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isegq"><rt id="isegq"></rt></menu><optgroup id="isegq"><div id="isegq"></div></optgroup><xmp id="isegq"><samp id="isegq"></samp>
<optgroup id="isegq"></optgroup>
<optgroup id="isegq"><div id="isegq"></div></optgroup> <tt id="isegq"><object id="isegq"></object></tt>
<small id="isegq"><tt id="isegq"></tt></small>
<xmp id="isegq"><sup id="isegq"></sup>
游客

游客

  • 鉆石 鉆石 0
  • 金幣 金幣 0
  • 推薦票 推薦 0
  • 月票 月票 0
  • 書架
    收藏漫畫

    主人,不收藏漫畫怎么追更呢~

    去找找漫畫
    • 加載中......
    全部收藏 0
  • |
  • 歷史
    • 加載中......
    歷史記錄 0
下載APP

掃一掃 下載APP

當前位置 : 看漫畫 > 文字 > 同人文 > Friend or foe

Friend or foe

2018-05-15 09:55
來源 網絡
點贊2
閱讀5775

腦袋忽然有些疼,離不情愿地睜開了眼睛,入眼是冰冷的白色天花板,晃得人眼睛生疼。離伸手擋了擋眼睛,劇烈的頭痛卻在頃刻襲來,眼前一片血紅。在這混沌的視野中除了血紅什么也沒有了。

第一章

腦袋忽然有些疼,離不情愿地睜開了眼睛,入眼是冰冷的白色天花板,晃得人眼睛生疼。離伸手擋了擋眼睛,劇烈的頭痛卻在頃刻襲來,眼前一片血紅。在這混沌的視野中除了血紅什么也沒有了。

然后他聽見一個聲音,他覺得這個聲音很熟悉,但想不起來是誰的了。

他聽到那個聲音,不斷地重復——

你在欺騙什么呢?

是啊,你在欺騙什么呢?

第二章

三月的時候,校園里的櫻花開了滿樹,有風的時候到處都是粉紅的花瓣,這樣的場景總會引起少女的心思,離不知道從那里聽過五個字用來稱呼三月——“少女心三月”,說起來這還真是貼切。

“離,離學長,請收下......”

面前的女孩子漲紅了臉低著頭,手里還有一封粉紅色的信件。

好吧,這是今天到校收到的第三封了。離在心里吐槽著,但面上依舊是沒有什么變化,像平常一樣帶著溫柔的笑。

在學校喜歡離的女孩子不少,而且這部分女孩子以學妹居多。銀白的頭發,漂亮的橘紅色眼睛,眼角似有若無的淡紅色,棒棒的顏值加上溫柔的性子,在開學時的演講就俘獲了不少女孩的心。

每次開學演講下來的人都能收到女孩子們閃閃發光的視線以及男生們的敵意,比如說現在都沒對女孩子笑過一次,結果被傳性冷淡的二年級生葳斯基,因為作為新生發言,顏值不錯,聲音不錯,身材也不錯,身邊就圍滿了女孩子,當然敵意也是滿滿的。

噢,還不得不提一下一個天天和葳斯基作對的二年級生季風之隱,作為和葳斯基同期的新生發言,當即就和葳斯基杠上了,說什么一定打贏葳斯基一次。這人吧,一頭銀發桀驁不馴,一雙暗金色的眼睛是挺不錯,就是天天瞪人,跟別人欠了他多少錢似的。被瞪過的男生們就不干了,于是現在季風之隱就有一個非常棒的能力——瞪誰誰懷孕。

離的思緒還在飄呢,女孩子看見離沒有接受情書的意思,有點委屈地想哭,聲音都帶了點不開心,“學長......”,她叫了一句,成功把離的思緒喚回來了,“學長是有喜歡的女孩子了嗎?”

“啊?”離真的沒想到只是走了個神,就會被誤會成有喜歡的女孩子,不過想了想這樣也不錯,至少不用被情書大波大波地淹沒了,“是的呢,我已經有喜歡的人了。”

遞情書的女孩子也不是那么小家子氣,既然學長有了喜歡的人也不能強求了,于是調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緒把情書收了回來,但表白被拒絕了還是有點委屈,她感覺眼眶有點濕,眼淚吧嗒吧嗒不聽話地就掉下來了。

離很少面對女孩子的眼淚,一時間也不知道干什么,有點手足無措,然后一個手臂就伸過來攬住了他的肩膀,帶的他一個踉蹌。離有點惱,他還在想怎么安慰人。轉頭就對上了季風之隱那張臉。

“喲,惹了什么桃花債啊我們的離大博士。”

欠扁的語調。離保持鎮定看著和自己一個班卻沒有半點同窗愛的季風之隱,有點想要糊季風之隱一臉。不過大庭廣眾之下形象也很重要,離可不想第二天成為學校議論紛紛的頭條,還是黑歷史的那種。

“小學妹啊,我很沉痛地告訴你,”季風之隱擺出一副嚴肅而同情的表情,“離這個人啊,就是一個十足十的大混蛋,他啊,不喜歡女孩子,你知道嗎......”后面沒說完,季風之隱就倒吸了一口涼氣——離狠狠踩了他一腳。

女孩還沒有從季風之隱出現緩過來,季風之隱的一番話瞬間又讓她轉不過思維來。

不喜歡女孩子?難道喜歡男孩子?

等等,喜歡男孩子?!原來是這么回事嗎?!

女孩子終于反應過來了,深深看了一樣季風之隱,然后鞠了個躬,轉身走了。

離現在的臉色一定很差吧,季風之隱這么想著,然后他扭頭就看見了一大團的黑氣,已經實體化了。

“季、風、之、隱、”,離說得很慢,臉上仍舊是如沐春風的微笑,但季風之隱可沒有感受到任何春風,凜冽的北風倒是差不多。季風之隱有點想走,離再次用力踩了他一腳,微微一笑,“你、的、論、文、我、收、下、了”

“不!!!!”

季風之隱的聲音頓時響徹了周圍的一片區域。

沒了論文是會死的啊,何況那篇論文是季風之隱花了好幾個晚上才寫完的,為了這篇論文他可是費了不少心血,他決定這次要和葳斯基一較高下,更何況他這次再不交的話后果會很嚴重。離的數據技術他還是怕的。

周圍安靜了,離頓時就感覺有點尷尬,因為很多目光因為季風之隱這一嗓子都匯集過來了,可偏偏季風之隱的關注點全都在他的寶貝論文上了,根本沒有在意周圍奇特的目光,甚至沒感覺到他的“宿敵”葳斯基也看過來了。

好吧,估計明天要上“頭條”了,離有點想要悲傷捂臉的沖動。

季風之隱后知后覺也有一定的程度,離覺得自己要是在這么呆在季風之隱身邊的話,智商肯定是要被拉低一定程度的,于是他邁了步子,保持著微笑就這么目不斜視地就從季風之隱身邊走過去了。

“離大博士你還有沒有同窗愛了!”

然后離聽到季風之隱這么喊了一嗓子,腳下頓時一個踉蹌,回過頭去的時候還看見季風之隱眨了眨右眼,一副俏皮小妖精的樣子。

已經能夠聽到議論聲和笑聲了,離悲傷地閉了閉眼睛,想自己一世英名就這么毀在了季風之隱的手上,而且季風之隱一副“要死大家一起死”的神情......

那就一不做二不休好了。

“季風之隱啊,你別想不開,女孩子還是很多的,除了我表妹還有不少喜歡你的,”離的聲音不大不小,但離得近點的人都聽得清清楚楚,“你要是想要追我表妹別來找我啊,我搞不定。”說完之后離還很憂傷地嘆了口氣。

季風之隱還沒反應過來這什么情況,他覺得大腦需要消化一下剛剛離說的話。在季風之隱反應過來的時間里,離已經走出了老遠,連背影都看不到了。

第二天的頭條應該是“季風之隱喜歡離的表妹了”。

離這么想著,心里就覺得好笑,臉上自然也是藏不住的,就這么笑著朝實戰課的教室走去。

季風之隱估計是有苦也說不出來,而且離并沒有什么表妹,就這么好端端的配了一個CP,而且是不存在的CP,季風之隱覺得自己好像有點頭疼。

上頭條就上頭條,至少不會像葳斯基一樣被說成性冷淡。

季風之隱自己安慰自己,結果一回頭就看見了倚著櫻花樹似笑非笑的葳斯基,這笑沒有表現在臉上,倒是透過目光傳過來,一時間季風之隱心里就有了無名的火氣。

“葳斯基,實戰課來PK,敢不敢!”

葳斯基原本就是看那個剛剛走掉的男生怎么反整治季風之隱的,畢竟季風之隱從來沒這么狼狽過,哪怕是每次比什么都輸給了自己,也沒見有這么個場景——丟人丟到全校,而且還沒有及時反應過來。

“無聊。”

葳斯基抬了抬眼,決心看完戲就干自己改干的事情,轉身就走一點沒有理會季風之隱的意思,而且這種事情已經習慣了,無視是最好的選擇。

“葳斯基你怕不怕我?”

然后轉身的葳斯基就聽見季風之隱這么問了一句,葳斯基覺得有點好笑,但季風之隱這么一嗓子也吸引了不少的人,要想擺脫恐怕不會太容易。

“走。”

擺脫不了那就打一架好了,反正機器壞了也算是學校的。

葳斯基嘆了口氣,季風之隱自從入校以來著實蹭了他不少時間,而且時不時還說還要去訓練場比試,輸了更加不服,三天兩頭就來糾纏。盡管和季風之隱比試一場還能鍛煉一下實戰反應能力,但葳斯基已經很久沒有進行基礎訓練了。

“葳斯基你等著我這次一定贏你。”

季風之隱一邊放著狠話一邊趕上葳斯基的步伐,然后走到葳斯基前面去,他是不干走在葳斯基后面的。

第三十七句了。

葳斯基沒有在意季風之隱這種在他眼里和小學生沒什么差別的舉動,倒是想了想自己聽到過多少句季風之隱剛剛說的那句話了,然后他勾了勾唇角。

“我等著。”

第三章

說起實戰課,離的實戰技術實在是不怎么樣。所以每次上實戰課的時候都有些發愁,畢竟實戰課一般是學員抽簽對戰,按照擊中對方機器的位置來給分,限時十五分鐘,得分高的人獲勝,并且可以得到一定的學分。

離的學分也算是攢了不少,只是距離畢業也不過一年多的光景,而且畢業要求達到的學分高得嚇人,達不到需要的學分不能參加畢業考試,不能畢業,還得接著攢學分。

這不幾天前有一個“八年級”的學生哭著喊著“不活了”然后就跳河了嗎?

離的實戰課實在是沒得到多少學分,只是偶爾碰到個比自己技術還要差點的,就贏了。

因為實戰技術弱,離經常抽出時間偷偷地練習,只是成效好像不怎么大。

“三號牌的學員請就位,模擬對戰馬上開始。”

冰冷的機械女聲傳了出來,離回過神來看了看手上的號碼牌認命地朝實戰入場口走去。進場的時候離瞥了一眼自己的對手,干練的褐色短發,只能看見一個筆直的背影。印象里好像沒有這個人,估計是存在感比較低或者平時也沒什么交集吧。

“請兩位學員準備好后按下左手邊的紅色按鈕,兩人都按下即視為比賽開始。”

冰冷的機械女聲在不大不小的駕駛艙里回蕩著,離有點緊張,掌心有點出汗,但他沒想什么,深吸了一口氣,按下了那個紅色按鈕。

機械女聲

“一對一實戰演練馬上開始”

“3,2,1......開始!”

機械聲音落下的瞬間,離透過駕駛艙看見了紛亂排布的隕石層。這些隕石都不是真實存在的,只是用機器模擬出來的畫面,但撞上去一樣是會有扣分提醒的,離已經練過不少次這樣的對戰場景了,于是想也不想便開始探尋它的運動規律。

左移,上升,向前,左移,下降......

離嫻熟地操控著戰機,計算著時間避開隕石,前進的速度也不算慢,前進了一會兒都沒有看見對手,離彎了彎嘴角,對這場戰斗有了一定的把握,之前的緊張全都拋在了腦后,取而代之的是一小點即將勝利的喜悅與得意。

觀戰臺上,黑發的青年搖了搖頭,卻什么也沒有說。

連對手都沒有看見就開始高興,為之過早了。

就在青年搖頭的下一刻,離的戰機便被狠狠撞了一下,劇烈的震蕩讓離有些坐不穩,手還抓著操縱桿,就這么操縱著戰機撞上了不遠處的一塊隕石。

離被震得有點發愣,機械女聲及時地響起來喚回了他的神智。

“被對方戰機擊中側翼。

“隕石撞擊側翼。”

被對方搶先得分了。

離有些懊惱自己的不小心,竟然沒有注意到對方的戰機就躲在不遠處的隕石后面等著偷襲,懊惱也就一瞬,下一刻離就操縱著戰機避開了對方的子彈,隨即狠狠地還上了一擊。

“擊中對方戰機尾翼。”

聽到機械女聲淡淡地報出戰果,離依舊不敢放松,對方也毫不示弱,子彈打得密集,原本不能算得上是密集的彈網卻因為完美地抓住了子彈發射的間隙,讓離無法躲開,只能讓自己少中上幾彈。

“被對方擊中側翼。”

“被對方擊中尾翼。”

“被對方擊中駕駛艙。”

......

接連被擊中,饒是離好定性此刻也不免有些著急了,必須得反擊,離對自己說著,隨即邊躲避著對方的子彈邊還擊著,比分一直僵持不下,而十五分鐘的時間卻所剩無幾,必須要搶得先機。

“時間剩下一分鐘。”

離的手握著操縱桿,手心里密密麻麻的全是汗,聽到僅僅剩下一分鐘的時候像是下了決心一般,做出了一個大膽的決定。

觀戰臺上的季風之隱拍了拍葳斯基的肩膀,葳斯基回過頭來看他,聽見他刻意壓低的聲音,原本應該用的是詢問的語氣,可從季風之隱口里說出來的時候并不是。

“你說誰能贏,要不我們賭一場。”

帶著調笑的聲音傳進耳朵,葳斯基挑了挑眉,漫不經心地說道:“那邊正在躲避子彈的最后會贏。”

季風之隱笑笑,他知道葳斯基指的是離。

季風之隱心中是明了離的實力的,能在對方手下撐這么久無非是因為對戰場景離比較熟悉而對方比較生疏罷了,越想越覺得自己好像把離看得太弱了,畢竟同窗一場,心里有點不忍,可既然葳斯基賭了離贏,那么他就得賭另一個贏,沒商量。

“那我就賭另一個贏......”

雖然不知道和離對戰的是哪一位,但是對方的操作很穩定,在得分上面也很穩定,一定是個平時練習比較多的人。看起來自己贏定了。季風之隱心情大好,覺得自己這次總算能贏過葳斯基一次了,可當他把視線轉回對戰場地時,那一個贏字直接卡在了喉嚨里,季風之隱瞪大了眼睛,滿滿的都是不可思議。

葳斯基瞥了一眼季風之隱詫異的表情,笑意在眼底一掠而過,他想著對戰場地中剛剛看見的一幕,也有些詫異——戰機翻轉一百八十度之后猛然上升,以一個俯沖的姿勢避開了所有的子彈,甚至避開了周圍的隕石,計算得不可謂不精準。這可是需要有一定的操作水平才能做出來的操作。

葳斯基看著迅速被逆轉的比分,有點想要知道能做出這個動作的人是誰了。

“倒計時——”

最后十秒鐘,離看著比分絲毫不敢大意,剛剛賭了一把做出那么高難度的操作已經是走了大運,最后關頭可不能被逆轉了。

“3——”

離操縱著戰機躲開對方的一波子彈。

“2——”

對方戰機逐漸逼近,相隔不過十米的距離。

“1——”

倒計時最后一秒,兩艘戰機相撞,發出巨大的聲響,觀看臺上的學生們霎時就白了臉,看著兩艘戰機似乎鑲嵌在一起垂直落下,更為可怕的是離所在戰機的駕駛艙玻璃已經被對手的戰機撞碎,而且對方的戰機直接嵌進了駕駛艙,在這種極度危險的情況下,看起來是兇多吉少了。

有幾個膽小的女孩子已經有點想哭了,眼眶紅紅的,估計是對離有意思的那一類。組織演練的老師臉色更是十分難看,手哆嗦著半天沒什么動作。

兩艘戰機落回地面,發出巨大的聲響。落地的瞬間以戰機為中心升騰起一團灰黑色的煙霧,讓外面的人看不清里面到底怎么了,到底是死是活也沒有個準數,更為關鍵的是不知道戰機是否會爆炸,組織演練的老師暫時也不敢放防護氣。里面要是放了防護氣,那里面生死未卜的學員直接就是死,沒有任何生還的機會。

現在也不敢隨便進去,戰機處于極為危險的地步,誰都不想冒著生命危險去救人,哪怕是老師也不怎么愿意。

怎么辦?

組織演練的老師有點著急,死盯著那一團灰黑色的煙霧,心里是期盼著兩位學生安安穩穩地相互搭著肩膀走出來,可半天也不見動靜。

煙霧中似乎有一點橘紅色,眼睛毒辣的人一眼辨認出那是戰機內部出現故障非常容易爆炸才會產生的火花,這更是急壞了組織演練的老師,他實在是不想放防護氣,畢竟里面有一位家里的身份地位可不是好惹的,要是死了這件事就難辦了。

“老師,我進去看看吧。”

冷淡的聲音,透露著聲音主人對自己實力與自保能力的絕對信任。

漫評

掃一掃,下載APP

福建快三推荐号
<menu id="isegq"><rt id="isegq"></rt></menu><optgroup id="isegq"><div id="isegq"></div></optgroup><xmp id="isegq"><samp id="isegq"></samp>
<optgroup id="isegq"></optgroup>
<optgroup id="isegq"><div id="isegq"></div></optgroup> <tt id="isegq"><object id="isegq"></object></tt>
<small id="isegq"><tt id="isegq"></tt></small>
<xmp id="isegq"><sup id="isegq"></sup>
<menu id="isegq"><rt id="isegq"></rt></menu><optgroup id="isegq"><div id="isegq"></div></optgroup><xmp id="isegq"><samp id="isegq"></samp>
<optgroup id="isegq"></optgroup>
<optgroup id="isegq"><div id="isegq"></div></optgroup> <tt id="isegq"><object id="isegq"></object></tt>
<small id="isegq"><tt id="isegq"></tt></small>
<xmp id="isegq"><sup id="isegq"></sup>
吉林时时一天多少期 时时内部管理计划群 宁夏11选5走势图手机版 黑龙江时时官网lm0 2019年开码开奖结果 足球竞彩如何倍投 免费棋牌游戏平台下载 四川时时结果查询 彩票快3 吉利三分彩走势图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