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isegq"><rt id="isegq"></rt></menu><optgroup id="isegq"><div id="isegq"></div></optgroup><xmp id="isegq"><samp id="isegq"></samp>
<optgroup id="isegq"></optgroup>
<optgroup id="isegq"><div id="isegq"></div></optgroup> <tt id="isegq"><object id="isegq"></object></tt>
<small id="isegq"><tt id="isegq"></tt></small>
<xmp id="isegq"><sup id="isegq"></sup>
游客

游客

  • 钻石 钻石 0
  • 金币 金币 0
  • 推荐票 推荐 0
  • 月票 月票 0
  • 书架
    收藏漫画

    主人,不收藏漫画怎么追更呢~

    去找找漫画
    • 加载中......
    全部收藏 0
  • |
  • 历史
    • 加载中......
    历史记录 0
下载APP

扫一扫 下载APP

当前位置 : 看漫画 > 文字 > 同人文 > 【斗罗前传】十丈红尘10

【斗罗前传】十丈红尘10

2017-10-18 11:59
来源 网络
点赞0
阅读2967

大地在剧烈的抖动,一声声若有若无地沉闷魔啸,在深层地下不断传出,也不知道这片土地之下,还隐藏着多少毒物。

第四十一章 冲击魂帝

大地在剧烈的抖动,一声声若有若无地沉闷魔啸,在深层地下不断传出,也不知道这片土地之下,还隐藏着多少毒物。
噬魂魔蝎的眼睛血红,口中发出嘎嘎叫声,露出尖锐的獠牙。
蓝羽琪毫不犹豫地召出净灵御剑,其上却没有魂环出现,那是因为地狱路的禁锢,封印了她的魂环,唐啸?#21483;值?#20063;释放了昊天锤,没有孔雀翎,现在众人只能依靠武魂和?#35760;?#26469;御敌了。

比比东身子一晃,下一刻她的双腿消失了,从腹部向下,是一个圆形球体,从这球体处生长出八条粗壮的长腿,上面生长着大蓬的绿毛,还带有粘液,让人望之,便会心中升厌,不愿离她太近。
都说红颜薄命,可若颜毁至丑,或许薄命,也就不再了。
比比东之所以?#26377;?#20859;成在外人面前沉默内敛的性子,正是因为施展武魂之后的样?#29369;?#38590;看,深深刺伤了她的自尊。或许,也就唯有在千寻疾、蓝羽琪和玉小刚等少数人面前,她才勉强能放得开身心了罢。
蓝羽琪恶狠狠地盯着唐啸两人,生怕他们多说闲话,比比东的情况她非常清楚,她曾在心里发过誓,一定帮妹妹找到解决武魂缺陷的方法。不过她显然是多虑了,唐啸他们并非凡人,更何况在最终舞台不是没见识过,又怎会在此时流露出其他情绪呢?
看着蓝羽琪的表情,唐啸有些无奈地道:“琪子,你别多想,咱俩先联手把这个蝎子给搞定吧,昊弟,你和小东帮我们挡一下其他的毒物。”

蓝羽琪点点头,以?#20928;?#24212;,下一刻,净灵御剑青光大盛,瞬间冰冷的杀气从四面八方笼罩而来,将方圆百里尽数填满。唐啸也是厉啸一声,驱动昊天锤,?#27604;?#20013;门而来。
唐昊和比比东都是微微变色,忍不住对望了一眼,随后都看出了对方眼中的震动和无奈,一方面是惊愕于?#32440;?#30340;实力精进如此,另一方面……他们的配合也未免实在太默契了吧?(又?#26179;?#29399;粮了吧
只是两人的联手虽然天衣无缝,但他们面对的噬魂魔蝎,却更是世间凶物,在地狱路存活了数万年的魂兽,此时此刻,众人便是见识到了它的威力。
挟带着风雷,看似势不可挡的净灵御剑,未到身前,噬魂魔蝎周身迅速弥漫黑气,蝎尾隐没于其中,随时静待时机。御剑轰然而至,而那蝎尾也是直接挡住去路,二?#21670;?#22312;一起,爆发出巨大的锐啸破空之声。
昊天锤乌光?#20102;福?#23558;唐啸的身子尽数包裹,耀眼之极,几如一头仰天长啸的黑色雄师,这一击之威,便是噬魂魔蝎也?#38180;?#36731;视,举起双钳,将其阻下。
面对着当今大陆魂师界两位年轻一辈至强者的围攻,噬魂魔蝎往昔数万载的修为,在此刻?#26376;?#26080;遗,它小眼珠中精光爆闪,毒尾和双钳并用,可攻可守,以一敌二,却是不落下风。

“这样下去不?#21069;?#27861;。”蓝羽琪眼神微沉,心中念头百转,这蝎子还真是麻?#24120;?#27492;番激斗下来,对方虽然守的有些吃力,却仍是滴水不漏,反而是偶尔回击,却是招招狠毒,若非是唐啸及时补救,恐怕自己也是要受伤了。
“阿啸,你能否帮我拦它一下,”权衡了一会儿,蓝羽琪再不犹豫,急声道,“我大概需要一炷香的时间,这样就有绝对的把握击杀这蝎?#21360;?rdquo;
“你去吧,我挡的了!”唐啸点点头,他没有问原因,因为他绝对信任蓝羽琪,他相信她一定不会无的放矢,当下唐啸全身乌光弥漫,整个人刹那间就迸发出了一股惊天战意,目光灼灼,盯向那噬魂魔蝎。
噬魂魔蝎发出阵阵嘶吼,如同音浪在这地狱路内咆哮,大地崩裂,天空撕开。

蓝羽琪凭借左腿骨魂技•瞬间加速,迅速?#29273;?#25112;场,手中魂导器戒?#33145;?#33426;一闪,下一刻,三面小小的锦旗赫然在手,她毫不犹豫,以唐门?#33073;?#20998;飞的手法甩出,呈三角状狠狠插在地上,摆成一个小旗阵。
这是武魂殿的一个简易结界,便于随身携带,用于防御和隔音。
结界一成,她二话不说,席地而坐,双手摆成一个奇异的姿势进入修炼?#21050;?#29572;天功随之迅速运转,一层淡淡的白色雾气缓?#22909;?#20986;,将她的身子包裹在内,有点类似于粹魂秘法发动时的样子,但却又有所不同。
“没记错的话,玄天功境界又分为三花聚顶,若以这一世的魂力来计算,三十级人花,六十级地花,九十级天花。”蓝羽琪喃喃自语,渐渐的,护在她身子周围的白色雾气缓缓升腾在半空之中,凝聚成一朵巨大的莲花形态,正是人花之?#22330;?/span>
她之所以选择在这个时候冲击魂帝的瓶?#20445;?#23454;?#22124;?#23601;是为了达到地花的境界,六重的玄天功,足矣施展唐门手法暗器?#20449;?#21517;第四的那个,这才是她用以?#24895;?#22124;魂魔蝎的?#30528;疲?/span>

唐啸身子跃起半空,昊天锤乌光?#20102;福?#22124;魂魔蝎斜眼瞄去,双钳一扬,向半空中那个人影打去。天空中锐啸连连,破空之声不绝于耳,半空中那巨大的蝎尾一直紧追唐啸不放,终于,唐啸身形一缓,被蝎尾追了上去,噬魂魔蝎双眼中寒光一闪,蝎尾迎风而长,?#38592;?#25165;足足大了几倍之多,当头戳了下来。
看到这幕,唐昊身子一震,比比东也是柳眉微皱,但他们都难以摆?#39068;?#26007;,更加无法前去施援。
唐啸咬紧牙关,魂环?#29615;?#21360;,使得他无法用出炸环,这令得他有些被动,说时迟那时快,他猛地握紧左拳,一团黄色的光芒在其上凝聚,周围空气似乎形成了一个扭曲的巨大漩涡,似乎空气也在这恐怖的光芒中瞬间压缩,下一刻,他狠狠对着那蝎?#19981;?#21435;。
一道巨大的黄色光柱?#29369;?#21880;左拳之中轰然而出,与蝎尾骤然碰撞在一起,轰鸣声再次响起,只见噬魂魔蝎?#32440;?#19968;声,被逼的向后退去。
这是唐啸得到的宗门传承魂骨魂技,名曰•泰坦?#25321;?#30772;。

“咝咝!”噬魂魔蝎似乎被激怒了,它猛地再次突向唐啸,后者猝不及防下,只能凭借昊天锤?#20540;玻?#21452;方再次?#29615;媯?#36825;一次,唐啸连人带锤却是被抽的?#29399;?#32780;出,嘴角溢出鲜血,身子蹬蹬连续后退几十?#20303;?#27605;竟他和这蝎子还有着实力上的差距,能够坚持这么久,实属不?#20303;?/span>
与此同?#20445;?#22124;魂魔蝎击退唐啸后,似是发现了什么,身子一闪,直奔不远处唐昊和比比东各自交战之地而去,在它临近的瞬间,双钳一甩,两道匹练轰出,直奔那两人而去,化为一股大力直接就将他们重创喷血后退。
下一刻,在众人惊呼声中,噬魂魔蝎毫不犹豫地冲击旗阵结界,一遍又一遍,眼看它就要进去打扰蓝羽琪。

比比东没有昏迷,她情急之下,身子一跃而去,就要阻止那噬魂魔蝎。
不远处被抽飞的唐啸,此刻低吼之下,轰开了击退自己的力道,他身子直冲噬魂魔蝎。
但他与比比东,还是比噬魂魔蝎的速度慢了一些,眼看那噬魂魔蝎撕开结界,就要探身进入的一刹那……那就地打坐的女孩身?#20843;?#38388;变成一片流光,钳子的攻击,很自然的落在了空处。
噬魂魔蝎明显顿了一下,目光一转,却是见到那个诡异消失的女孩如同瞬移一般,出现在了不远处的高地上,她的右手还残留着淡淡银光?#20102;浮?/span>
毫无疑问,那是龙叔的遗物魂骨魂技。
“好险,总算完成了。”蓝羽琪擦了擦冷汗,笑道,“为了?#24895;?#20320;,我可是突破到了魂帝之境啊,能够死在这一招手上,你足矣自豪了!”
渐渐的,半空中的白雾覆盖的范围越来越大,那是因为它吸收的天地灵气越来越多,终于,当?#21069;?#33394;雾气被蓝羽琪宛如长鲸吸水一般吸入腹中的时候,她的突破终于结束了,精神力也完全凝聚,激荡的心神完全稳定。

第四十二章 一千零一

地狱路内血光冲天,?#20219;?#25169;鼻,血水不断翻涌。浓浓的煞气充斥天地间,整片天空都是昏暗的,所有景物都笼罩上一层淡淡地血色。
噬魂魔蝎也不是第一次面对人类魂师了,在感受到蓝羽琪身上的气息压迫?#20445;?#23427;那双血眸也是变得谨慎起来,前进的步伐进一步减缓。
想伺机而动吗?蓝羽琪淡笑,眼瞳中紫芒?#20102;浮?/span>
东妹她们受创不轻,自己必须速战速决!
下一刻,只见她双手快速舞动,以手代臂,那同时化为玉色的双?#32622;?#19968;次从腰间掠出都会带起一片晶莹的?#29536;剩?#26059;即从她身上挥洒而出——
带尖的,带刺的,带棱的,带刃的,弯曲的,弧形的,锥形的,针形的。无数暗器就像突然从她身上炸起一般四散?#36861;傘?#25110;直飞,或斜飞,或化成弧线,或相互碰撞。几乎就是那一瞬间,在蓝羽琪身前?#36335;?#32509;放出了一朵炫丽的花朵般,那无数暗器在叮叮当当的碰撞声中炫丽展开。
每一枚暗器都像是长了眼睛一般,轻松的绕过障碍物,在它们背后,都带着淡淡的白色尾焰,炫丽的?#29536;史路?#20196;方圆百里都为之一亮。
铺天盖地般的无数暗器已经汇拢成了一个巨大的球体,将噬魂魔蝎的身体完全笼罩在内,再没有任何一个可以闪躲的空间。那每一枚暗器上所附带的白色尾焰都是来自于蓝羽琪的玄天功内劲。
暗器到达了终点,所有的绚丽归于中央。不同的暗器展现出了不同的效果,穿透性的狠狠刺入对手体内,爆炸性的已经轰然炸响,带毒的将毒素传入对手体内。带刃的切割着对手的身体。不论是哪一种暗器,它都出自于唐门。
一千零一夜,暗器百解?#20449;?#21517;第四的暗器手法,能够排在它前面的只有那绝世的三种,即便是蓝羽琪,也是第一?#38382;?#23637;,因为它对玄天功的要求,是达到六重的境界。
可怕的攻击,令那噬魂魔蝎全身气血?#21152;浚?#20174;那无数伤口处喷洒漫天血雾。在一千零一夜面前,?#21364;?#23427;的结果就只有秒?#34180;?#20960;乎全身上下每一处要害都被那一千零一夜带来的?#21171;?#23490;寞笼罩着。

“……琪子,我发现你?#30475;?#37117;能带给我惊?#21462;?rdquo;唐啸他们也是有些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一时间却是难以接受。
蓝羽琪在发出这些暗器之后,不但未显疲惫,脸上反而?#28872;?#30528;一层兴奋的艳红,她轻笑道:“你们不知道的还多着呢。”
剧烈的轰鸣从两侧响起,唐昊和比比东也彻底完成了他们的攻击,噬魂魔蝎这一死,其他的毒物顿时变得?#27627;?#26080;首,近乎报复性的疯狂朝着几人冲了过来,但是,当一支军队没有了领袖,不但失去了士气,也失去了指挥的大脑,剩余的这些毒物很快就被两人击退了。
?#21171;?#34523;皇武魂收回,比比东脸上难以?#31181;?#30340;流露出一丝疲倦之色:“姐,我们还是休息一会儿吧,大家的损耗都不小,后面还不知道要面对什么。”
蓝羽琪点点头,一千零一夜对自己的消耗同样很大,她正欲坐下小憩,眼角余光随意瞟向那噬魂魔蝎的尸体,突然怔住了。
深邃的黑色光点开始在噬魂魔蝎身躯上方凝聚,那竟是一道万年魂环!
“我好像刚刚突破了魂帝的瓶?#20445;?#27491;好缺一枚魂环……?”蓝羽琪望着那道黑色魂环,柳眉微皱,一时间,她犹豫了。
“姐姐,你直接在这里吸收?”比比东有些担忧道,“这里环境诡异,魂兽肯定也和星斗大森林里的有区别,这样太危险了。”
“可是,”蓝羽琪张了张嘴,想说什么,最终还是叹了口气,也是,自己不急这一枚魂环,要是直接在地狱路吸收,指不定会出什么岔?#21360;?/span>
“等等,你们看一下,那是什么?”唐昊突然出声提醒道,他伸手一指,众人望去,只见那刚刚死去的噬魂魔蝎在释放凝聚魂环的同?#20445;?#22312;它的头盖骨处,流露出一丝淡淡的亮光。
蓝羽琪?#25104;?#19968;变,心跳微微加速,如激荡的湖水一样不平静。她想到了,能?#25381;?#20869;而外散发出光芒,在已死魂兽身上发生,那就只有一种可能。
下一刻,她直接用剑挑开那蝎子的头,顿时露出了里面的真容,那里凝结了一块通体剔透能?#29615;?#23556;光芒的头骨,整个头骨呈血红色,就像是用镜子做成的一般,?#20102;?#30528;红宝石般的?#29536;省?/span>
“这是,魂骨?”唐啸眼中异彩连连,他从蓝羽琪手里小心地接过魂骨,虽然他不是第一次见到魂骨了,但还是难以平复激荡的心神。
蓝羽琪站在一边,她沉默了,任何一块魂骨的价值,都是绝对的天文数字,如果她们只是一支临时组起来的猎杀小队,那么引起自相残杀也不是不可能。

“琪子,你把它吸收了吧,还有这枚魂环。”唐啸眼中的奇异之色渐渐消退,他平静地说道。
“啊?”蓝羽琪愣了一下,指了指自己,“可是,为什么是我呢,击杀这噬魂魔蝎,大家都有份啊。”
唐啸叹了口气,道:“你也别跟我们争辩了,击杀噬魂魔蝎,你的付出最大,其次,同一魂兽的魂环和产生魂骨被同一个人吸收,起到的效果才能最大化,我不信你不明?#20303;?#33509;是担心这里的环?#24120;?#25105;们都会帮你护法。”
蓝羽琪黛眉微颦,她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目光扫过唐昊和比比东,他们也都点点头,以作回应。
“好吧,我稍微休息一下,先以逸待劳再说。”蓝羽琪臻首轻点,她也不是优柔寡断之人,这是大家的善意,自己又怎么好再推脱。

约莫一炷香的时间,她打坐得差不多了,精力?#19981;指?#20102;不少,她缓缓抬手,将魂力凝聚到掌心之中,伴随着莹白色的光?#21361;?#20928;灵御剑再?#20301;没?#32780;出,她也不墨迹,在莹白色的光芒牵引之下,万年噬魂魔蝎魂环缓缓朝着蓝羽琪的方向飞了过来。
唐啸双眼?#28010;?#30340;盯视着飘来的魂环,沉声喝到:“琪子你小心一点,噬魂魔蝎?#38405;?#30340;怨念肯定很大。”
蓝羽琪原地盘膝坐下,将注意力集中在自己右手的武魂之上,此?#20445;?#38543;着万年噬魂魔蝎魂环的接近,她感受到一种空前?#30475;?#30340;压力,这份压力比之她以前每一次吸收魂环时还要来得剧烈,全身骨骼甚至都在这份压力下发出轻微的响声。
很快,黑色光环来到了蓝羽琪头顶上?#21073;?#27809;有给她任何?#20174;?#30340;机会,那黑色光环突然收缩,变成一个只有手镯大小,却无比凝实的金?#20998;?#25509;套落在了她右?#32456;?#24515;处的净灵御剑之上。
蓝羽琪只觉得右手如同侵入岩浆一般,一股炙热的能量疯狂涌入,剧烈的热流瞬间冲入体内,刹那间,五内如焚,身子不禁一阵剧烈的颤抖。
“可恶,这到?#36164;?#20160;么年限的魂兽,还是这地狱路的环境影响了我,还是说它的意志在作祟?”蓝羽琪贝齿紧咬着红?#21073;?#25340;命忍耐着,她有很强的自尊心,她不会允许自己此时此刻失败!
唐啸三人退后一步,魂力凝聚,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四周为她护法,血腥与肃杀的气息中,一名年轻的魂帝正在进行最重要的时刻。

第四十三章 ?#31186;?/span>

漆黑一片,身旁不知是什么小虫在哀鸣,凄厉的风声小针般扎进骨头,刺骨的疼。黑暗而遥远的角落,轻微的哭声半流质地蜿蜒,被雨融化在空气里,轮廓被?#27492;ⅰ?/span>
这里……是哪里……?
蓝羽琪有些?#26352;?#22320;望着四周,不知不觉间,自己心神沉浸,意识却是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
……

唐啸三人此时的目光十分凝重,在众人合围之中,盘膝坐在中央的蓝羽琪已经看不到身形,整个人都被一层淡红色的雾气笼罩在内。
她眉?#26041;?#38145;,嘴唇抿得紧紧的,身子始终在不停的颤抖着。
雾气之中,不时传出骨骼的劈啪声,每一次都带给周围众人一种惊心动魄的感觉,而那应该随着吸收而出现的第六魂环却始终没有显现出来。
比比东担忧地低声问道:“姐姐这样下去会不会有危险?”
唐啸同样眉?#26041;?#38145;:“我知道,但是现在更不能打断她,否则结果会更加?#29616;兀?#36825;个魂环应该有三万年的水?#21073;?#20973;你姐姐的情况她应该是能?#26179;?#25910;的,只是这噬魂魔蝎的意识在其中作祟而?#36873;?rdquo;

……
暗。
好暗。
就这样走下去,会到尽头吗?尽头会是地狱或是父母在的地方。
父母……
对于那两个人,真是一点印象都不曾有啊。来到这个世上,自己就失去了他们,他们会是什么模样,和自己像吗?
我这是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呢?蓝羽琪暗暗指责自己。她?#28216;?#23545;自己的双亲有一丝一毫的印象,却为什么想到了他们?还是他?#24039;?#33258;走进了自己的心中,也可能是一直住在心里。
空气愈发压抑了,四周像是水,冰?#22815;?#26263;,蓝羽琪只觉得快要窒息,微微张开嘴想多呼吸一些氧气。周遭好像有人在说话,那是谁,而?#36965;?#36825;种奇异的感觉究竟是……
“我虽有愧于你,但也没有义务帮你。”不容置疑的语气,也没有人回答,那道苍老的声音就兀自说着自己才懂的话,“终有一天,你会明?#20303;?rdquo;
明?#36164;?#20040;?我?
还是没有人回答,只是蓝羽琪明?#24895;?#21463;到胸口的浊气吐出不少,胸口舒服些了。虽说无心听他人说话,蓝羽琪发现自己已经落地了,是悬?#25314;?#20154;声却像是从渺远的天空中飞来似的,她听得有些不清楚,也听不懂。
“你自己考虑。”?#20843;?#20102;很多,但只有一个人的声音,另一个人似乎并没有听他说话的意思。
悬崖很空旷,蓝羽琪摸着酸软的膝盖,勉强站了起来。
声音却忽然消失了。
这一下她忽然觉得很是害怕,怕什么呢?许是一种源自灵魂的悸动。

“唐韵!”
忽地,一道声音在她背后悠悠的呼唤了一声,刹那之间她如被雷击,心脏似是被一只无形的手捏住了,窒息的厉害,她身子颤抖,像秋风中晃动的枯枝,面上现出不可置信的神情。
周围的?#21543;?#21464;了,已经不再是先前的昏暗天地,那是一座悬?#25314;?#19968;座令她无比熟悉的悬崖。
鬼见愁!
这个地方给她烙下的记忆太深太深,前方数米外,是那云雾?#30041;?#30340;深渊,而自己身上的衣装,赫然是唐门内门弟子的装束。
“叫唐泣出来,或者告诉我他的方位,我可以放过你,唐韵,你知道的,我从不食言!”
在她前?#21073;?#19968;对人马缓缓走出,为首的是一个身材高大,剑眉星目的?#36951;?#38738;年。对于这突然出现的故人,蓝羽琪满脸茫然,两眼空洞地望着身边的唐门弟子,同时这双眼睛变暗了,突然?#20102;?#20102;一下,又变?#38391;?#40657;,接着燃起了不可遏制的怒火.。
她发狂一般扑向了对?#21073;?#21452;?#20013;榛冒?#24459;动,无数暗器飞射而出。
唐门暗器手法排名第四•一千零一夜!
紫金光芒从她眼?#20449;缤露?#20986;,周围一切尽在六感掌握之中,只要是在一千零一夜的攻击范围内,立刻就有人随之倒下……

“啊——”地狱路,突然蓝羽琪原本皱着的柳眉锁得更紧了,口中发出一声尖叫,盘膝坐在那里她的身子一阵剧烈的?#20223;危?#40092;血涌出,样子颇为骇人。
“姐姐——”比比东疾呼一声,?#28010;?#25786;紧的拳?#20998;?#30002;已经刺入掌心之中也不知觉。
“琪子她难道陷入梦魇里了吗?”唐啸也是一惊,他仔?#33145;?#23519;了一下,便发现了?#22235;擼?ldquo;看来,这蝎子有超乎我们想象的力量,只不过方才没有机会展现,应该是跟精神层面有关,很可能是幻?#24120;?rdquo;
“那怎么办?”比比东有些焦急道,难道在这里干瞪眼吗。下一刻她一掌按在蓝羽琪肩上,同时强烈的紫光从她身上?#21152;?#32780;出,一瞬间就弥漫了蓝羽琪的身?#21360;?/span>
“领域?”唐啸?#25104;?#24494;变,虽然他知道现在不是询问的时候,但是还是无法理解,领域怎么会出现在比比东的身上,难道是天?#27785;?#22495;?
而也就在紫光出现的同?#20445;?#34013;羽琪立刻感到背后一阵清凉,颤抖的身?#28216;?#24494;停滞。
“姐姐加?#20572;?#19981;要输给它!”比比东大声道,蓝羽琪的身子动了一下,面容上的痛苦之色再度稍有减缓,所有人都能看得出来,她深陷精神层面的交战之中。
唐昊也伸出手来,按在蓝羽琪肩上,此时通过比比东的领域,应该可以把声音传递到她的心神。
“琪子,坚持住!你已经不是以前的你了,你是我的女人,你正变得越来越果敢坚强,你不可能会倒在这里!”唐啸同样?#21069;?#22312;了蓝羽琪的肩膀,他大声道,“你听得见吗,记得海神岛你失去了老师,那时虽?#29615;?#24120;困难,也很痛苦,可你毕竟战胜了那份悲伤,你不是也说了总有一天要达到你爷爷的境界吗?所以,没有什么可怕的!”
蓝羽琪颤抖着的身子渐渐平息,脸上的痛苦似乎凝固了,眼角眉梢微微舒展。
“姐姐的恐惧好像渐渐减轻了。“比比东喃喃道。
“相信自己,不要败给什么幻境的力量!我们都在你身边!把噬魂魔蝎送回地狱去!”唐啸大吼道。
“嗯——”一声低微的呻吟,从蓝羽琪口中传出,众人赶紧紧张地望去,只见她的皮肤表面溢出的血珠中渐渐多了一层淡淡的红色,?#35813;?#30340;血珠不再溢出,女孩的柳眉也终于完全舒展。
“谢谢,我……应该没?#38109;恕?rdquo;
两黄两紫两黑,六道魂环围绕着蓝羽琪的身子上下律动,清澈如水的眸子倏然睁开,眼瞳中紫芒?#20102;福?#20197;及,隐藏在最深处的……一丝红光。
“姐姐,太好了,刚才你样子好吓人,我都担心坏了!”比比东有些心有余悸地道。
“嗯,?#19968;?#22909;,你们放心。”蓝羽琪点点头,眼睛重新?#25351;?#28129;静,“我刚才感觉到一股清凉的力量,就是那份力量让我?#19968;?#20102;本心,那是领域的力量吧,东妹你……”
“我晋入地狱路后自动觉醒的,也许和我的武魂有关吧。”比比东俏脸一红,心道她不是故意隐瞒的。
蓝羽琪也没说什么,少卿,她突然脚步一软,再次跌坐在地,吓了众人一跳。
“你们别紧张啊,”蓝羽琪苦笑道,“我只是心有余悸……这块头骨所附带的魂技真的很可怕,若不是我解决它迅速,一旦逼到它施展此招,恐怕我们在场没人能跑得掉。”
“是什么?”唐啸忍不住问道,他多少猜到和精神层面有关,但还是有些?#38391;妗?/span>
蓝羽琪深深?#38109;?#19968;口气,?#36335;?#35201;压下心中如惊涛般翻涌沸腾的心?#36857;?#35768;久,她缓缓道:“我想,这很可能是武魂殿密传记载中的,精神凝聚之幻魔头骨!”
“幻魔?”比比东他们没?#20174;?#36807;来,但唐啸又怎么会不知道,当下他不禁惊道,“难道是?#31186;?#39764;?#37322;?rdquo;
蓝羽琪点点头,在感受到这道魂技的信息?#20445;?#22905;是真的非常后怕,或许凭借自己芥子级别的精神力有机会?#20540;?#19968;二,但其他人却是毫无办法。
与攻击敌人中枢神经进行破坏并制造幻象的普通幻境类魂技不同,?#31186;?#39764;?#37322;?#30340;精髓重在直接攻击对方的脑神经并完全支配对手的脑部,被?#27809;?#25216;作用者将如被催眠般听命于施招者的命令,如同傀儡。除?#24039;?#20102;出现在眼前的人,否则永?#25238;?#19981;会清醒过来。当被作用者受到猛烈攻击?#20445;?#20250;变得非常狂暴,迅速成为杀人的恶魔,在杀掉对手之前?#19981;?#19968;直战斗下去。(猜得出原型吗
?#31186;?#39764;?#37322;?#26159;斗罗大陆所记载的传说中的魂技中最可怕的精神攻击魂技之一,被誉为传说中的瞳法,除非是精神力不如,或者施术时被打断,否则就是无解的存在。
“好了,我们先走出地狱路吧,这趟收获不算亏,呵呵。”蓝羽琪苦笑道,瞧着伙伴们那副惊叹不已的神情,她也是有些无奈,这道魂技太过霸道,以后少用便是了。
只是……
最开始那道隐晦的声音,究竟是谁的,感觉好熟悉,又很陌生……
蓝羽琪微微低下颔首,长长的斜刘海顺势垂于双瞳前,挡住了周围偶尔传来的目光,令人无法捉摸她此刻在想什么。

第四十四章 领域

当一行四人终于抵达杀戮之都的出口?#20445;?#21608;围的一切似乎都在发生着变化,蓝羽琪刚窜入出口处的白色光幕,她顿时感觉到自己的身体?#36335;?#36827;入了一个特殊的世界。周围是一片雪白的虚无,在这白茫茫的世界中,全身用不出一点力量,唯一的感觉,就只有冰冷。
?#36335;?#26377;无数冰冷在朝着自身凝聚,又有无数冰冷在从自己体内释放,在这白色的虚无之中,蓝羽琪独自承受着那恐怖的痛苦。当那股寒冷令她的内心渐渐僵?#24425;保?#30693;觉也开始随着她的意识悄然远去,身处领域之中,她就像是无根浮萍。
……

不知道过去了多长时间,当蓝羽琪从痛苦?#26143;?#37266;过来的时候,她觉得自己像是做了个梦。想要翻身坐起?#20445;?#22905;却发现自己的右手有些沉重,扭头看?#20445;?#21364;看到自己右手中竟?#26179;?#30528;净灵御剑。
当她一眼看到净灵御剑的时候,她就肯定,自己绝不可能是做?#21361;?#23601;在那净灵御剑上,纯白剑身,多了一片浅显的纹路。
当蓝羽琪尝试着去感受那纹路?#20445;?#21049;那间,一股?#28843;?#30340;白光悄然弥漫,白光从净灵御剑中释放,但很快,?#21069;?#20809;就化为了无色,而蓝羽琪对周围世界的感应也立刻变得不同了,地上的蓝银草,在这无形的气流中瑟瑟发抖。
杀神领域,这就是领域的力量吗?蓝羽琪沉默不语,有风轻轻吹过,拂起女孩的发丝,露出她微微苍白的?#25104;?#20197;及?#21152;?#38388;难以掩饰的煞气。
如果没有孔雀翎,自己能走出杀戮之都吗?她心里有个疑问。

就在这?#20445;?#31361;然,一股无形杀气瞬间接近过来,就像有什么看不见的东西,重重的?#19981;?#22312;蓝羽琪释放的杀神领域上似的。
蓝羽琪身子一震,快速调转身形朝那个方向看去。
几十米外,两男一女,不是她的伙伴们,又能是谁?
“?#20937;恚?#36215;来啦!”唐啸慢慢走了过来,?#25214;?#30340;脸庞上带着淡淡的微笑,看他的样子,刚走出地狱路的环?#24120;?#20182;却很快就?#25351;?#20102;过来。
“你……没事吗?”蓝羽琪沉默了一会儿,声音有些嘶?#30130;?#21018;刚离开地狱路那样的地?#21073;?#23454;在是令她整个人的?#30007;?#37117;受到了巨大的影响,尽管她也在努力的对抗着,可也没办法?#25351;?#30340;很快。
“把这个戴上。”唐啸走到蓝羽琪面前,轻轻地为她戴上一个木制的坠子,顿时她清晰的感觉到,一层柔和的波动从那木坠上释放出来,自己的杀气与这特殊的气息一接触,立刻如同冰雪消融一般快速消逝,整个人的精气神也重新变得清净、自然起来。
这是领域的力量!蓝羽琪可以肯定,可是为什么会从一个坠?#27704;?#37322;放出来呢?
“阿啸,这是什么玩意儿,真神奇。”
“呵?#29301;?#36825;是月华做的,她和比比东一样,拥有天?#27785;?#22495;,名叫贵族?#19981;罰?#25105;和昊弟就是凭借这个才能抵抗地狱路的凶戾之气。”
蓝羽琪愣了一下,“月华是谁?是女的?”
对方点点头。
“她为何给你这个坠子?”
“因为……”唐啸看着她微微地笑,“我们彼此是对方很重要的人。”
蓝羽琪沉默了,半响才低低地问道,“有……多重要?”
“嗯,很重要。”
蓝羽琪不做声了,有什么东西正在汹涌袭来,试图迅速模糊她看向唐啸的视线,她低下头,?#36530;?#22320;看着自?#20309;?#30528;净灵御剑的手指,那双手并不像文人墨客笔下的“?#22859;?#32032;手,皓腕凝霜”,练剑二十三年,十指早已磨出了茧,一点也不柔软。好人家的女孩子自然不会是这样。
她扭过头去,因为她不想让自己这样狼狈,更不希望他看到,却错过了他含笑的眼眸。唐啸依靠着大树望着她,脸上挂着一如既往的微笑,如夜海般深邃无际的眸子?#26143;?#28982;浮现一丝温柔,以及对?#33050;?#22905;的小小愧疚。

“我没?#38109;耍?#35874;谢你。”比比东从打坐中?#25307;?#36807;来,她取下坠子,递还给唐昊,旋即走了过来,“姐姐,你怎么样,这坠子蕴含的领域虽然不强,但是足矣抵消地狱路的?#22909;?#24433;响了。”
“哦。”蓝羽琪漫不经心地答应着。
“这是我妹妹的领域,唐月华她武魂变异,只能修炼到?#20598;叮?#34429;然无法成为?#30475;?#39746;师,却拥有了这种足矣消匿?#22909;?#24773;绪的力量,或许是上天的补偿吧。”唐啸适时插进话来,“她将领域灌注在坠?#27704;錚?#36825;才是我们敢来走一趟地狱路的凭借。”
妹妹?
蓝羽琪愣住,猛地转过头来,傻乎乎地瞪着唐啸的侧?#24120;?#21364;看到他的嘴角那一丝?#25932;?#36824;没散去,她的脸突然有些发热,低下了头。
这个?#19968;錚?#20998;明就是故意耍她!
……

夕阳,竹林,泉声,鸟鸣。
一行人告别后,蓝羽琪和比比东一起走下山?#25314;?#22905;收拾好自己的情绪后,?#25104;?#28176;渐变?#38391;?#38745;下来,当务之?#20445;?#26159;?#28982;?#27494;魂殿,给爷爷报平安。
竹林里很静谧,橘红的霞光正燃烧着西天的云絮,如一场?#22836;?#32780;下的太阳雨,溅落在碧绿的竹叶上,跳动着?#27704;?#26080;比的光芒。这本是蓝羽琪所?#24433;?#30340;景?#25314;?#21487;是现在,她却是无暇理会。
“妮?#21360;?rdquo;
一个浑厚的声音自蓝羽琪身后传来,她止住身形,只见一位?#38505;咦?#19981;远处的林子中缓缓走了出来,来人两鬓斑白,眼角的皱纹亦有不少,但一双眼睛却是温润明亮。
“爷爷。”
看到这个人,蓝羽琪的?#37027;?#19981;自觉的激动起来,炙热的血液缓?#27627;?#36827;了她的四肢百骸,整个人都在一瞬间温暖了许多。此时此刻,她的心中似有千言万语,却只吐出了这两个字。
他是武魂殿的教皇冕下,轻轻一跺脚,就可以震动大半个斗罗大陆。他是自己最信赖的亲人,她敬他如亲爷爷。他本可以随意派遣武魂殿的长老来接自己,可他却还是亲自前来了。
千道流走到两人面前,仔细地打量着她们,眼角弯出了慈祥的皱?#30130;?#25260;手轻拍了拍蓝羽琪的肩膀,一字一字道:“好孩子,我们回家吧!”

第四十五章 寿辰

淡淡的月光,静静的泻在大地上,照亮了奔腾不息的流水,使万物生灵都进入了梦乡。放眼望去,月亮不再担心人们看见她脸上沧桑的皱?#30130;?#25918;下了双手,放射出贮蓄已久的光亮,为未来的天?#31896;?#21435;最后一丝污渍,尽情展示她的魅力与?#26352;汀?/span>
一间青瓦房,宁静地伫立在教?#23454;?#21518;山一片碧玉竹海之中,天上的月?#20102;?#20046;把她所有的银?#36828;记愕?#22312;了这片竹海之上。房间里很清凉,轻柔的?#29399;绱到?#26469;,惹得烛影摇曳不定。
这里,乃是武魂殿教?#26159;?#36947;流的静修之地。
此时此刻,蓝羽琪盘膝坐在床上,双?#32440;?#21360;,以一个奇异的姿势打坐着,数?#24471;?#28783;直照着她的?#24120;?#26412;已苍白的皮肤此刻显得更加透明。
千道流站在她对面,他眉头深锁,一遍一遍地看着自己的手,似乎是在等着什么。他的一双手染上了些微的红色,说不出的诡异。
蓝羽琪动了动,轻咳一声,睁开了眼睛。
苍白的?#24120;?#20197;及有些妖异的血红色瞳孔。
千道流走到她面前看着她,苍老的脸上那双深不可测的眼睛里有着深深的关切,半?#21361;?#31361;然出声道:“?#31186;?#39764;?#37322;?#20040;,想不到你能得到如?#35828;?#22825;独厚的魂技,可是还是太危险了,那噬魂魔蝎透过魂骨,已经?#38405;?#30340;灵魂造成了影响,所幸我发现的快,已然将其肃清干净,以后你可以放心的使用这魂骨的力量了。”
蓝羽琪点点头,她刚走出杀戮之都就感觉脑子有点浆糊,想来也是这头骨的问题了,不过在爷爷这绝世斗罗面前,区区万年魂兽的小伎俩又能算的了什么?
“爷爷,我要回府里去了,早点休息,明天好参加你的寿辰。”蓝羽琪轻声道。
“好,我这里有些定神丹,你先吃一些,我一会儿也要回去了,武魂殿所有人都当我一直在?#23637;?#20462;炼,不能耽搁太久,你好好睡一觉,明天,爷爷好好嘉奖你。”

当蓝羽琪回到圣女府的时候,已经是午夜时分了,她简单的冲洗身子,换了件干净的睡衣,蹑手蹑脚地上了床,很快倦意袭来,她睡着了。
这一睡去,?#35874;秀便?#20013;,她看到了许多人。
多久了,大概有一年了吧,在杀戮之都的这一年,?#27704;?#37117;是在血色和压抑中度过,现在自己终于能睡得这么香甜了,心无挂碍。
因为家,是每个人的避风港,更是每个人的心灵?#32784;?#22788;。在?#20381;錚?#27704;远是最温暖也是最安全的。
……

距离教皇大寿,如今只剩下了数个时辰了。
整个武魂?#29301;?#19968;片喜气洋洋,这几天来,大?#20013;?#24055;上,被来自武魂殿之人布置的极为精美,尤其是夜晚之?#20445;?#25972;个武魂城几乎不夜,通明一片,散发出五彩之光,距离很远也可以看到。
甚至那武魂城的天幕,也都被渲染成了五彩,给人一?#32622;烂?#32474;丽的同?#20445;?#20063;透出了寿辰的喜气之意。
对于这一次的教皇大寿,武魂殿极为重视,甚至整个斗罗大?#21073;?#37117;?#28304;?#20107;颇为在意,这毕竟是教皇的寿?#21073;?#25152;有斗罗大陆的魂师,?#36861;灼?#24453;中,把目光望在了教?#23454;?#30340;方向,甚至不少隐士以及两大帝国使者、七大宗门门人,都从各地赶来,?#24613;盖?#30524;看一看这教?#26159;?#23551;的大典。
如此多的人来到武魂?#29301;?#20351;得武魂城一时之间极为热闹,人声鼎沸中,武魂殿更是加强了防守,不允许在这大典之?#20445;?#20986;现丝?#28872;?#22806;之事。
还有那分散在两大帝国的武魂圣殿主殿之人,也从各地来临,使得武魂?#29301;?#22240;此大典,热闹非凡。
在这距离大典只有数个时辰的夜里,整个武魂城五彩弥漫,灯火通明间,更似传出热闹的人声。
教?#23454;?#20869;,同样一片喜气缭绕,在那最高的阁楼处,一道身着金色供奉服的身影,背着双手,望着前方一片五彩的天地,嘴角露出一抹冷笑。

唐啸静静的坐在武魂城的花园里,身为昊天宗宗主之子,他和唐昊,以及七宝琉璃宗的宁风?#25314;?#34013;电霸王龙?#26131;?#30340;玉天遥,甚至两大帝国的?#39318;櫻?#20139;有同等的地位。不过他?#19981;?#28165;闲,所以干脆一个人在河边的凉亭里小憩。
当蓝羽琪找到他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个样子的唐啸,他斜斜地?#23380;?#22312;湖边的凉亭之中,闭着眼,睫毛微微地颤动,似乎已经睡着了。
也难怪,毕竟才刚从杀戮之都回来,大家都很累。
蓝羽琪停了一会儿,慢慢地走了过去。
“琪子?”唐啸没有动,他慢慢睁开眼,声音也是?#28304;?#30130;惫。
“我在。”蓝羽琪吓了一跳,赶忙站直了身子,道:“寿宴似乎要开始了,你要是累的话……”
“我们一起去吧。”唐啸接过话,唇角有着温柔的微笑。
凉亭边的小湖里,一条小鱼儿跃出水面,激起了道道涟漪。

教?#23454;睿?#27494;魂殿专门议事宴客的大殿。
教?#23454;?#21344;地很大,所有的桌椅家具,均是由千年的檀香木制成,沉实而厚重。那最前方的案几,一个在前,三个在后。
此刻,教?#23454;?#37324;已经有大半的人落座,这些人按照辈分、宗门以及各派之间的远近?#36164;?#23433;排妥?#20445;?#21482;须一抬头,便会发现四周皆是交好,因而大厅之中笑声震天,煞是热闹。
当蓝羽琪走进来的时候,教?#23454;?#37324;起了阵阵小小的骚动,因为她此刻竟然挽着一个男子的手臂,?#27492;魄钻恰?/span>
虽然蓝羽琪和唐啸交往了不短的?#27604;眨?#20294;也是第一次在大庭广众之下如此这般,贵为武魂殿圣女的她,不仅实力惊人,而且出落得亭亭玉立,自然少不了追求者,看来那些自我感觉良好的公子哥们这回要伤心了。
这边蓝羽琪恨不得马上找个地缝钻进去,她?#27704;?#27809;有同时被这么多带有莫名意味的眼睛看过,那种眼神,就好像自己做错了什么似的。

教?#23454;?#37324;一片喧嚣,黑压压的人影?#36335;?#22312;不停地转。
几乎所有的人都已经落座,但角落里有一桌,竟然只坐了一个人,蓝羽琪觉?#20040;?#20154;有些眼熟,一时之间却又想不起来。

“圣女冕下,能否借一步说话。”
余龙突然来到了蓝羽琪身边,此人乃是武魂殿长老团成员之一,以蛇矛为封号的封号斗罗,他的声音很低,却及时地拉回了蓝羽琪的思绪。
“余叔叔但说无妨。”蓝羽琪愣了下,接声道。
“好。”余龙顿了顿,深吸一口气,似乎只有深吸一口气,他才有力气说出来,“教皇大人,失踪了。”

第四十六章 变故

有风吹过,带起一片肃杀的味道。
“爷爷失踪了?怎么可能?”蓝羽琪柳眉一颦,时值教皇寿宴,爷爷怎么可能在这个时候失踪,难道他出了什么意外不成?蓝羽琪咬住嘴?#21073;?#19968;时间却是不知所措。
唐啸微微皱眉,他道:“余龙前辈,请问你们最后一次见到教皇冕下,是在什么时候?”
余龙?#25214;?#20877;说,却听到他?#24039;?#21518;一个如炸雷般的声音突然响起:“什么?千教皇失踪了?”
一时间,?#24615;?#30340;教?#23454;?#37324;鸦雀无声,上百双眼睛直?#22402;?#22320;盯着那个大吼的人,然后又转向在廊柱旁的蓝羽琪三人。
余龙几不可闻的叹了口气,他太急于把这件事告诉圣女,却忘了这教?#23454;?#20013;还有个粗鲁莽撞却有着惊人耳力的蓝电霸王龙?#26131;?#26063;长玉?#38138;謾?/span>
“有什么事情不能敞开了说?别藏藏掖掖的,像个女人一样!”玉?#38138;?#30340;大嗓门继续在教?#23454;?#37324;吼着,形成阵阵回响。
“余长老,?#28909;?#24050;经有人听到了,就不妨向大家直说了吧。”连七宝琉璃宗的宗主宁致?#25238;?#24050;经发话,余龙已没有借口再推脱,只好僵着身体,一步一步向大厅前面走去。
蓝羽琪没有动,只?#21069;?#36523;子轻轻倚向唐啸。
所有人都看着余龙,教?#23454;?#37324;很静,几乎连呼吸声都听不到。
余龙终于走到了教?#23454;?#30340;前面,慢慢转过身,望着面前大殿里上百位来自斗罗大陆各地的访客,他握紧了拳,声音干涩而空旷:“各位,教皇失踪了!”

大殿里先是极静,接着,一阵嗡嗡的窃?#36816;接?#22312;教?#23454;?#37324;缓缓滚开,越滚越响。
“千教皇怎么会在这种时候失踪?”
“会不会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才突然离开的?”
“应该不会,如若如此,他至少应该留书或遣人告知大家。”
“难道是出了什么意外不成?”
“怎么可能?试问放眼整个斗罗大?#21073;?#36824;有谁能让教皇冕下身不由己?”
众人议论?#36861;祝?#31070;色不一。

“敢问余长老,最后一次见到教皇冕下是在什么时候?”天斗帝国皇帝雪天奕开口问道,他的声音不高,却响彻教?#23454;?#37324;每一个角落,让所有人都?#19976;?#20102;嘴,屏着呼吸等余龙开口。
“昨日正午,我曾去向教皇禀告寿宴的安排情况。”
“昨日余长老见教皇?#20445;?#26377;没有发现不对劲的地?#21073;?#36817;日是否有人曾拜访教皇呢?”
“教皇近年来一直?#23637;兀游?#20250;客,昨日我也没有发现什么奇怪之处。”余龙回答道。
蓝羽琪没有说话,昨日下午,爷爷正好接自己和比比东回武魂殿,后来更是在教?#23454;?#21518;山的木屋里为自?#27627;?#20260;,直到子夜方才离开,难道,爷爷是在回来的路上出了意外?

“哈哈,哈哈哈哈哈……”
大殿的角落里突然传出一串大笑声,声音阴阳怪气,而且似乎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蓝羽琪看向大殿角落。
那是她之前?#22303;?#24847;到的人,年纪似乎约莫三十许,鹰钩鼻,大嘴叉,一双眼睛中流露着不屑的神情。
蓝羽琪眯起了眼,她总觉得在哪里见过此人,但就是想不起来,而且这人的笑声在她听来格外的刺耳,当下喝到:“你笑什么?”
那人大笑道:“我笑什么?我当然是在笑可笑的?#25314;?#25945;皇冕下被她的好孙女暗中偷袭,生死不明,罪魁祸首却在这里假惺惺的担心,这难道不可笑吗?”
?#25628;?#19968;出,全场悚然!
庞大的教?#23454;睿?#27668;氛犹如是在此刻凝固了一般,所有人面庞上的表情,都是在此时僵硬,一道道的目光,望着满脸阴厉的那个人,原本运转的脑子,也是在这宛如惊天般的炸弹之下,缓?#21644;?#27490;了工作。

在斗罗大?#21073;?#19968;直有一个关于封号四皇的传说。
天空无敌,千教?#21097;?/span>
地面无敌,唐宗主!
水中无敌,波岛主!
精神无敌,赖域主!
这四个人,就是世界的巅峰,?#30475;?#30340;九十?#20598;斗?#21495;斗罗。

虽然不排除一些隐士强者的存在,但这也侧面说明了千道流的实力确实超凡入圣,即便放眼天下都是少有对手,若说是被四皇之一劫持,那还有点逻辑。
但此人之语,实在是有些滑稽可笑,先不?#36947;?#32701;琪是千道流的孙女,难道他认为,凭蓝羽琪的实力,可以威胁到千道流?
蓝羽琪的目光,渐渐冷了下来,她不知道此人是谁,居然敢口出狂言,虽然明知这般?#26376;?#31616;直可笑,但不知为何,一股寒意,狠狠地刺入了她的心里。

“你是谁,?#25105;?#20986;?#25628;裕?rdquo;星罗帝国皇帝戴幕天如炬的目光直直看向那人。
那人收起笑容,站了起来,慢慢走到大殿前?#21073;成下?#26159;冷笑的神情:“晚辈名?#26032;?#23572;斯,是庚?#33080;?#27494;魂主殿前任殿主迈克尔的儿?#21360;?#26007;胆问诸位前辈一句:千教皇是否是中等身?#27169;?#30473;心处有一道天使烙印的威严老者?”
“小?#20540;?#35265;过千教?#21097;?rdquo;
“是。”
“什么时候?”
“昨日黄昏。”
“昨日的黄昏……那便是千教皇失踪后了。”幕天皇帝皱眉,转头看向天斗帝国皇帝和上三宗的门主,发现他们也是一?#32972;烈?#30340;样?#21360;?/span>
这个名?#26032;?#23572;斯的人,真的可以相信吗?
“小?#20540;埽?#20320;?#30331;?#25945;?#26102;?#20182;孙女暗害,是什么意?#36857;?rdquo;

蓝羽琪微微低着颔首,长长的斜刘海顺势垂于双瞳前,挡住了周围偶尔传来的目光,令人无法捉摸她此刻在想什么。
不用听,她也知道那人说了什么。
昨日的黄昏,爷爷接自己和比比东回去,他不知用什么方法,居然知晓了这一幕。待得比比东走后,自己又和爷爷去了教?#23454;?#21518;?#21073;?#36825;人居然神奇的拿出了孔雀翎的碎片,并诬陷说是自己凭借此物偷袭了爷爷!
孔雀翎在杀戮之都损毁,如今已?#21069;?#25253;废的?#21050;?#32780;先前海神岛一役,很多人都已经亲眼见识过孔雀翎的威力,要说它具有威胁封号斗罗的力量,似乎也符?#19979;?#36753;……庚?#33080;牵?#27583;主之子,敛锋的截杀……很好,原来是这么回?#25314;?/span>
只是,为何此人能够拿出孔雀翎的碎片?而?#36965;?#33509;非知道自己的孔雀翎在杀戮之都损毁,就不可能做出这种推理!一会儿就算自己拿出孔雀翎去对证,只会成为对方的证据!究竟是怎么回?#25314;?#36825;里面一定有鬼!

“啪!”的一声巨响,唐啸猛地?#38476;?#32780;起。
“你他妈的胡说什么?”唐啸很生气,可以说是暴怒,他不允许有人敢如此侮辱他的女人,“琪子她,怎么可能会害她的爷爷?而且那时她和?#20063;?#21018;从杀戮之都回来,本就身心疲惫!”
“?#21486;?#26159;么?”迈尔斯的眼睛一直盯着蓝羽琪,他冷笑道,“你也别以为自己能推?#36805;?#20928;!你看,这是什么?”
?#36335;?#21464;戏法一般,迈尔斯从魂导器戒指里摸出一物,那是?#32456;?#19968;般大小的异种蜈?#36857;?#33394;彩绚丽,尾部竟有七条分岔。
“七尾蜈?#36857;?rdquo;
在座众人,其见识阅历岂是常人可比,立刻认出了此物, 不由得惊呼出声。
“这是你们昊天宗麾下破之一族的禁忌毒物吧?你身为昊天宗少主,有此物的使用权吧?而且你和此女有染,此女还尤其擅长用暗器和毒。七尾蜈蚣的尸体和孔雀翎的碎片同时被发现在教?#23454;?#21518;山竹林中……还需要我再论证吗?”
“你放屁!”蓝羽琪怒极,刹那间,她毫不犹豫地召唤出净灵御剑,两黄两紫两黑,六道魂环爆发而开,同一时刻,杀神领域,在这教?#23454;?#37324;,彻?#36164;?#25918;开来!
天斗帝国皇帝,星罗帝国皇帝,七宝琉璃宗宗主,蓝电霸王龙?#26131;?#26063;长,还有来自五湖四海的魂师强者,同一时刻,释放了自?#20309;?#39746;的威压!
在场至少有一半的人,表露出了自己的敌意,就算是昊天宗,此刻也沉默了。
蓝羽琪的?#20013;?#24050;经被冷汗湿透了。
当上百个斗罗大陆至强者中至少有一半都同时?#38405;?#36215;了?#24065;?#30340;时候,你就知道蓝羽琪的?#20013;?#20026;什么会出汗了。
强烈的杀气,几乎让她窒息,就算是杀神领域,都无法?#20540;?#36825;份惊涛骇浪般的可怕压力。


未完。
 
 
 

漫评

扫一扫,下载APP

福建快三推荐号
<menu id="isegq"><rt id="isegq"></rt></menu><optgroup id="isegq"><div id="isegq"></div></optgroup><xmp id="isegq"><samp id="isegq"></samp>
<optgroup id="isegq"></optgroup>
<optgroup id="isegq"><div id="isegq"></div></optgroup> <tt id="isegq"><object id="isegq"></object></tt>
<small id="isegq"><tt id="isegq"></tt></small>
<xmp id="isegq"><sup id="isegq"></sup>
<menu id="isegq"><rt id="isegq"></rt></menu><optgroup id="isegq"><div id="isegq"></div></optgroup><xmp id="isegq"><samp id="isegq"></samp>
<optgroup id="isegq"></optgroup>
<optgroup id="isegq"><div id="isegq"></div></optgroup> <tt id="isegq"><object id="isegq"></object></tt>
<small id="isegq"><tt id="isegq"></tt></small>
<xmp id="isegq"><sup id="isegq"></s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