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isegq"><rt id="isegq"></rt></menu><optgroup id="isegq"><div id="isegq"></div></optgroup><xmp id="isegq"><samp id="isegq"></samp>
<optgroup id="isegq"></optgroup>
<optgroup id="isegq"><div id="isegq"></div></optgroup> <tt id="isegq"><object id="isegq"></object></tt>
<small id="isegq"><tt id="isegq"></tt></small>
<xmp id="isegq"><sup id="isegq"></sup>
游客

游客

  • 鉆石 鉆石 0
  • 金幣 金幣 0
  • 推薦票 推薦 0
  • 月票 月票 0
  • 書架
    收藏漫畫

    主人,不收藏漫畫怎么追更呢~

    去找找漫畫
    • 加載中......
    全部收藏 0
  • |
  • 歷史
    • 加載中......
    歷史記錄 0
下載APP

掃一掃 下載APP

當前位置 : 看漫畫 > 文字 > 同人文 > 【斗羅前傳】十丈紅塵11

【斗羅前傳】十丈紅塵11

2017-10-18 15:10
來源 網絡
點贊0
閱讀2926

一個人拉住了藍羽琪的手腕,那只手同樣蒼白冰冷,可卻握得那么堅定,那么用力。

第四十七章 囚徒困境

一個人拉住了藍羽琪的手腕,那只手同樣蒼白冰冷,可卻握得那么堅定,那么用力。
藍羽琪回頭:“阿嘯,你……”
唐嘯注視著她,漆黑的眼睛如暗夜里深邃的天空,有不容反駁的堅定光芒。
他輕輕地,向她搖了搖頭。
“可是……”
藍羽琪還想說什么,卻被唐嘯打斷:“這里……是教皇殿。”

“桀桀,”邁爾斯的聲音突然響起,“怎么,你剛才是想殺人滅口嗎?”
“你再說一遍!”藍羽琪怒不可遏,她真的很想沖出去,把這個家伙碎尸萬段。
邁爾斯卻是不理會她,直接對著在座所有人說道:“諸位,你們看當下如何是好?”
“幕天兄以為如何?”雪天奕直接對著星羅帝國皇帝問道,他們兩人畢竟是兩大帝國皇帝,而這藍羽琪又在星羅帝國生活過一段時間,故而先問問他的意見。
“依我看來,千教皇現在生死不明,藍姑娘又身份特殊,不如先把她和唐嘯關起來從長計議吧。”
“也好,請問余長老,武魂殿里可有地牢?”

“大家住手!”
突然,一聲呼喊從眾人之中發出,頓時教皇殿內一片聳動,在嘩然聲中,赫然只見比比東決然排眾而出,走到中間,站在藍羽琪身邊,跪了下去。
余龍一陣愕然,站在藍電霸王龍家族眾人里的玉小剛也是驚訝之極,急道:“東兒,你……”
比比東臉色微微有些蒼白,但她跪在藍羽琪身邊的身子,竟無絲毫退縮之意,那美麗的容顏之上,雪白的牙齒輕輕咬著淡淡的下唇,靜靜地道:“各位,我是和羽琪姐一起從殺戮之都回來的,我有話說。”
余龍皺眉,喝到:“比比東,你姐姐她現在涉嫌教皇失蹤一案,我們自有定奪,你不要多嘴,快快回去!”
比比東嘴角仿佛也抽動了一下,呼吸愈發沉重,此時此刻跪在藍羽琪的身邊,那份壓力絕對非同小可。
教皇殿外的夜風,不知什么時候吹了進來,掠起了她的幾絲秀發,輕輕飄動。
“余長老,在座的各位,請容我說上幾句。”
余龍向周圍看了一眼,教皇不在,他身為此次壽宴的負責人,又是武魂殿長老,也算是握有話語權了,只見得那些其他帝國宗門的魂師紛紛看來,只得道:“好吧,你說。”
比比東點點頭:“多謝長老。我和羽琪姐相處多年,對她的性格比較了解,姐姐她雖然有時候比較沖動,但很重感情,絕對不會做出恩將仇報的事。當日我們一起走過的地獄路,那所謂的孔雀翎也在其中損毀,我和唐嘯、唐昊兄弟都是見證人,后來我和她更是一起被教皇大人接回,如果說那時姐姐有什么異樣,我又怎么會不知道呢?請長老還有各位三思而行,千萬不要為難姐姐!”
藍羽琪張了張嘴,怔怔地看著比比東,心中突然涌入了一絲暖意。
原來,在我最低落的時候,還有你們……
如果,老師還在的話……
“昊天宗弟子唐昊,也愿為藍羽琪擔保!”
幾乎就在比比東說完此話的同時,唐昊也忍耐不住,毅然沖了出來,跪在大殿之上,他清楚地知道這個女孩在哥哥心中的分量。

此刻大殿之上,情況有些混亂,余龍更是眉頭大皺,不知如何是好,偏偏這個時候兩大帝國和七大宗門的人都在,他這個臨時負責人又不能推卸責任,一時之間卻是進退兩難。
“就依幕天皇帝的話,先把他倆關起來好了!”
突然間,一道淡淡的蒼老聲音,從虛無中傳出,在每一個人耳邊響起。
突如其來的蒼老聲音,直接是將所有人都是駭了一跳,目光急忙一轉,最后凝固在了教皇殿一個偏僻的角落,那里,一道身著金色刺繡供奉服的蒼老身影負手而立,目光平靜的注視著眾人。
“金鱷供奉大人!”余龍大吃一驚,外人只知道武魂殿有長老團,然而只有他們這些人才知道,長老團絕對不是武魂殿的真正力量,這些平日里神龍見首不見尾的供奉才是真正的權力人物,而千道流實際上就是大供奉。
藍羽琪剛轉過頭,突覺腦后被什么東西撞了一下,眼前一黑便倒了下去。
金鱷供奉收手,他同時打昏了唐嘯和藍羽琪,速度快如鬼魅,無人能看清他的動作,冰冷的臉上沒有任何表情:“我們武魂殿交四海朋友,從來光明磊落,自然是不會私設牢獄。”
一句話,讓威嚴四射的幕天皇帝面紅耳赤啞口無言,沒等他們反應過來,金鱷供奉又道:“地牢沒有,不過我知道一個地方,保證他們插翅難飛。”
說著,金鱷供奉向來死板的臉上,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輕蔑。

這仿佛是一個被世界遺忘和唾棄的角落,一墻之隔,墻外明媚,牢里腐霉,鮮明諷刺。
時已至晚,間或有絲絲寒風從墻的縫隙里吹進來,摩擦出“嗚……嗚……”的慘和聲,吹起落地塵土,飄蕩在半空中,彌漫了整個空間,夾雜著酸臭糜爛腐朽的味道。
在這寂靜的黑夜里,只有滲進心扉的黑暗是永遠的伙伴。
頭好痛……
風微涼,臉色蒼白的藍羽琪睜開明麗的丹鳳眼,卻只看到一片黑暗。
現在是……什么時候?
眨眨眼,藍羽琪抬手,揉了揉自己酸痛的后頸,卻發現自己的頭發竟已被汗水打濕。
這里……好暗,悶得人喘不過氣來,這是哪兒?
怔怔地看著牢房外的天空,藍羽琪有一瞬間的恍惚。
都說紅顏薄命,沒想到自己也會有這一天,真是諷刺啊,身子窩在囚衣里,越顯得單薄無力。人生如戲,什么時候自己變得這么多愁善感,月牙兒彎彎,不知明天朝霞會不會很美。
她沉默了一會兒,發生了太多的事,一時間讓她思緒混亂。
她漸漸想起來了,記得這之前她還在教皇殿,有人誣陷自己,然后——
唐嘯!
唐嘯呢?唐嘯在哪里?他為了我,不惜一同承擔那么多來自頂級魂師的壓力,他……會不會出事了?
想到這里,她的心像是被人狠狠地抓了一下,疼得快要滴出血來!
“阿嘯……”
她的聲音很輕。
黑暗中,她把自己縮成一團,小心翼翼地等待著回音。
“阿嘯……”
她又叫了一聲,聲音顫抖而哽咽。
不知道什么時候,眼淚就像斷了線的珠子,一滴一滴往下落。
黑暗中仍舊一片沉默。
這黑暗悶熱得讓人喘不過氣來,可是藍羽琪卻覺得,心里好冷。血液似乎在冷卻,凝結成冰,一小片一小片,割得她生疼。
她已不敢再喊出聲,她怕她等到的,依舊是一片靜默。
良久,良久……
“琪子……你干嘛不叫我了?”某個黑暗的角落,響起一道慵懶而不失清揚的聲音,拖著長調喚著她。
“去你妹的,你不裝死能行?”

第四十八章 逃亡

整個空間十分昏暗,只有兩邊幾盞油封閃著微弱的光。被風一吹,就滅了兩盞。
這里似乎常年不見天日,連空氣都是渾濁的。一個正常人待著一會兒也受不了。關在這里的人,可能一輩子也出不去了。原來,這里不光是潮濕和血的味道,還有一種死亡的氣息。
“阿嘯,你怎么樣,你還好嗎?”這地方似乎很大,黑暗中找不到方向,藍羽琪只能憑借剛才的聲音一點一點地摸索,不知過了多久,終于找到那個人的時候,她的眼圈又熱了起來,一時間竟哽咽得說話斷斷續續。
“嗯……”唐嘯輕咳了咳,緩緩道,“還好……我沒事。”
藍羽琪一時竟不知說什么才好,半晌,才憋出一句話來:“這里又黑又熱,你知道這是哪里么?”
唐嘯輕咳著:“這里……不是你們武魂殿的地方嗎?我身上有火折子,稍等。”
“嗯。”
唐嘯在身上摸索著,少頃從魂導器里取出火折子,迎風一晃,便燃起了小小的火苗,這片空間頓時明亮了起來,他們終于看清了這個地方的陳設。
像是一個簡單的起居室,有桌,有椅,有床。
“這里……應該是‘天冢’吧,它有兩個作用,武魂殿不會私設牢獄,所以有所變通,這個地方可以閉關,也可以關一些人。”藍羽琪沉默了一會兒,旋即有些自嘲,沒想到,自己有一天會進這個地方。
“我的樣子很狼狽吧?”唐嘯的聲音嘶啞低沉,卻仍舊不忘調侃自己,“真是……太丟臉了。”
藍羽琪抹了把臉上的汗水,瞪了他一眼:“都什么時候了,你還在這里說笑話!”

天冢里的擺設不多,所以很快地,藍羽琪便在桌子的暗格里找到了一小壇水和幾塊餅干。
“找到了!我果然沒記錯。”藍羽琪把食物和水拿到床邊,“老師他們在天冢里常常一待就是好幾天,所以這里應該會有食物,我們吃一點,有了力氣,才好離開這里。”
“離開這里?”唐嘯問道,這里簡直就是銅墻鐵壁,怎么離開?
“別忘了……這里是武魂殿……”藍羽琪狡黠地一笑。
這里是武魂殿,除了教皇和長老等少數人,還有誰比她這個武魂殿圣女對這里更了若指掌?當她發現這里是天冢的時候,就全然沒有了恐懼和無助,怎么從這里出去,她當然知道了。
兩人啃著干巴巴的餅干,誰也沒有再說話了。
餅很干,要就著那僅有的一小壇清水才可以下咽。
當藍羽琪吃完兩塊餅之后,她的身上終于又充滿了力氣,拍了拍身上的碎屑,站起身來轉頭看向唐嘯,發現他已經靠著墻坐起身來,此刻正看著她微笑。
他的臉雖然蒼白,可是他的眼睛卻如夏天里深藍色的天空,閃著璀璨星光。
“喂,你好些了?我們走吧。”藍羽琪低下頭,把火爐右上角第三塊磚頭,用力推了一下,整個爐臺頓時沉了下去,露出下面幽深的地道。
這就是她不著急的原因,此刻她甚至相信是余龍長老故意把他們安置在此處的,反正她也知道密道出口在哪里。

地道里依舊悶熱,兩旁墻壁上鑲嵌著的魂導器照明燈搖曳出微弱的光,唐嘯扶著藍羽琪,在密道里緩慢前行。
兩個人都很疲憊了,誰都再沒有說話,密道里只有兩人急促的呼吸聲。
藍羽琪咬住嘴唇,不肯停留片刻,她現在只想快些離開這里,至于以后如何,先出去再說吧。
……

越走密道就越寬敞,空氣也越來越涼爽,魂導照明燈的數量逐漸減少,幽深的密道開始變得陰暗潮濕。
藍羽琪加快了腳步,不到半個時辰,她們就走到了密室的盡頭。
盡頭沒有路,只有一個巨大的黑色水潭。
藍羽琪偏過頭,道:“我也不明白,第一次來這里。”
唐嘯抬起頭來:“累了嗎?”
“嗯。”
“那我們先休息一會吧。”
“好。”
藍羽琪走到潭邊將手上的灰塵洗掉,又擦了把臉,潭水冰涼,她終于覺得舒服了很多。

“這個水潭,是不是能直接通到武魂殿下游的那條河?”唐嘯看了她一眼,道,“我們再歇一會,然后泅水從這里游出去。”
“啊?游出去?我不會水啊!”
唐嘯聲音一凝:“你不會?”
藍羽琪有些羞澀地點點頭:“我是旱鴨子”
唐嘯微微沉吟,并沒有答話,只是閉上了眼睛,似正靜靜調息。
藍羽琪嘆了口氣,心道自己可能要拖累他了。
“會閉氣么?”他問道。
“廢話!”
“怕水么?”
“有一點。”
“那你信我么?”
“……能別說這么幼稚的話嗎?”
“好,一會你和我一起入水,只管閉氣,不許亂來,不要掙扎,我會將你帶出去。”
“嗯。”

……
全身浸透的滋味并不好受。
潭水冰冷刺骨,像是有千萬根冰針不斷刺著皮膚刮著骨頭。
藍羽琪不知道自己的眼睛是不是睜開著,因為不管如何眨眼她所看到的都是全然的黑暗。
前世的她有過溺水的經歷,所以以后一直是有些怕水的,一入到水里就莫名地慌亂恐懼,從此便一直學不會水,只好放棄了。
他們好像一直在往下游,潭水越來越冷,胸口也壓得越來越沉,好像要把憋著的那口氣給擠出來一樣。
這水潭,到底有多深?
……
過了許久,應該是許久了,因為藍羽琪已經憋不住氣了,冰冷的水開始往她的鼻子里灌,她捏住鼻子,身體不自覺地蜷縮起來……
他們開始往上游了……
還有多久?還有多久才能到水面?她的肺要脹開了……
下意識地,她想喊救命。
嘴唇一張開,水流就蜂擁而上,七竅被還未深壓的潭水沖擊,情急之中咽下的潭水和猛地刺痛瞳孔的痛感讓耳膜那里傳來的撞擊感更加厚重,一下一下地仿佛要穿透七竅的疼……
神經不由自主地繃緊一顆弦,唆使著四肢亂無目的,去寄望一個哪怕一丁點兒借力點,時間的流逝感一點一點被拉長,知覺被瘋狂的液體吞噬,逐漸像光一樣消失……
我……要死了嗎……
當她開始絕望的時候,身子突然被束縛進了一個有力的懷抱,未盡的語聲淹沒在滿是情意的吻里面,原本快要窒息的她,卻是感覺到一陣呼吸傳來,意識稍稍能恢復。微冷的舌滑入口中,貪婪地攫取著屬于她的氣息,用力地探索過每一個角落,這一瞬間的悸動,使彼此忘記了周圍的一切……

第四十九章 十年前的因

藍羽琪趴在岸邊,用力地咳著氣,好像要把她的肺也咳出來。
她的手終于抓到了岸邊潮濕的土,她的肺終于可以自由地呼吸,她終于,活著出來了!
唐嘯比她要早出來,此刻也是疲憊不堪,畢竟男子漢的體能要好一點,最后時刻正是他全力帶著她破水而出。
頭發上的水不停地滴到眼睛里,藍羽琪低下頭,用力將肺里的水嗆出來,她覺得自己像一條擱淺在岸上的魚,掙扎著呼吸著,十分狼狽。
“琪子,你沒事吧?”
唐嘯的聲音傳來。
她咳了好久,總算有力氣從岸邊爬了起來:“我有事!你居然敢偷吻我!你這混蛋!”
“咳咳,這是為了救你。”唐嘯苦笑道。

岸邊的小草不知什么時候偷偷地從土里鉆出來,在春風的吹拂下輕盈地舞動。
“武魂殿……”稍稍整理了一下儀容,藍羽琪回首望去,那里,是她的家,她知道,在未來一段相當長的時間,恐怕自己是再也不能回來了。
未來的路,要怎么走,自己又何去何從?
她不知道,她真的不知道。
“阿嘯,我該怎么辦……”低下頭,女孩輕輕地嘆了口氣,話語里的那抹無助和凄涼,讓人聞之不禁心酸。
“能找到你爺爺的話,一切自然好辦,但這卻非朝夕,”唐嘯沉默了一會兒,道,“現在這種情況,最好是能盡量遠離這些勢力,否則我們處境會很難。”
“那……我們要隱居?”
“呵呵,倒不至于這么為難你,”唐嘯搖搖頭,道,“我知道一個地方,遠離武魂殿和七大宗門的勢力范圍,那里的主人不會不知道我的,咱倆去那里避避風頭,應是最好的選擇。”
“嗯,我聽你的。”藍羽琪臻首輕點,為今之計,也只能走一步是一步了,她稍微整理了一下思緒,便確定了目標。
爺爺失蹤一事絕對非同小可,說不定會牽扯出可怕的秘密,而自己,現在最重要的事,就是加緊修煉,沒有足夠的力量,無論做什么,都是舉步維艱。

待得理清了思路,藍羽琪也是松了口氣,她剛想開口說什么,唐嘯那急促的聲音突然傳來:“琪子,小心后面。”
女孩回頭,一道漆黑閃光已向她眉心刺來,她偏頭躲過,一股兇悍的魂力匹練立時向來人臉上招呼過去,趁來人躲避的空當,藍羽琪飛快地閃了回去,站在唐嘯的身側。
待看清來人,藍羽琪的瞳孔不禁收縮,寒聲道:“怎么又是你?”
他們面前站著的,正是前一日在教皇殿上讓自己陷入不利境地的邁爾斯。
邁爾斯冷冷一笑,并不答話。
“你到底想干什么?”唐嘯暴喝道,眼中的殺意毫不掩飾。
邁爾斯對唐嘯看也不看,只是直直地盯著藍羽琪,慢慢地道:“我想要你的命!”
聞言,藍羽琪嗤笑道: “這里距離武魂殿不遠,你知道你這話意味著什么嗎?”
“當然,我不會無的放矢,否則也不會特意來出口處堵死你們的退路了。”邁爾斯的表情依舊沒有任何變化,仿佛胸有成竹一般,“看看你們四周,沒人會注意到你們的,在這個結界內,任何信息都是無法傳遞到外界,此刻我既然敢現身,你們就別想活著出去!”
藍羽琪偏頭望去,只見一些似云非云、似霧非霧的灰氣,低低地浮在空中,使人覺得憋氣,往遠處看去,茫茫霧氣彌漫,周在的景色都是顯得有些模糊,哪里還能看得到邊際。
她怒不可遏:“你瘋了是嗎?的確當年我是撤了你父親的職務,那也是他咎由自取,如今你想來報仇是吧,就憑你這魂王都不到的實力?”
“十年前,我不會忘記……”邁爾斯盯著面前怒氣沖沖的女孩,淡然一笑。
……

十年前,庚辛城,武魂主殿。
包括殿主邁克爾在內,所有的武魂殿執事,齊齊抬頭,駭然的看著天空。
因為他們不明白發生了什么事!
卻見天空在這一瞬間,被一片滔天的金光驟然籠罩,一股無上的威壓,從這天空內向著大地,逼壓而來。那金光中,有一個金色的身影,平靜的站在那里,俯視大地。
“庚辛城武魂主殿,于此地主殿內所有我武魂殿之民,接旨!”
主殿內外,在那天空中金色的身影威嚴的話語傳出的剎那,驟然寂靜下來,所有魂師全部抬頭看著天空,神色露出震撼!
教皇殿圣旨!
這種圣旨極為罕見,因為很少發出,但每一次出現,都代表著那遠在兩大帝國交界之處的教皇殿,不可抗拒的無上威壓。
“參見教皇!”一片片魂師齊齊躬身抱拳,無論是邁克爾,亦或是其他執事,所有魂師,不管什么修為,此刻均都是帶著發自內心的恭敬,齊齊一拜。
那天空的金色身影,盡管不是教皇,但他拿著圣旨,在此刻,他就是教皇的化身!
在大地上武魂主殿內外所有魂師一拜之時,天空上那金色的身影,目光俯視大地。
“圣旨一道與此!”
右手一揮,卻見金光再次閃耀輝煌間,一張不知是何物制成的圣旨,被此人雙手打開。
“武魂殿傳承至今,已逾萬載,門下弟子向來謹守殿規,不得僭越。庚辛城武魂主殿現任殿主邁克爾,汝膽大包天,觸犯殿規,搜刮民脂民膏,擅自打算吞并鐵匠工會,罪無可恕!念昔日之功,現傳令撤銷汝之殿主資格,由其他人代之!”
那教皇殿使者念旨中,邁克爾的額頭迅速泌出汗水,此刻聽得這圣旨的內容,他整個人都愣在了那里。
不可能啊!的確他是出于私心做了這些事,可是,哪個武魂主殿分殿的人不是這么做的?為何偏偏就查辦了自己?這里面肯定有鬼!
“父親……我在教皇殿認識一些人,我去找他們打聽一下,看究竟是誰干的好事!”一道細微的聲音傳入了邁克爾的耳中,他偏頭看去,卻見是自己的兒子邁爾斯。
他咬咬牙,用力地點點頭。
……

“原來……我當時感覺到的那道如芒在背的目光,便是來自于你。”藍羽琪冷冷地掃了邁爾斯一眼,心中卻是有些奇異。
因為不論如何,這邁爾斯只不過是一個小小的庚辛城武魂主殿前殿主之子,他何德何能,來算計自己這個武魂殿圣女?
除非……這邁爾斯是哪個人操控的一具傀儡,他的所作所為,僅僅是某個隱藏在幕后的人對付自己的一步棋罷了!
說不定,爺爺的失蹤,就是與此有關!
可是……讓爺爺從世間消失這種事,放眼整個斗羅大陸,真的有人能做到嗎?

“琪子,不用和他廢話了,今天是不死不休了。”唐嘯冷冷地說道,他上前邁了一步,顯然是做好了最壞的打算。
“先等等,我要對他施展幻朧魔皇瞳!”藍羽琪咬咬牙,肩膀因為憤怒而微微抖動。
“不用這么麻煩,我說過……你們今天,一個也別想跑!”邁爾斯森然一笑,旋即態度陡然變得恭敬起來,他雙手抱拳,對著虛無處深深一拜:“長老,請出手吧!”

第五十章 霸體

而也就在邁爾斯話語剛落下的瞬息,整整四道達到了魂圣境界的氣息,浩浩蕩蕩的彌漫而出,旋即,四道黑衣人影,從濃霧中緩步踏出!
而感受到這等氣息壓力,藍羽琪和唐嘯,皆是臉色連變。
“四名魂圣嗎……”唐嘯咬緊牙關,他們兩個魂帝要面對四名魂圣一名魂宗?今天真的是兇多吉少了。
“呵呵,別做無謂的掙扎了,放棄抵抗吧。”那邁爾斯得意地笑道,眼中精光大盛,這種勝券在握的感覺令他感覺良好,一想到等下就能擒下那武魂殿圣女,他的口水就差點留下來。

“阿嘯,直接用武魂融合技吧。”藍羽琪眼瞳收縮的望著那四道黑袍身影,從這些人身體上感覺到一種壓迫,她眼中漸漸涌上堅決之色,右手一揚,召出了凈靈御劍。
聽得她喝聲,唐嘯也是點點頭,兩人欺近在一起,武魂同時泛起了金色的光輝。
“呵呵,妄想!”其中一個黑袍人嗤笑了一聲,手掌一揮,魂環閃爍間,地上便是立刻涌出大量樹干,唐嘯立刻反應過來,二話不說推開了藍羽琪,但粗壯的樹干也是將兩人徹底分撥隔離開來。
“早便是聽聞,你們有著武魂融合技這等絕招,雖然不見得有用,為防萬一,我們也不樂意見到你們施展!”邁爾斯冷笑道,“這結界雖然能壓制氣息,但是畢竟距離武魂殿太近了,只能讓得魂圣強者出手而不被發現……對付你們,應該可以了!”
藍羽琪見狀,心頭也是一沉,但這種時候也別無他法,看著樹枝的粗壯程度,自己要打破它需要不少時間,盡快擊潰眼前的兩名魂圣,才是唯一的辦法!
“阿嘯,你那邊也要加油……”她輕輕地自言自語。

黑袍魂圣目光森冷,見到他的伙伴已經分割了戰場,也不廢話,將武魂釋放而出,和另一名魂圣一起,成夾擊之勢,對著藍羽琪包圍而去。
一人是插翅虎魂圣,另一名是鐵甲龜魂圣,他們的部署很簡單,每邊兩人,攜手作戰。
“動手!”
包圍一成,那插翅虎魂圣眼中便是浮現猙獰之意,一聲冷喝,魂環閃爍間,浩瀚魂力暴涌而出,如同閃電一般,對著藍羽琪暴掠而來,那兇悍的攻勢,直接是令得這片土地都是顫抖起來。
“粹魂!”
腳踏鬼影迷蹤,藍羽琪身子迅速后退,同時手印變動,眼瞳中的紫意飛速消散,漫漫白芒透體而出,她的氣息,瞬間便是不斷的暴漲起來,短短瞬間,便是突破了束縛,半晌后,其雄渾程度,已經達到了匹敵六十五級的程度了。
“直接把秘法提升到第二度嗎……”
見到藍羽琪那暴漲的氣息,那插翅虎魂圣眉頭也是一皺,旋即冷笑一聲,偏頭對著同伴喝道:“不要擔心,粹魂秘法有著時間限制,等時間一到,今日她便是插翅難飛!”
“嗯。”
鐵甲龜魂圣也是面色森冷的點了點頭,第七魂環閃爍,武魂真身爆發出淡淡的奇異光芒,抬手便是如同最為鋒利的刀刃一般,劃破空間,對著藍羽琪額頭劃了過去。
面對著那迅猛兇悍的攻勢,藍羽琪也是咬緊貝齒,左腿骨魂技發動•瞬間加速!身子輕盈一閃,險險避開那鋒利的風刃,右手御劍一揚,第五魂環亮起,無數道劍光,狠狠的對著鐵甲龜魂圣轟去。
“呵呵!”
心中掠過謹慎的念頭,鐵甲龜魂圣不退反進,他的防守能力在魂圣境界里是出類拔萃的,憑借堅硬的龜殼,輕易擋下了極光封滅的攻勢。
見到一擊未果,藍羽琪也是柳眉一皺,剛欲追擊,一道蒼老身影便是閃現身前,陰翳的面孔中透著絲絲森冷,一只呈漆黑色的虎爪,如同鬼魅一般,直接穿透空間,帶著一種危險般的感覺,閃電般的對著藍羽琪腦門抓了過去。
“你太大意了!接我武魂真身狀態下一擊試試!”
感受著那漆黑虎爪之下所彌漫的森寒勁風,藍羽琪俏臉蒼白,她死盯著前方,心臟也是微微收縮,好像冰涼的蛇爬上了脊背,但她臉上卻是沒有懼色,右手銀光一閃而逝——這是龍叔的遺物,寄宿在她右手的魂骨!

漆黑虎抓狠狠落下,插翅虎魂圣預料之中的模糊血肉并未出現,藍羽琪的身子,卻是在他怔然的目光中,化為一片虛無,他的攻擊,自然是落在了空處。
“怎么回事……”
這一幕,令得插翅虎魂圣一愣,旋即猛地回過神來,目光急忙轉向一旁的空地,那里,一道倩影倚樹而立,不是藍羽琪,還能是何人。
虛幻之蛇右臂骨魂技——化圓,以自身為中心化為旋圓光陣,對范圍內敵人造成物理傷害,并對撞到光圈的敵人造成精神傷害與減速,并降低目標的防御力,釋放期間不可被選中。
這是一道“霸體”級別的魂技,所謂的不可被選中,實際上就是無敵狀態,雖然只能維持短短的一秒,但強者交鋒,須臾定生死,這一瞬間的無敵狀態,往往會帶來完全不同的結果!
其實當初龍叔和波塞西的差距,比現在藍羽琪和這名魂圣的差距還要更為巨大,那時若非龍叔使出化圓,當時就是連海神刀劍雙刃斬都接不下來了。

“你還真是得天獨厚呢……可是,霸體級別的魂技,冷卻時間和損耗都不小吧?你還能躲幾次?”插翅虎魂圣也是想到了什么,冷笑道。
長長的吐了口氣,藍羽琪面色恢復平靜,澎湃的玄天功內力在經脈之間飛速運轉,同一時刻,她那第六魂環,漸漸亮起。
“不要給她蓄力時間!”
插翅虎魂圣面色微寒,一聲冷喝,他與鐵甲龜魂圣的身形幾乎是同時間的暴掠而出,魂環閃爍間,兩道兇悍異常的魂力匹練,帶起震耳欲聾的嗚嗚破風之聲,對著藍羽琪爆轟而去。
面對著兩人的聯手,藍羽琪卻是面不改色:“霸體級別的魂技,我并非只有一道……雖然時間還是很短,只能以命相博了!”
抬起頭,無畏地看著兩道飛掠而來的身影,她的瞳孔漸漸涌上了淡淡的紅色,仿佛回到了當初的殺戮之都一般。
第六魂環徹底點亮了,冰冷暴戾的殺戮之氣,從四面八方涌來,徹底填滿了這方天地。
“殺戮劍訣!”某一時刻,她突然發出一聲長嘯。
在眾目睽睽之下,女孩突然消失了,仿佛融入了空氣一般,又或者說是化身為無數道劍氣,旋即飛速穿梭,斬向前方的兩名魂圣!

第五十一章 挾持

“砰砰砰——”
這方天地,在這等無比劇烈的戰斗下,變得極為精彩起來,絢麗能量如同煙花一般爆炸而開,能量對碰的爆炸聲也是不絕于耳,方圓百里之內都可隱隱感覺到此處那狂暴的能量波動。
待得煙消云散,一個女子在霧中搖搖晃晃地站了起來,用劍的右手臂上還流著血。
她在笑。
周圍的敵人都已經倒下了,自己也負了傷,她卻在笑,因為她贏了,以魂帝之力,連殺兩位魂圣,這要是傳出去,恐怕會震驚整個魂師界!
捂著受傷的手臂,藍羽琪望向前方,那里還有一道身影。
“看來你們的計劃失敗了呢!”
聞言,那邁爾斯臉色也是有些陰沉,卻出奇地沒有逃跑。

“轟轟轟——”
無數爆破聲驟然響起,卻見那橫亙一旁的交錯樹枝,盡數爆裂成齏粉,霧氣漸漸散去,唐嘯的身影也是露了出來,看來也是終于解決了戰斗,龐大的昊天錘上,六道魂環熠熠生輝。
“完事了?”唐嘯看到藍羽琪無礙,也是松了口氣。
“嗯。”
“你受傷了?”
“不礙事。”
“亂來!”唐嘯皺了皺粗眉,他走了過去,撐起她搖搖欲墜的身子,將包袱皮撕成布條,用力地將女孩手腕不斷流血的傷口纏住,一層又一層,血依舊透過布條慢慢滲出來,疼痛逼出冷汗,藍羽琪的嘴唇也是有些發抖。
荒草萋萋,風聲如細語。
“接下來,邁爾斯……到了我們算總賬的時候了。”唐嘯抬眼,冷冷地掃向不遠處的人影。

邁爾斯的呼吸開始急促,臉色因為緊張而變得蒼白。
“等等,事情應該沒這么簡單,我要對他施展幻朧魔皇瞳,讓他把真相吐出來!”藍羽琪突然想到了什么,她推開唐嘯,慢慢走向前。
唐嘯猶豫了一下,道:“你現在的狀態施展那道魂技沒問題嗎?還是盡早解決他吧,遲則生變,夜長夢多,我能感覺到這地方有古怪。”
藍羽琪哼道:“耽誤一下而已,這家伙區區魂宗的水平,你還怕他逃了不成?”
唐嘯嘆了口氣,默默地看著她,再沒有阻攔。

藍羽琪邁步向前。
她覺得冷汗已濕卻了手心。
傷的雖不重,但魂力受堵,一提起玄天功內勁便覺得氣血翻涌。
不過,現在需要消耗的是精神力,這些皮外傷,自己堅持一下,應該可以扛過去的。
她深吸口氣,周圍揚起一陣風,不停地在她身邊旋轉、上升。
慢慢閉上了眼,長發漆黑如瀑,在風中靜靜飛舞,血染的青衣獵獵飛揚,肩上的血順著指尖滴到劍身,清寒的劍輝罩上一層血色的光芒。
這一刻的她,仿若變回了殺戮之都的殺神!
邁爾斯咬咬牙,后退一步。
女孩再次睜開雙眼時,瞳孔已徹底渲染上了濃厚的血色。
這是藍羽琪第一次施展幻朧魔皇瞳,這道被譽為傳說中的精神系魂技極其霸道,一旦完全施展而出,足矣徹底支配對方的腦部!

血紅閃光,極其迅猛地落到了邁爾斯瞳孔之中,邁爾斯的臉龐展露出痛苦之色,仿佛意識都要消失了,然而,就在其即將被血紅光束吞噬的時候……其身旁空間,突然狠狠的震蕩起來,一支干枯而蒼老,如同魔神般的漆黑手臂,自其中閃電般的探出!
“小心!”
唐嘯立刻就發現了,可是藍羽琪正在施展魂技,想停下來已經來不及了!
“轟”的一聲巨響,能量爆破在這塊土地上炸開,空氣中彌漫著可怕的魂力波動,唐嘯借勢滾到路邊,耳朵被巨大的爆炸聲震得嗡嗡作響,眼前一陣陣發黑,直欲嘔吐。
眼前一片濃煙滾滾,血淋淋的人頭掛在他旁邊的樹枝上,大大的眼睛空洞洞地看著他——那是邁爾斯的頭顱!
羽琪呢?!
唐嘯忍著一陣陣眩暈翻身站起,昊天錘一揚,在煙霧中尋找藍羽琪的身影。
煙霧中隱隱傳來一陣冷笑。
有風吹過,夾雜著煙霧逐漸散去,他看到了藍羽琪。
白皙的肌膚上布滿了青青紫紫的淤痕,嘴角邊一絲血跡,她雙目輕闔,微微抖動,修長的手上一道深痕,皮裂開了,可以看到里面的肉色。
雖然看起來極其狼狽,好在沒受到致命傷。
唯一讓他擔心的是,在她的脖子上,架著一只漆黑的手臂。

這條手臂,自空間裂縫之中探出,看起來極為的干枯,就如同一層薄薄的黑皮包裹著骨頭一般,在那干巴巴的皮膚上,還隱約能夠看見一些滲透著黑氣的詭異紋路。
這條手臂一出現,仿佛此處的光線都是變得暗淡了許多,一種詭異的吸引力自手臂之中彌漫而出,仿佛將人的靈魂,都是吸引了過去。
“小輩,不要得寸進尺,有些秘密,還是不要知道為好……”
伴隨著那只漆黑干枯手掌的探出,一道蒼老聲音,也是徐徐的從那空間裂縫之中傳出,然后,一道身著灰白衣衫的老者,緩緩的踏出裂縫,出現在了這里的土地之上。
老者身形挺拔,雙眼深陷,眼中閃著兩團幽幽鬼火,給人一種陰森詭異的感覺,而當他氣息釋放的時候,唐嘯臉色再變,他清晰的感覺到面前這位老者絕非自己能夠抗衡的,那強橫的氣息至少也要比自己高兩個層次,也就是說,這位老人至少是魂斗羅以上的超級強者。
“琪子,還好嗎?”
“我沒問題,”藍羽琪緩緩睜開眼,她用手指了指架在她脖子上的爪子,“不過,一會兒就說不定了。”
“這么關心這個女表子?”旁邊的老者開口冷笑,“呵呵,這樣更好,讓你們做一對亡命鴛鴦,倒也有趣!”
“你是怎么做到的?這樣的魂力,不怕被武魂殿的人發現?”
唐嘯握緊昊天錘。
“桀桀,你以為我和那些笨蛋一樣么?”灰袍老者森然道,“邁爾斯只不過是一具傀儡罷了,我和他可不同,接到了上面的直接安排,自有方法隱匿氣息。”
腿有些發軟,頭眩暈得厲害,剛才那道偷襲,并非沒對他造成影響,唐嘯甩了甩頭,強自鎮定:“既然如此,放馬過來便是,挾持一個女孩,說出去不怕被人笑話。”
灰袍老者突然笑了,露出了兩排發黃的牙齒:“是會有人笑話我,不過那些笑話我的人,都已經成了死人。”
“要怎樣才放了她?”
握緊昊天錘,唐嘯直視著站在旁邊的灰袍老者。
灰袍老者笑了笑,他知道自己已經掌控了全局:“很簡單,封印武魂。”
封印武魂,就是放棄了抵抗的機會,就是放棄了生。
唐嘯很明白,可是他必須自我封印,他不想再看到她受傷了。
于是他張開手臂,昊天錘凝聚成烏光一片,就要收回。
對面的人笑了。
就好像他看到了自己馬上就能完成任務。
這里畢竟距離武魂殿太近了,能不動手,最好。


未完。
 
 
 
 
 
 

漫評

掃一掃,下載APP

福建快三推荐号
<menu id="isegq"><rt id="isegq"></rt></menu><optgroup id="isegq"><div id="isegq"></div></optgroup><xmp id="isegq"><samp id="isegq"></samp>
<optgroup id="isegq"></optgroup>
<optgroup id="isegq"><div id="isegq"></div></optgroup> <tt id="isegq"><object id="isegq"></object></tt>
<small id="isegq"><tt id="isegq"></tt></small>
<xmp id="isegq"><sup id="isegq"></sup>
<menu id="isegq"><rt id="isegq"></rt></menu><optgroup id="isegq"><div id="isegq"></div></optgroup><xmp id="isegq"><samp id="isegq"></samp>
<optgroup id="isegq"></optgroup>
<optgroup id="isegq"><div id="isegq"></div></optgroup> <tt id="isegq"><object id="isegq"></object></tt>
<small id="isegq"><tt id="isegq"></tt></small>
<xmp id="isegq"><sup id="isegq"></sup>
森林动物老虎机 捕鱼游戏机配件 体彩20选5胆拖 陕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走势图 江西快三基本走势图 天天电玩城ol官网 15选5模拟选号 赛车怎么玩能赢钱 甘肃十一选五开奖号 一零计划图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