都怪那該死的春藥,當初我就不應該把它撿回來。”“哼哼,說是那么說,但是就算沒有春藥,你心中就不想和那女人發生點什么嗎?”這話說到蕭炎的心坎里去了,即使沒有昨天的事,他也早已對云韻產生了一種朦朧的情感,只是不敢面對內心而已。“唉,你就別調侃我了,我現在都不知道該怎么辦呢。”“也不用怎么辦。”藥老說,“依我看,那女人對你也有一種不可告人的情感。”“這個,你確定?”“很確定。你都不知道,你昏迷的時候,那女人都慌成什么樣了,你醒了之后,她又裝作沒事的樣子。”蕭炎聽到這話,先是一驚,然后是開心。“若是這樣,那可就好了。”

云韻洗完澡,回到了山洞里,途中沒有被魔獸發現。

這時,蕭炎搞好烤好了魚,“回來了?乘熱吃吧。”云韻見蕭炎如此殷勤,與上午的耍無賴截然不同,有點呆滯,遲遲沒有接過烤魚。蕭炎見她不接,說:“放心吧,這魚沒有春藥的。”

云韻有些不好意思,心想:“這是怕我不吃呀。”對蕭炎的氣全消了。

兩人坐在一起吃魚,云韻卻發現蕭炎一直盯著她看。“你一直看著我干什么?”云韻忍不住問了一句。蕭炎卻有些輕浮,似是調戲而又不是地說:“你今天真好看。”說著,手撫摸著云韻的秀發。云韻有點臉紅,一只手擋住他,另一只手拿著烤魚向蕭炎打去,“之前就不好看了嗎?”蕭炎卻奪過云韻手中的烤魚,看著云韻咬過的牙印,如獲至寶,三下五除二就把烤魚吃光了。云韻哭笑不得,沒想到他又來這一招,“吃吧吃吧,撐死你算了。”云韻沒好氣地說。

蕭炎吃完魚,云韻淡淡地說了一句:“明天,我就能破解封印了,到時候,我還會去找紫金翼獅王。”蕭炎聞言,有點失落,說:“我倒是希望你一直被封印,我們一直待在這個山洞里。”云韻心說:“我也想呀,可這是不可能的。”隨即說:“明天我去吸引住魔獸的注意,你乘機盜取紫靈晶,可好?”“只要是你的吩咐,我都聽。”蕭炎癡癡地說。云韻心里一驚,這,算是表白嗎?然后目光注視著蕭炎,說了聲:“謝謝。”

第二天,蕭炎成功盜取了紫靈晶,但是由于承受不了伴生紫晶源,昏迷了過去。隨后云韻幫蕭炎提升了兩星的實力,但是這次,云韻卻沒有走,而是等著蕭炎醒來。

“蕭炎,蕭炎,快醒醒。”當蕭炎從昏迷中蘇醒過來時,正是夕陽斜落的時分,緩緩的睜開眼來,輕輕蠕動了一下手指,想象中的劇痛,并沒有如期而來,反而一股充實的力量之感,在體內不斷的流淌著。

當蕭炎看到是云韻的時候,特別開心。“醒了的話,我也該和你分別了。”蕭炎有點失落地說:“唉,也是,終究你還是一個受人敬仰的斗皇,如果讓你一直在我身邊,那的確太自私了。”“這是一些玄階高級的火屬性功法,對你應該會有些用處。”說完就拿出了兩卷卷軸,遞給蕭炎。蕭炎說:“謝謝了。”藥老給他的都是一些黃階功法,他早就嫌太低級了。云韻聽他道謝,說:“你我之間,還需要說謝謝嗎?”云韻這話,和蕭炎那句“只要是你的吩咐,我都聽”有異曲同工之妙,都向對方表達了心意,雖未明說,但雙方都懂。隨后,云韻又說:“你把頭轉過去。”蕭炎把頭轉過了。當他轉回來的時候,云韻正拿著她的內甲說:“這海之心藍內甲會根據使用者的強弱發揮相應的實力,就留給你做紀念吧。”蕭炎接過內甲,壞笑道:“原來你叫我轉過頭去就為了脫下它,又不是沒看過,有什么好怕的。”之后兩人又嬉笑打鬧了一番,云韻道:“我也是時候該走了,你自己多保重,有緣再見。”當云韻轉過身就來走的時候,蕭炎叫住了她:“唉,云芝,等一等。”“怎么了嗎?”云韻回身道。蕭炎一把抱住了她,“云芝,我愛你。隨后又緩緩地說:“等我到達斗皇之后,我會娶你的。”云韻聽得此言,眼淚都掉下來了,抽泣著說:“傻瓜,我也一直愛你呀。”隨后兩人又吻在了一起,之后才不舍地告別。

第三篇——三上云嵐山

第六章——沙漠再會(得到蛇生花)

蕭炎和云韻分別后,兩人都在思念著對方,也非常勤奮地練功。蕭炎已經到達了斗師,云韻也到達了三星斗皇。云韻應古河的邀請,一同前去尋找異火。蕭炎乘古河等人糾纏之際,成功奪取了異火,并且開始逃跑。然后云韻主動請纓,去追回異火。

“蕭炎,很快我們又要見面了。”云韻遠遠地望著蕭炎的身影,很快就追上了他。可當云韻一出招,蕭炎就察覺出了不對,暗暗地想:“這樣的力量,可不是一名斗皇強者應有的啊。”很明顯,對方并沒有要傷他的意思。風屬性,斗皇,他腦海中閃過一個念頭,隨后胸有成竹,且略帶興奮地說:“云芝,是你嗎?”見他認出了自己,云韻有些吃驚,但是隨即鋝開額前的青絲,高興地說:“蕭炎,又見面了。”

“沒想到,再次見面會在這種場景下。”蕭炎有些尷尬道。“沒想到半年不見,你已經是斗師了。”“我可得努力呀,我要繼續朝著斗皇努力。”聽到這話,云韻想起了上次離別時蕭炎的承諾,臉上多了一絲緋紅。“你這小家伙到挺機靈,趁我們與蛇人激戰時奪取了異火。”“呃,你為什么會和丹王古河一起前來。”“丹王古河在加瑪帝國名聲極高,交友甚廣,連我也不例外,此次前來,是應他邀請,幫助他要異火來了。”

“既然如此,這青蓮地心火你拿去吧。”蕭炎說道。云韻有些吃驚,說道:“不行,這異火一定對你用處極高,還是你拿去吧。”蕭炎心說我臉皮再厚,也不能和我的女人搶東西呀,隨即說道:“你是我的女......”說道這里,蕭炎意識到自己可能說錯話了。云韻臉上又紅了幾分,害羞地說:“我是你的什么?”“總之我不能和你搶東西!”“沒事的,古河他們把你當做是一名斗皇強者,即使我帶不回異火,他也不會多說什么。”“既然如此,這異火,我收下了。”“對了,你這次來奪取異火,是一個人前來嗎?”“不是,還有我的老師。”藥老見蕭炎坦白,也從戒指里面出來。“晚輩云芝,見過前輩。”云韻心想:“現在的藥圣者,以靈魂的形式生存,實力應該在斗宗左右吧。”藥老心中一陣狐疑,云韻只是斗皇,還感覺不到他的實力,但她似乎又不知道自己曾是名震斗氣大陸的藥尊者,就是感覺云韻不太簡單。“你是小炎子的女相好,就不用如此見外了。”“既然蕭炎有您保護,那我也就回去了。”

“小炎子,小炎子。”藥老叫道,“你為什么把我的存在告訴別人?”蕭炎說:“這種事情對別人要瞞,對她就不必了。”藥老說:“小炎子,世道險惡,依我看,這女人不簡單吶,萬一她以后對你不利......”藥老還沒說完,就被蕭炎打斷:“不會的,云芝不是這樣的人。”“對了,她去的那個方向......好像就是那些蛇人追擊的方向。”“那他不是有危險?不行,我要去幫他,老師,再麻煩你一次了。”藥老無奈地說:“好吧。”然后匆匆前往云韻離開的方向,只不過這一次,蕭炎也去了。

果然,云韻隨后被五名蛇人部落的斗王包圍,藥老和蕭炎及時出現,打敗了他們。正當藥老要下殺手的時候,云韻制止道:“前輩,手下留情。”云韻知道,彩鱗化形的七彩吞天蟒就在蕭炎身上,她不想和彩鱗關系搞僵。“可是現在不斬草除根的話,這些家伙日后會來找麻煩的。”“沒有這個必要,我以后不會再來這里了,留他們一條命吧。”隨后對那五名斗王說:“你們聽著,今天饒你們一條命,日后再來找麻煩,休怪我趕盡殺絕。”“多謝兩位饒命,我等這就走。”說完正要離開,被云韻喝住:“等等,你們可知道蛇生花一物?”為首的一名蛇人長老說:“蛇生花乃我蛇人族寶物,要用蛇人族族人的斗氣種植,極為珍貴,我為部落立下大功,女王曾賞賜給我一株,現在小人身上剛好帶著。”“好,既然如此,交出蛇生花,汝等可以自行離去。”“啊?”蛇人長老說,“這蛇生花極為珍貴,為我族寶物,請女俠高抬貴手。”“不行,不交出蛇生花,汝等休想離去。”蛇人長老咬咬牙,把蛇生花給了云韻。之后灰溜溜地帶著人走了。

“行了,你的圍已經解了,我們也是時候走了。”藥老說。然后使眼色給蕭炎,讓他和云韻告個別。蕭炎遞給云韻一個玉佩,說:“這個玉佩是我出生時我的母親留下的(假定劇情),這次分別,不知何時才能相見了,給你吧。”云韻接過了玉佩,將它收好,之后和藥老還有蕭炎告別。

回到云嵐宗后,云韻秘密派人將龍涎草和蛇生花煉制成聚神丹,日后在危機關頭使用.

第七章——擊殺云棱

沙漠一別之后,云韻回到了云嵐宗,像個不成熟的小女生一樣,每天癡癡地望著蕭炎給的那塊玉佩,憧憬著未來美好的生活。一天,納蘭嫣然走了進來,說:“老師,再過幾日,我就要與那蕭炎決戰了。”一句話驚到了云韻,云韻暗暗地想:“哎呀,很快云嵐宗就會與蕭家結下大仇,這一切我不思改變,反而成天沉醉在這些幻想之中。”然后想道:“如果他到時見到我,不僅會影響他的情緒,而且只會徒增他的憤怒,我還是不要出現的好。”于是說:“嫣然,為人切忌驕傲自滿,我這幾天要外出,不能在你身邊,你自己多加小心。”

之后,云韻找借口外出了幾天,一切都按照正常的軌跡運行。蕭炎打敗了納蘭嫣然,被云棱懷疑殺了墨承而強要蕭炎留下,蕭炎不肯,還打傷了云棱,云棱一怒之下將云山請出。但蕭炎在海波東,彩鱗,凌影等人的保護下全身而退。

隨后,云棱等三人襲擊了蕭家,蕭戰被魂殿抓走。

“云棱,你與云雷,云盛為何離宗?”云韻厲聲問道。“宗主...我,我們只是因為一點私事,外出而已。”聽得云韻聲音,坐于長老位的云棱手掌微微一緊,旋即趕忙笑道。“你們是去了烏坦城吧!”冷哼了一聲,云韻道。“宗主,蕭炎害我云嵐宗聲譽大損,若是就這般輕易放過他,那豈不是讓人以為日后誰都能在我云嵐宗臉上踩幾腳?況且他與墨承之死,難逃關系,照理來說,即使是將他列為云嵐宗追殺名單,也不為過啊。”云棱辯解道。以前與蕭炎的糾葛,在三年之約完畢后,便是徹底結束,你這般私自帶人前去蕭家,無疑是讓得人說我云嵐宗氣量小,日后,還有誰肯信服于我們?”瞥了一眼一旁聽得那個名字,臉色便是悄然暗了點的納蘭嫣然,云韻無奈的搖了搖頭,旋即沉聲道:“而且你也別以為我不清楚,此次你的行動,更多的,是你私人的怨恨,至于墨承之死,恐怕僅僅是借口而已,他一個墨承,和你的關系,可還沒好到那地步。”

聽得云韻喝叱,云棱老臉忽青忽白,可卻并不敢插嘴,當下只得將求救的眼光投向那坐在云韻身旁,閉目猶如沉睡的云山身上。

“你也不用看我,按照宗門規矩,韻兒現在才是宗主,她的話,就是我也只能聽著。”雖然是閉著眼睛,可云山卻如同知道云棱所想一般,開口淡淡的道。

聞言,云棱也只得徹底焉了下去。

“宗主,大長老也是為了宗門著想,況且他此次去烏坦城,也并未給蕭家造成多大傷亡,僅僅只是破壞了一些房屋建筑而已,呵呵,不管如何說,他也是我云嵐宗大長老,若是讓他屈身去給一個小家族道歉,那豈不是也落了我宗門的名聲?照我來說,反正既然蕭家也沒人認出隱藏了身份的大長老,所以,此事,就權當裝聾作啞過去了吧,大不了ri后給蕭家一些好處吧。”一名長老起身笑著打圓場。

“你是把那個蕭炎給忘記了吧?前幾ri云嵐宗shang的鬧劇,你們還沒玩夠?那蕭炎不是**,遲早會懷疑到云嵐宗頭shang來,以他的xing子,你認為,他會忍氣吞聲?呵,美杜莎女王,有著那種強者撐腰,即使是老師,也不敢說能夠必勝于她吧?”云韻皺著黛眉,冷笑道。

“呃...”瞧得臉se微冷的云韻,那名長老也不敢再多說,只得縮著脖子坐了回去。

“那宗主現在打算怎么辦?難道把我交出去給蕭炎泄憤?”云棱也是被訓出了一點火氣,當下忍不住的道。

云韻心想:“哼,我倒是想,但是如果這樣,魂殿肯定不會罷休(再說一遍,假定云棱也和魂殿勾結)。”然后說道:“把你交出去倒是不用了,只是我要暫時收回你的大長老身份,懲罰日后再定。”聞言,云棱眉頭皺了皺,沒有這個大長老的身份,也就意味著他僅僅是一名云嵐宗的普通弟子,對魂殿沒有多少利用價值。

“此事就先到此為止吧。”揮了揮手,云韻站起身來,目光蘊著威嚴掃視大廳,道:“我再重復一次,當日的那場鬧劇,已經結束了,為了一個墨承,得罪一個蕭炎,不值!”

“是。”眾位長老聞言,皆是點頭應道。

云韻輕吐了一口氣,剛想讓得眾人散場,卻是現一旁云山臉色驟然一變,緊閉的眼眸豁然睜開,雄渾恐怖的氣勢,震蕩在大殿之內。

“老師?怎么了?”云韻微愣,連忙道。

“這事我們雖然想就這樣結束,可惜,他卻是不答應啊。”臉色略微陰沉,云山目光眺望向了大殿之外的天空。

在云山話落之后不久,一道蘊含著難以掩飾殺意的冰冷喝聲,卻是猶如怒雷一般,自天空降臨而下,旋即飛快的傳遍了整座山巒。

“云棱老狗,滾出來受死!”

云韻倒吸一口涼氣,一個重要的轉折點,要來了。

“蕭炎,你這小子,又來找死嗎?上次沒能取你性命,這次你休想再逃!

“云棱老狗!你這老***,就算今天云山護著你,我也要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呵,好大的口氣!正好在找你,今日,我看你還是留在云嵐宗吧。”冷笑了一聲,云棱咬著牙怒道。

“云棱,住口!”云韻呵斥道。云棱只好悻悻退去。蕭炎的目光看向了云韻,驚道:“云......云芝?是你?”云韻也無奈道:“蕭炎,沒想到再次見面,竟會是在這種場合。”蕭炎馬上明白了什么,在云嵐宗能夠讓云棱都敢怒不敢言的,恐怕只有宗主了。“或許,叫你云嵐宗宗主云韻會好一點吧。”蕭炎冷冷的道。

“韻兒,你和蕭炎認識?”聽得兩人這有些沒頭沒腦的談話,周圍的云棱等人也是一愣,面面相覷著,一旁的云山眉頭一皺,忍不住地問道;“嗯...有...有過幾面之緣,不過他也是掩去了真實姓名,所以...”云韻眼光有些躲閃,輕聲道。聽得云韻的話,蕭炎心緩緩涼了下去,自嘲的搖了搖頭,抬頭輕笑道:“云韻大人貴為云嵐宗的宗主,我一屆無名小子,又怎可能與她相識?我認識的那人,叫做云芝,并非云韻...”目光來回的在蕭炎與云韻臉shang掃過,云山眉頭皺得更深了,他能夠感覺到,他們兩人之間,必然是有著什么事情...

見得蕭炎就要使出佛怒火蓮,云韻臉色極為難看,若是真的被他使了出來,雙方就真的結仇了。

“老師,這事錯在云棱,不如就把他交出去,息事寧人吧。”“不可,他身為我云嵐宗長老,若是把他交了出去,我云嵐宗顏面何在?”蕭炎慍怒道:“是嗎?那么,你們可不要后悔。”青蓮地心火眼看就要在空中爆炸,有一名云嵐宗長老聲音顫抖地說:“宗...宗主,云棱的長...長老職位已經被收...收回,交出他,云...云嵐宗也不至于丟臉。”云山此時無話可說,云棱的長老職位已經被收回,他就是一名普通的弟子,云韻完全有資格處置他,他暫時也找不到什么好理由庇護云棱了。

云棱冷笑一聲:“呵呵,早就料到宗主你會向著蕭炎,既然這樣,那就休怪我無情了。”

云棱頓時被一股赤黑的氣息所包圍,眼睛血紅,充滿了殺氣。

藥老道:“不好!”“老師,怎么了?”蕭炎問道。“當年我還是斗尊的時候,魂殿有一名斗宗追蹤我,當年他就是用了這種邪術,功力大增,竟然一舉突破到了斗尊。不過交手的時間一長,他就不知道怎么了,忽然一聲慘叫,魂飛魄散。”再看云棱時,他的斗氣急劇上升。斗王巔峰,斗皇,斗皇巔峰,他竟然一舉突破到了斗宗!

在場的人全都驚呆了(除了云韻和云山),他們不知道,云棱用了什么辦法從斗王到達了斗宗。云韻眉頭皺了下去,這種邪術,一定是魂殿傳授的他的,但是,斗宗強者的實力,也不是她能應付的。

“云棱,你想干什么?”“只為取蕭炎性命!”云棱心想:“反正在這云嵐宗呆不下去了,不如找魂殿這個大靠山。殺掉蕭炎,再去投奔,讓他們不敢小瞧我。”當然,魂殿沒有告訴他,使用這種邪術,是會魂飛魄散的。

云韻呵斥道:“我已經說過了,此事錯在你。”“那既然如此,就莫怪我不從了。”說罷,對著蕭炎就是一擊。蕭炎舉起玄重尺,用盡全身力量招架,玄重尺竟然飛出老遠。“哈哈哈,蕭炎,今日你死期到了!”對著蕭炎又是一招,然后被彩鱗擋住了這一招。“想動這個小子,先過我這關!”彩鱗道。兩人糾纏在了一起。

“不好,再這樣下去,他們人多勢眾,別說殺蕭炎了,就是想要離開都困難。”云棱暗想道。“小子,算你走運!”說完,就欲離開。可是云韻怎么可能會放他走,馬上叫人攔住了他,但都被云棱輕松擊倒。

云韻無奈,雖不是他的對手,但也只好硬著頭皮上。“結云煙覆日陣!”云韻喝道。云嵐宗眾長老甚至連普通弟子都參與了護宗大陣的結成,將能量全部匯聚到了云韻身上。

“宗主,就算你使出護宗大陣,也照樣不是我的對手!你若放我離去,顧及往日的情面,我不會對云嵐宗怎么樣的。”云韻怒道:“云棱!你叛離宗門,乃自取滅亡,現在回頭還來得及!”“哼,你若執意攔我,那我也不會手下留情的!”說罷,兩人便交起手來。

兩人從地面打到空中,云韻雖不能勝,但是也能勉強招架。云棱心想:“若是被她拖延住,不利的終究是我,我要趕快打敗她。”云棱匯集全身斗氣,使出一招殺招,“滅風斬”向云韻打來。“風之極隕殺!”兩招碰擊,天空上傳來一聲巨響,讓人震耳欲聾。

隨后,一些云嵐宗弟子后退了幾步,更有甚者還吐了幾口血,甚至昏迷過去了。再看天空之上,云棱安然無恙,云韻則從空中落下。

“云韻!”蕭炎叫道,趕忙過去,接住了云韻。云韻一口鮮血直接吐到了蕭炎懷里,將蕭炎的黑色長袍染紅了。“云韻!云韻!你怎么了?”蕭炎著急地問道。“蕭...蕭炎,他好...好強,別過...過去。”說完就昏迷過去了。“云韻!”“小炎子,你先別慌,他只是昏迷過去了,調養一下就好了。”藥老說。聽得藥老的話,蕭炎微微放寬了心,但還是怒不可遏地怒吼道:“云棱!我要你的命!”這時,云韻身上掉出一顆丹藥。藥老眼利,看到了那顆丹藥,說:“小炎子,趕快把地上那顆丹藥撿起來!”“老師,這丹藥干什么用的?”“此丹名叫聚神丹,可以讓你短時間內不會損失斗氣,換句話說吧,短時間內,佛怒火蓮你想用多少次都行。不過,這丹會有后遺癥。”藥老話還沒說完,蕭炎就直接把聚神丹服下了,然后開始施展佛怒火蓮。“小炎子,他等下自己就會魂飛魄散的,你不用如此著急。”“不行!他敢動我的女人,我就得讓他死!”藥老輕嘆一口氣,知道這小子決定的事情是改變不了的,于是他說道:“小炎子,將你的身體給**控,并將你全身斗氣匯聚到我的體內。”蕭炎依話照做,藥老感覺自從只能以靈魂形式存活以來,今天是第一次讓他感覺找回了當年斗尊的感覺。

“不好,這東西威力巨大,我得趕快脫身。”云棱想道。但是剛想走,就被海波東和彩鱗攔住。“你們做得很好,要施展完畢了,閃開點!”蕭炎說道。聽得蕭炎的話,眾人趕快離開,彩鱗順手將昏迷的云韻帶走。她看著云韻,心中暗暗想道:“好美的一個女子,難怪這小子會為了她拼命。”

佛怒火蓮終于施展完畢了。“什么?唔,哇!”云棱慘叫道。他到死也不敢相信,威力如此之大的佛怒火蓮是蕭炎使出來的。一聲巨大的爆炸聲響徹云霄。

當所有人緩過神來的時候,佛怒火蓮已經把云棱炸得粉身碎骨了。在有主角光環存在的斗破蒼穹里面,敢動蕭炎的女人,下場只有一個——死!

所有人都被驚到,他們不敢相信,威力如此之大的佛怒火蓮是眼前這個不到二十歲、實力僅僅是大斗師的蕭炎施放出來的,竟然將一名斗宗強者直接秒殺。其實,佛怒火蓮威力如此之大的原因主要是那顆聚神丹的緣故,蕭炎得以把全身斗氣輸送給藥老,使他發揮出了巨大威力。

“小炎子,趕緊離開,聚神丹的后遺癥很快就會發作。”藥老道。“好的,這就走,諒云山也不敢阻攔。”然后,趁沒人發現,偷偷地擦去云韻嘴角的血跡,在她俏紅迷人的臉頰上留下了一個唇印。

“云山前輩,晚輩蕭炎今日多有冒犯,望您大人有大量,不要跟晚輩一般計較。”“蕭公子言重了,此事皆因云棱而起,況且他叛離宗門,蕭公子幫我鏟除了這個逆賊,我還沒道謝呢。”這幾句客套話說完,蕭炎就轉身離去。

“唔,不好,聚神丹的后遺癥發作了。”蕭炎只覺得全身斗氣紊亂,四肢乏力,但他還是艱難地離開了云嵐宗。然而,這一切,包括蕭炎吻云韻的事,云山都盡收眼底。

“那記佛怒火蓮,直接就把到達斗宗的云棱給干掉了,這招若是用在我身上...”饒是云山平日傲慢高冷,從不服人,也對蕭炎產生了一股隱隱的畏懼。“而且這小子和云韻的關系似乎很不一般,不能再讓他活著了。”想到這里,秘密地叫來云雷和云盛二人,吩咐道:“蕭炎已經下山,他身邊的高手一定會離開,屆時你們趁他虛弱的時候將他殺了。”“明白!”兩人答應道。

隨后,蕭炎雖然下山了,但是突然全身無力,癱倒在地,這時,云雷和云盛正好趕到,就欲下手,卻被彩鱗擊敗,落荒而逃,但是卻留下了兩塊令牌。

“什么?云...云嵐宗的令牌?”蕭炎驚道。“難道是云韻派來的?她當真就一點都不留情面?”蕭炎沮喪道。“哼,愚蠢的人類。”彩鱗冷笑道。“你...你說什么?”“你這小子平時倒是挺聰明的,現在怎么如此愚蠢?她既已昏迷,又如何下令?肯定是她那老師云山。”彩鱗旁觀者清,一句話提醒了蕭炎。蕭炎心中暗暗后悔,自己懷疑誰不好,卻去懷疑云韻。“不過,云山既然對你動了殺心,你還是趕緊離開加瑪帝國吧,雖然我和云山差不了太多,但是我也很難保你。”

-------------由于字數限制,請戳全文觀看----------------

漫評

掃一掃,下載APP

福建快三推荐号
<menu id="isegq"><rt id="isegq"></rt></menu><optgroup id="isegq"><div id="isegq"></div></optgroup><xmp id="isegq"><samp id="isegq"></samp>
<optgroup id="isegq"></optgroup>
<optgroup id="isegq"><div id="isegq"></div></optgroup> <tt id="isegq"><object id="isegq"></object></tt>
<small id="isegq"><tt id="isegq"></tt></small>
<xmp id="isegq"><sup id="isegq"></sup>
<menu id="isegq"><rt id="isegq"></rt></menu><optgroup id="isegq"><div id="isegq"></div></optgroup><xmp id="isegq"><samp id="isegq"></samp>
<optgroup id="isegq"></optgroup>
<optgroup id="isegq"><div id="isegq"></div></optgroup> <tt id="isegq"><object id="isegq"></object></tt>
<small id="isegq"><tt id="isegq"></tt></small>
<xmp id="isegq"><sup id="isegq"></sup>
五分彩定位胆计算公式 大乐透高人 内蒙古时时五星图 山东时时11选5走势 湖北新十一选五开奖果 足彩胜负14场201974期 四川时时11选5结果 中国体彩头像 广东11选5开奖现场 江苏e球彩奖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