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isegq"><rt id="isegq"></rt></menu><optgroup id="isegq"><div id="isegq"></div></optgroup><xmp id="isegq"><samp id="isegq"></samp>
<optgroup id="isegq"></optgroup>
<optgroup id="isegq"><div id="isegq"></div></optgroup> <tt id="isegq"><object id="isegq"></object></tt>
<small id="isegq"><tt id="isegq"></tt></small>
<xmp id="isegq"><sup id="isegq"></sup>
游客

游客

  • 鉆石 鉆石 0
  • 金幣 金幣 0
  • 推薦票 推薦 0
  • 月票 月票 0
  • 書架
    收藏漫畫

    主人,不收藏漫畫怎么追更呢~

    去找找漫畫
    • 加載中......
    全部收藏 0
  • |
  • 歷史
    • 加載中......
    歷史記錄 0
下載APP

掃一掃 下載APP

當前位置 : 看漫畫 > 文字 > 同人文 > 【斗羅前傳】十丈紅塵9

【斗羅前傳】十丈紅塵9

2017-10-18 11:54
來源 網絡
點贊0
閱讀3270

炎炎的太陽,高懸在世界的當空,紅光如火箭般射到這片荒郊野外。

第三十五章 客從遠方來

炎炎的太陽,高懸在世界的當空,紅光如火箭般射到這片荒郊野外。
大風鏢局的馬車已經停在這里好一會兒了,可卻絲毫不能移動半步。
因為有人在劫鏢,也有人在流血。
流血的是仲風,仲風今年五十歲出頭,一身魂王的實力,身為大風鏢局的總把頭,什么大風大浪沒見過?他仲風又怕過誰?
可是現在,他害怕了。
他身后的鏢車里有數萬兩白花花的銀魂幣,還有兩大箱價值連城的珍奇珠寶。
為了這些紅貨,仲風動用了大風鏢局里最優秀的鏢師,還請了結義兄弟壓陣幫忙,若這趟貨被人劫了,大風鏢局就會名譽掃地,甚至會被帝國查封,他們的老婆孩子就得流離失所受凍挨餓,大風鏢局也會灰飛煙滅!
而劫鏢的,只是一個人。

一道全身封裹在黑袍里,看不清楚樣子的人影,靜靜站在道路中央,他身上甚至連一枚魂環都是沒有浮現而出,但他越是這樣,越是給仲風他們一種深不可測的感覺。
仲風的肋骨至少斷了三根,膀子和大腿上的傷口正汩汩流血,痛楚難當,但他還是咬咬牙,勉強保持鎮定。
“好強的力量,好快的速度,還未請教,閣下高姓大名?”
劫鏢人淡淡一笑,他的聲音似乎經過刻意壓抑,聽不出是男是女:“凡人螻蟻,知道何用?我也就是想隨便找個大陸魂師玩玩……你們倒霉罷了!”
“你不是大陸之人?”被如此羞辱,仲風卻并沒有多說什么,因為確實技不如人,當務之急,是想想該如何解決這件事,畢竟,只要對方不是哪個大勢力之人,大不了鏢失人亡,大家拼個你死我活,家里的老小還會有別的兄弟照顧!
只要人還在,希望就在。

劫鏢人并未理會仲風的臉色,目光瞥了一眼負偶頑抗的幾人,緩步輕輕踏出,而就在其腳步踏出第三步時,身體卻是猛然一頓,豁然轉頭,森冷目光,直射一旁的巨樹。
“什么人?偷偷摸摸的,給我滾出來!”劫鏢人突然冷喝到,一股可怕的吸力便是暴涌而出,周在的巨樹,在那吸力之下瞬間爆裂成粉塵,而一道身形,卻是輕盈地閃過了所有的沖擊波,穩穩地落在地上。
“剛好路過而已,別太高看了自己。”那人冷哼,似乎她本來心情也很不好的樣子,不是藍羽琪,又能是誰?
劫鏢人爆發出一連串的尖銳笑聲:“桀桀, 區區魂王螻蟻,也敢這么自大?不知道多少年不回斗羅大陸了,此次來游歷一番,順便看看故人,不想這幾年來卻屢屢碰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輩!真是卑賤啊,不愧是最低等的物種……人類!”最后一句話,說的極其低聲,眼中隱有怒火,只不過沒人發覺道。
“你不也就魂帝的水平嗎?”藍羽琪沉默了一會兒,她的精神力遠超常人,此刻倒是發現了端倪,只不過對方為什么狂妄到不用武魂呢?
劫鏢人面色一肅,他有些奇異地打量了這個女孩一眼,不再言語。
一陣風吹過,塵土漫天飛舞。

劫鏢人冷哼一聲,卻是不再廢話,朝著藍羽琪爆射而來,藍羽琪躲都不躲,紫極魔瞳鎖定對方,不過下一刻,一柄巨大的錘子出現在她身前,其上六環浮現,一把就擋開了攻擊,唐嘯出手了。
“大陸魂師都這樣,喜歡以多打少。”劫鏢人嘲諷道。
“別廢話了,真以為自己仗著實力劫鏢,就很高尚,很正義嗎?”唐嘯不屑地笑了笑。
“你又以為什么是正義?這個宇宙整體的真理就是無常,沒有所謂的絕對。你晉入魂帝,獵殺魂獸多少?如我殺你,你亦如魂獸。今天不過劫個鏢而已,和你們至今為止的殺戮比起來,又算得了什么?”劫鏢人喝道。
“有一點我可以肯定,正義這個詞匯是人類提出來的,自然也應該由人的出發點來給他定義,只要是危害社會大多數人利益的事,就是非正義的。今天你劫鏢,你可知道大風鏢局面臨怎樣的困境?至于獵取魂獸,先等到魂獸們成長到有智慧,再跟人類談判吧。”唐嘯淡淡道。
“你……!”劫鏢人勃然大怒,剛欲發作,突然身子一震,似乎受到了什么反噬一般,全身劇烈的抽搐著。
“其實,如果魂獸真的有智慧的話,我挺想知道它們的想法。”藍羽琪若有所思,方才唐嘯那般言論,完全是站在人類的角度去考慮的,他也真不愧是名門弟子,思想方正。
“呵呵,你們境界太低,不會明白的。”劫鏢人冷笑著掃了他們一眼,旋即二話不說,躍入密林深處,轉眼消失不見。

棧道上只剩下了藍羽琪、唐嘯,以及那些由主角變成了配角的鏢師們。
“多謝兩位俠侶仗義出手相救!”仲風走上前,雙手抱拳深深一拜。
藍羽琪俏臉泛紅,微怒道:“我們不是那種關系!”
只不過此言一出,幾個鏢師卻是笑而不語,仲風臉上有隱隱的笑意,一邊笑一邊用曖昧的眼神看著藍羽琪和唐嘯,搞得兩人十分尷尬。

劫鏢人身上的冷汗已濕透了內衣,他頭痛欲裂,呼吸急促,心臟狂跳不已,猛的提起一股魂力已快用盡,這是魂技反噬的后遺癥。他勉強保持意識,而前面的路……他只能看到一片影影綽綽的灰白色景象,以及,一個木制的房子。
“到了!”劫鏢人心頭一喜,拼盡全力一頭竄進木屋,在他就地打坐的瞬息,一只芊芊素手從角落里探出,輕輕按在劫鏢人的身上。
劫鏢人打坐入定,黑色火焰彌漫全身,在其周圍,還有一道道充斥著生命氣息的瑩藍光芒彌漫,那是藍銀草的力量,可是又似乎不是那么簡單。
少頃,劫鏢人似乎好受了許多,他一把將臉上的易容和蒙布摘下,露出了一張精致的面容,此人看似年紀和比比東相仿,雪膚滑如凝脂,藍眸中冷意盈盈,金色的發絲隨意披散,卻是一名女子。
“薇諾妮卡,你沒事吧?”另一道女聲傳來,聲音中充滿著關切。
“如果說沒事,那肯定是騙人的。”薇諾妮卡搖搖頭,道:“這是森羅凝穴之法的反噬,每隔半年就要承受一次,沒想到這次發作這么快,幸好,還來得及!”
語畢,薇諾妮卡緩緩從衣襟里摸出一物,那似乎是一株植物魂獸,呈人參狀,只不過沾滿了鮮血,奄奄一息,“小家伙沒事,阿銀,它還有救!”
“天吶,太好了!”阿銀捂著嘴,感動得說不出話來。
“你的子民,就是我的朋友。”薇諾妮卡笑道,“舉手之勞,何足掛齒?再過不久,我就要回抑靈仙域了,不過我肯定會再回來看你的。”
“……你對人類,真的,這么憎恨嗎?”阿銀沉默了一會兒,道。
“我的事,你別管。”薇諾妮卡的眼神漸漸低沉下來,她憎惡地妮聲道,“教會讓我見識過地獄,就在這人世間,所以我也要讓人類,見識我所建立的人間地獄!”
“唉,冤冤相報,何時何了呢?你當初選擇化形,難道不是因為向往人類的世界嗎?”阿銀嘆道,言語間有著惋惜,這薇諾妮卡三觀略有不正,總想搞死人類,尤其是……也不知道當年受了什么刺激。
“只不過方便我在人類的世界破壞罷了,待我達到化神期巔峰,就征服抑靈仙域,還有斗羅大陸!”薇諾妮卡說道,她語氣十分平緩,仿佛在敘述一個事實,“阿銀,你心地純潔,涉足人類世界,本來就很危險,所幸你們藍銀皇一脈的最高奧義是‘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即便遭遇不測,也可在四十九天后復活,任何人都殺不死你,如此,我對你的安全倒是放心了一些。”
“我們黑焰蝙蝠一族,沒有你們的生命力,但身為黑焰女皇的我,只要動用宗族秘法•森羅凝穴,就可以在有限的時間內,突破自然阻抗,發揮出接近未化形時全盛時期九成的力量,普通封號斗羅亦拿我毫無辦法。所以,能夠化神的魂獸,或許也就只有我們了。”薇諾妮卡繼續說道。
“我沒想過化神,只不過人類的世界還是有精彩和可取之處的,我想出來看看而已。”阿銀苦笑,她知道自己無法說服這個偏執的朋友,所幸隨她去吧。

第三十六章 變化

時值夏至,草長鶯飛,棧道兩旁,樹上枝葉伸展,茂密得看起來像是掛滿了一樹的翡翠,讓人舍不得移開雙眼。
棧道上人煙稀少,鏢師們繼續運著紅貨,以期完成任務。
藍羽琪兩人早已揚長而去,不過用落荒而逃來形容或許更加貼切,剛才她們也就是正好路過,打抱不平而已,沒想到那個總鏢頭出身的仲風是個喜歡八卦的主兒,她們要是再不跑路,估計這會兒她的舌頭已經打了二十個結了。

“你這混蛋,剛才也不幫我解釋一下。”藍羽琪輕哼一聲,略有不滿道。
唐嘯卻只是笑笑,沒有說話。
藍羽琪想了一會兒,眼里閃過一絲狡黠,旋即她從魂導器戒指里取出一個破舊的花環,花環顯得有些粗糙,她帶在皓腕上,有些得意地炫耀道:“給你看個東西,尋疾也有哦,這是我們小時候的信物~”
“是嗎?”唐嘯依舊面不改色地笑道,“我知道你那妹妹比比東也有,當年的魂師大賽最終舞臺她可是拿出來捏了好久,我當時還奇怪呢,然后她小宇宙就爆發了……這個應該是你們兄妹間的紀念品之類的吧?”
藍羽琪冷哼一聲,她本意是想拿出來氣一氣這廝,好看他會不會一臉嫉妒的樣子,沒想到卻一下就被對方給識破了,看來只能另想他法。
“這玩意兒雖然舊了點,但我還是看得出來,哪怕是剛做出來那會兒,也是粗制濫造的吧。”唐嘯看了藍羽琪手腕一眼,道。
“你敢說我手工差?”藍羽琪頓時怒道,她真有一種恨不得捶死對方的沖動,就算確是如此,也不能那么直白的說出來吧?
“額,原來是你做的啊?”唐嘯愣了下,旋即撓撓頭,歉聲道,“你的暗器做的那么精致,真是難以想象,我還以為你又把你哥哥搬出來唬人了。”
藍羽琪嘟嘟嘴,卻是懶得多說什么了。
夕陽西下,把棧道上的人影拉的老長。

紅日的余暉自唐嘯身后照過來,給他的全身鑲了一圈金邊,就連他的頭發都是金色的。
唐嘯轉過身,繼續朝前走,毛茸茸的狗尾巴草在手中一晃一晃。
“你在干嘛?”藍羽琪嘟囔著,跟在唐嘯的身后,看他低頭擺弄著手里的狗尾巴草,不時還彎下腰從路邊再拔兩顆下來,不知道他在搞什么。
“喂,你在弄什么啊?”藍羽琪又問了一聲,她在他身邊探頭探腦,不明白這幾棵毛茸茸的青草能搞出什么名堂。
“等一下,馬上就好。”
唐嘯微皺著眉,神情專注地擺弄著手里的青草,似乎這幾棵青草就是世間最重要的事情。
“呼,好了!”
唐嘯滿足地低呼一聲,藍羽琪立即伸過頭去,看看到底是什么東西讓他搗鼓了這么久。
小巧的身體,胖乎的四肢,兩只長長的、毛茸茸的大耳朵直立著。
“這是……小兔子?”
藍羽琪瞪大了眼睛, 她沒想到剛才那么專注、那么認真的唐嘯,就是為了用狗尾巴草編一只草兔子?
“是啊,是小兔子,”唐嘯點點頭,“以前學過,好久沒有弄這個了,險些忘了怎么編……喜歡么?”
“額,”藍羽琪怔怔地道。
“那送給你吧!”
“啊?”藍羽琪愣住了,“這個……是送給我的?”
“是呀,本來就是送給你的,”唐嘯瞇著眼睛,笑得一派溫和,“這樣方便你學習借鑒,提高手工水平。”
“我去你妹的!別再拿這破事壓我了,那草環我以后都不做了!”藍羽琪立刻聽出了對方的調侃,頓時怒道,換來的卻是對方善意的笑顏。
夕陽的余暉下,用毛茸茸的狗尾巴草編成的小兔子閃著碎金的光芒,顯得圓潤可愛,微風吹過,小兔子長長的耳朵隨風輕晃。

藍羽琪在星羅城足足待了數天后,于翌日晚上回到了武魂殿。
那段時間,她和唐嘯逛遍了星羅城,游覽許多美景,吃了不少甜點,不知不覺間,那因老師逝去而始終悶悶不樂的女孩,正一點一點恢復心情。
是夜,月光如水,天空繁星點點,顆顆如亮麗的鉆石,散落在深藍色的空際。
藍羽琪怔怔地發著呆,把玩著手中的草兔子,她有一瞬間的恍惚,唐嘯的樣子似乎已經烙進了自己的心里,深刻而雋永。
老師已經不在了,爺爺事務繁多,小尋還在閉關,比比東也經常外出,家里最重要的幾個人,總是有著這樣那樣的事情,那自己呢。唐嘯對自己也蠻好的,自己真的能依托于他嗎?可是,現在的武魂殿和昊天宗……
藍羽琪閉上眼,搖搖頭,當日她已經聽唐嘯說過了,武魂殿和昊天宗現在的關系有些微妙,矛盾應該是始于海神島一役,具體是什么,他也不知道,只是他們昊天宗的老祖唐晨,自海神島回歸后,與宗主談了一個時辰,之后就飄然而去,誰也不知道他去什么地方,去做什么。
而武魂殿教皇千道流,似乎也是因為海神島一役后,就有了些許改變,現在雖然還是擔當教皇一職,但藍羽琪明顯看出來,爺爺已經有了隱退之意了。千道流和唐晨有著不淺的交情,此番他二人的隱退,卻是令得武魂殿和昊天宗的關系,產生了微妙的變化,這一點就連藍羽琪都能隱約感覺的出來。
“還是,先看一下吧。”藍羽琪輕嘆,低低地自言自語道。

死亡峽谷,是武魂殿歷代殿主安眠之地,也是每一任接班人成為教皇前的考驗之地,當千道流允許千尋疾晉入此處時,實際上就是默認了他的地位。
其實千道流也暗示過藍羽琪,讓她晉入此地和千尋疾一同閉關修煉,只不過她當時拒絕了。
昏暗的天空,幽寂的峽谷,這里到處充斥著壓抑。
“東兒……”死亡峽谷最深處,一道挺拔的身影盤膝而坐,金色長發披散,隱隱遮住了冰藍色的瞳孔,顯得有些駭人,此刻,那男子低低地嘶吼著,仿佛在承受著什么劇烈的痛苦。
在男子打坐之地不遠,一處靜謐的林地,一道身著金色刺繡供奉服的老者,隱身在林地陰影處,他冷冷地盯著千尋疾,眼光中有著奇異之色閃動。
“千道流啊千道流,你自知兒子爭不過我,就打算讓那個藍一門的后人來頂一下?呵呵,為了牽制我,你居然會收被你毀滅的下四宗后人為干孫女,真是讓我大開眼界啊,只不過,經過海神島一役,我看你還能活多久?你死后,待我弄死那妮子,再弄死你兒子,武魂殿,就是我的了!”

第三十七章 前往殺戮之都


落葉知秋,情誼如酒,風漸涼時有喜卻無憂。歲月流走,驀然回首,一年時間一晃而逝。
這一年,千道流逐漸將事務交由鬼魅和月關兩位長老殿資深成員共同打理,自己更多的是選擇靜修。
這一年,藍羽琪逐漸接受了唐嘯的心意,兩人的關系越走越近,他們花前月下,海誓山盟,由相斗到相知、相戀,如今經常一起游山玩水,雖然武魂殿和昊天宗隱隱有交惡的趨勢,但卻絲毫不能影響到兩人的世界。
比比東不知道又去哪瞎玩了,千尋疾依舊在閉關,無論是武魂殿還是兩大帝國都在正常運轉,似乎一切都還是保持著原樣。
只是,沒有人意識到,風雨將欲來,一片肅殺意。

“殺戮之都?那是什么地方?”藍羽琪小手被唐嘯牽著,她疑惑地問道,方才唐嘯說他有事要處理,需要離開自己一段時間,這令得她略有不解。
“我也沒深入過,只是據宗門執事傳來的消息,爺爺的氣息似乎停留在過那個地方。”唐嘯嘆道,“爺爺他失蹤數百時日了,至今未歸,父親擔心他遭遇了什么不測,近年來都是不遺余力派人調遣,直到不久前在北方一個偏遠的城鎮隱隱發現了爺爺的蹤跡。”
“那你們宗門長老怎么不親自動身,反而是你去?”藍羽琪笑道。
“除了我想親自去找回爺爺以外,還有一個原因,那里似乎對魂師有特殊的限制,應該是結界或者領域的壓抑,魂師在那里無法使用魂環的力量。”唐嘯有些無奈的說道,“所以去那里的人,反而是我和昊弟最為合適。”
“那樣豈不是很危險?”藍羽琪黛眉微顰,不能使用魂技,如同廢了魂師雙臂,甚至猶有勝之。當下她又道,“我同你一起前去如何?這樣咱們彼此也有個好照應。”
“不行!那個地方很危險,而且很……惡心!你去了會受不了的。”唐嘯臉色一板,語氣出奇的嚴肅,“琪子,我處理完這件事,就會回來陪你。”
“有什么關系?我這是關心你,你這么激動干嘛?”藍羽琪有些生氣了,她一直認為多情和軟弱是女性魂師的大敵,無論前世今生。所以她一直自立自強,不依靠別人,哪怕現在她尋到了一個可以陪自己走下去的人,如果她以后什么也不做了,豈不是否定了自己之前二十二年的人生了嗎?

“我這是為你好……你為什么不能多依靠我一點呢?”唐嘯皺了皺眉道。
“阿嘯,我覺得,你對女子存在一定程度的偏見,”藍羽琪輕輕地搖搖頭,道,“假如我也像某些不上進的女子一樣,你還會對我另眼相看嗎?你喜歡我,不就是喜歡我的個性嗎?假如我們真的在一起了,以后我就依靠你了,那時間久了,你不會覺得我很煩嗎?”
“怎么會呢,你就是你,我只是希望你能多放下一點,不要……再去拼了。交給我就行了!”唐嘯嘆道。
“你想把所有的事情都包攬嗎?如果我只是一個普通人,我可能會覺得你真的是一個負責的人,會為喜歡的人做什么,”藍羽琪語氣平緩而堅定,“但是我是一名魂師,而且我的心很大,這樣跟在你的身邊,我會沒有存在感,永遠依靠你的力量往前走,是沒有成長機會的,你別再廢話了,你不帶我去殺戮之都,我就不理你了!”
“好吧好吧,姑奶奶我怕你了”唐嘯苦笑道,“但是進了殺戮之都你必須時刻跟我在一起,免得遭遇不測。”

翌日,武魂城,教皇殿。
“你要去殺戮之都?你真想清楚了?”千道流靜靜地看著面前的藍羽琪。
“是的爺爺,羽琪想了很久,好不容易才打聽到這么個地方,”藍羽琪堅定的點點頭,“以我的天賦,如果不能再做突破的話,終其一生都達不到你們的境界,據說殺戮之都是很好的歷煉之地,為了武魂殿,我愿意冒險。”
“你還想著向波塞西復仇嗎?你為何要如此執著呢,”千道流的臉色柔和了許多,“其實,你不需要這樣做的,你已經十分出色了,到那里鍛煉,哪怕是你,也很有可能回不來,跟尋疾在死亡峽谷閉關修煉,不也是很好嗎?”
“爺爺,您別說了,我意已決,您就答應我吧。”藍羽琪輕聲道。
“琪子,在你身上,我看到了武魂殿未來的希望,好吧,我同意你去,”千道流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點點頭,“不過你記得要把比比東也帶上,那妮子這段時間不知道在做什么,魂力也不見長進,是時候和你一起去歷練了。你記住,無論如何,你們必須要回來,明白嗎?”
“嗯!”
……

此行一共是五人,藍羽琪帶著比比東,唐嘯則是和弟弟唐昊一同前來的,帶領他們的是昊天宗的烈陽長老,他們一直向北走,不知不覺間,空氣漸漸變得冷了起來。只是他們依舊循著山間野路前進。
風餐露宿過后。
前方是一座小鎮,看上去不大,但剛一踏入,眾人卻感覺到周圍的氣氛有些怪怪的,藍羽琪說不出為什么,但總覺得周圍的人身上都有一種特殊的寒意。他們來到小鎮中一間酒樓走了進去。
酒館內的空氣十分渾濁,所有的裝飾都是黑色的,外面雖然是白天,可一走進這里,卻就有一種陰冷的感覺。
此時,酒館內大約坐了三成左右,雖然這里空氣渾濁,但卻很少有人說話,所以顯得十分安靜。
一行五人的到來吸引了不少目光,大多人都是帶著些許玩味注視著他們。

“姐,我討厭這個地方。”比比東沉默了一會兒,輕聲道,自己被強行抓來歷練,這令得小姑娘心里略有不喜。
“沒事的東妹,你跟著我就好,我會保護你。”藍羽琪苦笑,她根本沒說過要帶比比東過來,這純粹是爺爺的要求啊。
“琪子你不是說,老是依靠別人對女性魂師的成長不好嗎?”唐嘯見到這一幕,忍不住調笑道。
“擦,這不一樣好嗎?我們是姐妹,和你們不同!”

第三十八章 陰暗的世界

“老夫最多送你們到這里,殺戮之都的入口就在這個酒店,你們多保重。”四人在角落處找了個位置坐下,稍作休息,那名護送的昊天宗長老淡淡道。
“烈陽叔,辛苦了,剩下的交給我們就好。”唐嘯說道。
烈陽點點頭:“記住,進入殺戮之都,你們能依靠的只有自己,除了你們四人,不要相信其他任何人,因為那里沒有朋友和伙伴,只有敵人。取得地獄殺戮場的年度冠軍,或許就有老祖的線索了!”

循著指示,幾個人繞過酒館吧臺,吧臺下方是巨大的破洞,陰冷的寒風從洞穴下吹拂而上,那里就是殺戮之都的入口了,唐嘯率先縱身下躍,其他人迅速跟上。
這里是一條長長的甬道,向下斜斜延伸,轉過一個彎,前面隱約有光亮傳來,那是一扇開啟的門戶,門戶另一邊,有生命氣息存在。
漫步向前,藍羽琪隱約聽到了嘈雜的聲音,當她們走出甬道的時候,看到的是一座黑色的城市,厚實的黑色城墻極為寬闊,城市的上空,懸掛著一顆紫色月亮,月亮很低,似乎距離地面只有不到五百米的距離,再向上看,所有的一切都是黑色,就像是黑夜一般的存在。
漆黑的城門,給人一種極為壓抑的感覺,巨大的城門上,高懸著殺戮之都四個大字,門前,兩排黑甲武士靜靜的站在那里,幾名面罩黑紗的接待者從里面走了出來。
跟隨接待者走入城內,藍羽琪她們看到的,是一片藍紫色的世界,街道兩旁懸掛的照明燈,都只有這兩種光芒釋放。

“我們直接去地獄殺戮場,外面沒有意義。”唐嘯平靜的說道,“琪子,小東,待會兒進入內城你們閉著眼睛,我和昊弟帶著你們走完那段路,別問為什么。”
藍羽琪黛眉微顰,雖然這里的氣氛很不好,但也沒到令人受不了的地步吧?難道內城……她看著唐嘯那嚴肅的眼神,也是自知不好再問,只能點點頭,比比東見到姐姐答應了,也沒說什么。

一行人走了足有大半個時辰,來到一堵城墻前,這座城墻并不高,最高處也只有十米左右。城門大開,沒有任何守衛存在,只是腳步剛一進入到內城之中,唐嘯直接就伸手遮住藍羽琪的視線。
藍羽琪絕對信任唐嘯,所以也并不抗拒,她伸手拉著比比東,雖然視線受阻,但還是聽到了許多令人毛骨悚然的聲音,途中經過的走廊,不絕的響起各種叫聲,淫糜歡悅的喘息、撕心裂肺的痛苦低吼、悲傷的飲泣哀鳴……
藍羽琪只覺得心跳的好快,雖然看不到,但不妨礙腦補,那些人究竟遭受到何種折磨,叫出如此悲鳴的環境有多慘烈……她能感覺到比比東的小手也在顫抖,她咬咬牙,抓著比比東的手扣得更緊了,現在只求能快點走完這段夢魘般的路。
“前面就是地獄殺戮場了,殺戮之都的核心所在。”
少卿,在接待者的帶領下,他們來到一個特殊的建筑,建筑呈現為不規則的錐形,下方面積最大,越向上會隨之收窄。到了差不多距離地面三十米的高度,才保持同樣的直徑向上延伸,一直到五十米。它給人很壓抑的感覺。
“好了,我們到了。”唐嘯移開了擋在藍羽琪視線的大手,他的聲音略微有些怪異,似乎在強忍著什么。
藍羽琪好奇地打量這地獄殺戮場內部,沒有任何隔離,外圍是一圈圈的看臺向上延伸,下面是一片直徑上百平米的巨大空場。此時,觀戰的人并不算很多,偌大的場地只坐了不足三成,場地內,一聲聲慘叫正不斷響起,一共十個人,已經有七具尸體,就剩下最后三個人在為了生存而搏斗。如果不是經歷海神島一役,如此直接暴力的血腥場面,藍羽琪自問可能自己就受不了了,更不要說比比東,看來帶她來這里根本就是個錯誤。
“大哥,我去那邊吐一下。”唐昊捂著嘴,似乎再也忍不住,跑到地獄殺戮場的角落,大吐特吐了起來,他倒不是因為這里的殺戮,而是因為剛才的內城,那里的場景太過瘋狂……
“嗯。”唐嘯點點頭,他是第二次來這里,多少能承受一點,但還是很勉強,他對著藍羽琪和比比東有些嚴肅地說道,“內城那扇門,你們千萬不要去碰,你們受不了那里的,哪怕只是一眼,都能造成終身心里陰影。”
“這么……夸張嗎……”藍羽琪俏臉微微蒼白,她點點頭。
“在這里,取得地獄殺戮場百戰勝,走過地獄路,就能取得殺神領域,此行的歷練也就結束了,當然了這是對于你們而言的。”唐嘯凝重地說道,“我和昊弟還要在地獄路尋找爺爺的蹤跡,不過這都是后話,地獄殺戮場完全只能憑借自己的力量,你們撐不住了來找我,我帶你們離開這里。”
“別說了,你賴不掉我的。”藍羽琪深深吸了一口氣,旋即輕輕地笑了,她的笑容,在這充滿死氣的地方,就像出淤泥而不染的青蓮白藕,看得唐嘯都呆了呆。
殺戮之旅,從這一天開始了,在這陰暗的世界中,在這充滿血腥和墮落的世界,他們不但要獲得一場場勝利,還必須要活著走出去。
……

進入殺戮之都一個月后,藍羽琪殺掉的墮落者就已經超過了三位數,在這個地方,可怕的不是地獄殺戮場內的敵人,而是比賽結束后,在自己最虛弱時要面對的不斷偷襲,所幸這里不妨礙暗器的使用,所以她每次都是憑借孔雀翎干凈利落的直接秒了對手,然后低著頭走下舞臺,回到休息地運轉玄天功,以此保持自身意識不受影響。
這段時間以來,每當殺戮結束,他們同行的四人總要聚在一起,互相幫助,驅散血腥氣息的影響,因為不這樣,很可能他們就會被這里的氣氛侵蝕到發狂。
藍羽琪曾經出于好奇,偷偷去開了那道通往內城的門,朝外面看了一眼……就是這一眼,令她吐得死去活來,差點昏死過去,因為那場面太瘋狂了,太可怕了……后面若非唐嘯及時趕到,拼命安慰,她現在已經沒有留在這里的勇氣了。
為了保證比比東能夠安全通過,同時盡量減少心理壓力,藍羽琪每次打完殺戮賽,都會立刻把孔雀翎交給比比東,她認定以比比東的性格,根本不可能受得了這個鬼地方,身為姐姐,自己必須盡力照顧她。

第三十九章 羅剎的魔盒

無盡的黑暗中,沒有光明,沒有一絲溫暖,只有恐懼迷惘在耳畔呻吟。
比比東蓮步輕移,她昔日會說話的一對眸子,此刻所彰顯的卻不是她的天真無邪、善解人意的特質,而是一份深沉的迷茫。
她終于來到了這個地方,這間祠堂,無論是藍羽琪還是唐嘯兄弟,都沒有意識到,當她第一次晉入地獄殺戮場的時候,就隱約聽到了召喚的聲音,只不過那時她以為是幻聽,所幸沒有理會。
那是他們報名參加地獄殺戮的第一天,姐姐剛剛從舞臺走下,她很疲憊,但還是咬咬牙堅持,接著她把手中的木制圓筒交給了自己,她說,東妹,別緊張,扣動扳機,一切就結束了,然后回來,我等著你。
比比東沉默了一會兒,沒有拒絕,她已經長大了,骨子里還是希望姐姐能不要太把自己當小孩來看,但是為了姐姐,她還是沒有多說什么。
快要到舞臺的時候,那道召喚又在心中響起了,而且愈來愈強烈,仿佛是源自自己的武魂一般。比比東猶豫了一下,卻是按捺不住內心的奇異感覺,不由自主地追隨那道聲音,少頃,她來到偌大的一片空地上。
這里矗立著一座昏暗的殿堂,四角飛檐,琉璃瓦頂,漆黑的門牌柱子,一陣陣的輕煙,從深邃而顯得有些陰沉的殿內飄出,從外面看去,只見里面燭火點點,更有長明燈微微搖晃,懸掛半空。
“這是……哪?”
比比東仿佛不能控制自己,徑直走上了石階,走進了那祠堂里,仿佛命中注定。邁步跨進了高高的門檻,一股淡淡的檀香味頓時迎面而來,巨大的陰影從殿堂深處輕輕涌出。
“亂跑的話,姐姐會生氣嗎?”
比比東在原地站了片刻,這才緩緩向里面最深處走了進去,隨著腳步聲緩緩起落,她臉上的神情,似乎也在慢慢變化。
祠堂里非常安靜,幾乎聽不到一點聲音,只有比比東踏出的腳步聲,回蕩在周圍寂靜的陰影中。
遠處巨大的供桌后,無數的香火點點明亮,悄悄燃燒,轉過了殿堂上最粗大的那根柱子,從低垂的黃幔后走過,她終于停下了腳步,眼前是一塊空地,地上擺著三排蒲團,在蒲團的前面,放著一張極大的供桌,正中的是一個略顯詭異的盒子,比比東能感應到,那道召喚,正是來源于此。
“這是什么……?”
比比東看到那盒子的一瞬,內心之中立刻就產生了強烈的沖動,她的玉手不受控制的自行抬起,在手掌之間,流露出了詭異的綠色魔紋,冰冷的氣息一直通到全身……

殺戮之都,黑暗而寬闊的房間。
那是一張格外巨大的椅子,椅子上鑲嵌著藍、紫兩色水晶。這些水晶勾勒成一個鼓樓狀的形態,除了這張椅子之外,這里的一切都是暗紅色。
“羅剎的盒子被人解封了。”陰冷的女聲在陰暗中響起。
“我知道,剛才便是有所感應。”一個高大的身影在那巨椅上坐下,在黑暗中,看不清他的相貌,只能隱約看出,這個人身材瘦長。
“偉大的王,我們要不要開始接觸她?那道魔盒,可是不知道多少年,沒有與人引起共鳴了。”
“這個以后再說,共鳴者無需引導,我們出手助她,反而會引來不必要的阻力。而且當務之急,我必須先把這具身體徹底掌控,這個名為唐晨的男子,雖然靈魂被我囚禁,但意志倒是頗為堅韌,他還是在沖擊枷鎖,我現在為了壓制他,已經無力分心他事!”端坐在椅子上的高大男子沉默了片刻,嘴角揚起一抹鋒利的弧度,“修羅啊修羅,我不但把你的繼承者掐死在胎腹中,還找到了自己的傳承者,不知你現在的感覺如何?為了讓我的傳承者不再遇到你的阻撓,在我超脫飛升之前可是特意迎向你的神念啊,這樣殺戮之都也改變了,而我最純粹的神念,都封印在了祠堂最深處,哈哈,哈哈哈哈哈!”

轟——
最后一名對手,在藍羽琪的孔雀翎攻擊下,全身爆碎而死,一年了,藍羽琪終于完成了殺戮之都百戰勝,此時此刻,她雙膝跪在地上,大口、大口喘著氣,上氣不接下氣。
這一年,死在她手中的墮落者何止上千,每殺掉一個人,她都會感覺到自己身上的殺氣激增幾分,而這些殺氣也在無形中不斷影響著自己。
若非有玄天功溫養,若非她修煉了紫極魔瞳,若非她心里還留有對老師的思念,若非是這里還有三名伙伴相助,她相信自己已經要撐不住了。
其實,她根本不需要來這個地方,恐怕就連爺爺也不知道殺戮之都是這樣一個充斥著墮落和瘋狂的地域,否則也不會輕易答應她前來歷練。
恐怕任何一個女孩子,都受不了這樣的環境吧?
可是,她還是堅持留下來,只為了,能盡量給予他一些幫助。

“恭喜你,年輕的殺神,我很高興,今天見證了四名殺戮場強者的誕生!”低沉尖銳的聲音突然從四面八方傳來,地域殺戮場內的氣氛頓時升騰到極致,因為半空中,一道血紅色的身影正在從天而降。
“殺戮之王,殺戮之王,殺戮之王……”吶喊聲令墮落者們喊啞了嗓子,可他們卻絲毫沒有停止的意思。
藍羽琪心中凜然,她一手牽著比比東,目光朝著半空中那猩紅色身影望去。
那是一個身材高大的男人,全身都包裹在一件巨大的猩紅色披風之內,蒼白的臉色,一雙完全血紅的眼睛,身體從空中徐徐下降,似乎根本不需要受到地心引力的限制。
懸浮在半空中距離地面五米的地方,殺戮之王停止了下降,從半空中俯視著四人,那低沉卻尖銳的聲音再次響起:“已經有幾十年沒有出現過的百勝,在四名年輕人身上展現了,他們憑借著自己強大的實力和恐怖的殺氣,令你們顫抖,是嗎?我的子民們。”
“是——,是——,是——”殺戮之王身上似乎有著一種獨特的魅力,令所有墮落者在見到他之后都會產生一種近乎瘋狂的崇拜。

“偉大的殺戮之王,我們愿意通過地獄路的考驗。”唐嘯率先開口道,他眉頭緊鎖,從這個殺戮之王身上他感覺到了一種熟悉的味道,但是又很陌生,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你們要聯手通過地獄路?”殺戮之王臉色陡然一變,“地獄路的可怖,恐怕你們并不知道,我希望你們能重新考慮,成為我的客卿。”
“我們來這的目的,就是為了要走一走那地獄路,殺戮之王,請開啟地獄路的入口吧,我們愿意一同通過這次的考驗。”藍羽琪沉聲道,右手緊緊扣著孔雀翎。
有此神器在身,地獄路,縱使是刀山火海,又有什么好怕的?
一圈圈淡紅色的光暈從殺戮之王身上釋放而出,但還是緩緩收斂,他有心把除了比比東之外的人全部留下,但是他還需要留力控制這具身體。
而且……
殺戮之王眼角不著痕跡地瞥了一眼唐嘯和唐昊,在他的感知中,這兩人與這具身體的主人有血緣關系……那么假若自己貿然動手,就很可能會引來不必要的麻煩!
“既然如此,那你們就走一走地獄路,地獄路上作伴,也是一次不錯的旅行。”
濃濃的紅色血霧從殺戮之王身上驟然釋放,龐大的氣息逼迫的藍羽琪姐妹和唐嘯兄弟不得不飛快后退,一直退出數十米,才勉強能夠承受的住。邪惡冰冷的紅色波紋緩緩散開,幾乎是幾次眨眼的工夫,就已經蔓延到了全場。
受到紅光影響,那些墮落者仿佛像是瘋癲了一般,拼命抓著自己的臉、自己的身體……皮膚翻卷、鮮血四射,他們甚至連自己的內臟都從體內掏了出來,整個瘋狂,直到生命的終結才停止。
盡管藍羽琪在這殺戮之都經歷了無數場殺戮,可面對眼前這種大規模的恐怖局面,她的俏臉還是不禁一片慘白,她險些要吐了。
地面上,不知道什么時候出現了一道道凹槽,血流注入其中,漸漸的,在地面匯聚成一個巨大的血紅色圖案,那由鮮血凝結而成的圖案竟然是一只類似于鳥的生物,只不過看上去有些奇怪,并不像普通的鳥那么簡單。
突然,那只鳥的眼睛亮了起來,藍羽琪四人的精神力幾乎在一瞬間就被攪得粉碎,龐大的紅光沖天而起,瞬間將兩人的身體席卷在內,周圍的一切感知都變得模糊起來,只有殺戮之王那低沉尖銳的聲音在耳邊回蕩。
“祝你們在地獄路好運。”

第四十章 通往地獄的路

驚雷、閃電、狂風、暴雨,似乎一直都在耳邊呼嘯不停,腦海中那般的混亂,渾渾噩噩,似乎已經分不清什么是什么了。只是在深沉的眩暈中,感覺到身旁似乎有人在說話,那話語聲音頗為焦灼。
仿佛是回蕩在身邊的聲音,悠悠傳來,將藍羽琪從深深的夢魘中喚醒,她清醒了片刻,旋即猛地睜開了雙瞳。
“這里……是在哪?”藍羽琪開口問道,但是才說了一個字,便覺得喉嚨有些疼痛。
“姐姐你可醒了!”比比東嚇了一跳,立刻轉身看來,眼中有著喜色,她笑道,“這里就是地獄路了,你昏迷的最久,唐公子他們已經先醒來了。”
“早聽說過你有睡懶覺的習慣,今日一見,果然不假。”唐嘯有些打趣地笑道,在他旁邊還跟著唐昊,看樣子他們已經恢復了不少精力。
“我……剛才好像陷入夢魘里了,這是怎么回事呢,”藍羽琪黛眉微顰,按理說她修煉有玄天功,又有紫極魔瞳的輔助,情況應該比這些人好一些才對,可是為什么……她沉默少卿,方才問道,“難道你們一點事也沒有嗎?”
“懶人夢多唄……”唐嘯抿抿嘴,卻立刻換來藍羽琪的怒視。
“說起來,小東好像完全沒有受到這里的影響。”一旁的唐昊突然開口說道,“她好像比我們所有人都還要清醒的早。”
“是嗎?”比比東有些訕笑道。

四人很快振作精神,當務之急是先搞清楚這里的情況,再做對策,以備不時之需。只見放眼望去,血光蔽日,這里是一片陰慘慘的血色修羅世界,一座座高大的石像巍然而立,全部都沾染著猩紅的血光,連綿成片的石山,形狀和惡魔的頭顱異常接近,矗立在這陰森的地獄路中,無盡地骨骸在漂浮,七、八座巨大的枯骨山高聳而立,滾滾而流的血河在石像、骨山下呼嘯而過……
除此之外,還有一條寬度不到一尺,僅能容納兩人同時站立寬度的細長小路通向未知的黑暗,而這也是他們所在山腹中唯一一條通往外界的路。
“我在前面開路,昊弟你斷后,兩位女生待在中間,我們先沿著這條路出去。”唐嘯冷靜地命令道,他是這里年紀最大的,理所當然地認為自己應該對大家負責。
“我跟你一起在前面!”藍羽琪輕哼一聲,晃了晃手中的孔雀翎,那意思很明確,有此物在手,她才是隊伍里的最大保障,自然應該頂在前方了。
唐嘯看了她一眼,也是點點頭,四人保持二一一的陣型,緩緩進發,前方有怎樣的危險,誰也不知道,總之一切以小心謹慎為上。

血光沖天,無盡的血色霧氣在繚繞,陣陣腥風聞之令人欲嘔,猩紅的血水,匯聚成河。遍地的殘破肢體,手腳、頭顱,到處都是……那是千年來被困在地獄路中無法走出的亡者的尸骸。
一路上,四位青年男女先后經歷了石穴中成群蝙蝠的襲擊,幽暗森林里碧鱗蛇的糾纏,種種艱難險阻,困苦重重,不過這些威脅也不算很大。
在一路還算順利的行程中,四人終于來到一片不大的平地,整片土壤就像燒紅的鐵塊一般,透發出通紅的光彩,四周雜草叢生,森然恐怖,充斥著無盡的陰森氣息。
“嘭——”
絢爛的七彩光芒略過,一道道毒蟲很快就爆成血霧,發出吱吱的叫聲。
“這地方真惡心,幸好有孔雀翎。”藍羽琪黛眉微顰,她心里很清楚,若非是憑借孔雀翎過關斬將,她們一行人可不會這么順利,畢竟這里無法使用魂環的力量。
“你手里的究竟是什么玩意兒?”唐嘯忍不住問道,他實在是不明白,一個“外物”為何如此厲害。
“你猜啊~”藍羽琪掩嘴輕笑,對方的無奈令她心里略有美滋滋的感覺。
氣氛稍微緩和了一些,事實上一路下來,他們都很沉悶,畢竟這地獄路的環境實在是太過壓抑了,充滿了死氣。
“大哥,這么找下去不是辦法,還是沒有爺爺的蹤跡。”唐昊突然開口道。
“地獄路中的情況千奇百怪,但這里是唯一可能的地方。”唐嘯嘆道,“算了,如是不可為,我們先走出去再說吧。”
“說起來……我爺爺的壽辰應該快到了。”藍羽琪突然接話道。
“哦?教皇冕下么,那真是可喜可賀。”唐嘯撇撇嘴,”上一次應該是十年前吧,我還記得大概就是那時在庚辛城遇到了你呢。”
“還有這事?我怎么不記得了。”藍羽琪愣了下。
“呵呵,在一個餐館偏僻角落,聽到你和你老師的對話……”唐嘯笑道。
“哦,我看那邁克爾欺人太甚,就想回去教訓他,后來……”
藍羽琪在唐嘯耳邊輕聲細語,唐嘯聞言輕笑起來,全不知外人看來二人的姿態簡直是耳鬢廝磨。
唐昊和比比東忍不住對望了一眼,隨后都看出了對方眼中的無奈,看來他們是被喂了一嘴的狗糧了。

突然,藍羽琪只覺得右手傳來一陣疼痛,雖然有玄玉手隔著,可那感覺還是很真實,仿佛……有什么東西,蟄了她一下。
一道紅色閃光,一閃而逝,同一時刻,她緊握著的孔雀翎,被狠狠的抽飛。
“什么東西?”藍羽琪心里一跳,孔雀翎可是她們四人的最大保障,絕不能出意外!來不及多想,她直接對著孔雀翎的方向使出控鶴擒龍,一道磁場氣旋迅速凝聚,然而還不待她反應過來……無數道紅色閃光,從四面八方涌現而出,迅速把孔雀翎擊飛,無數零件碎片,掉落在地上。
“這里有埋伏?怎么可能?”唐嘯臉色一變,下意識地橫在藍羽琪身前,昊天錘直接對著前方的數道紅芒擲去。
烏光與紅色閃光相撞,爆發出一陣轟鳴,后者迅速遁入地中,消失不見。
“可惡!”藍羽琪氣得咬牙切齒,再次運起控鶴擒龍,將殘存的孔雀翎收入魂導器中,看那樣子,要修復需要一段時間,顯然接下來的路會很危險了。
“我們好像被包圍了。”一直沉默中的比比東,突然出聲提醒道,她的武魂是死亡蛛皇,對這些毒物有著來自同類的敏感。
巖石下、枯木中、洞穴里,甚至是路旁一些死去的植物……陸陸續續地爬出了不少的毒物,其中有一只最大的,外形好似琵琶,全身表面都是硬皮,瘦長的身體、鰲、彎曲分段且帶有毒刺的尾巴,體黃褐色,腹面及附肢顏色較淡,后腹部第五節的顏色較深。
“居然是噬魂魔蝎。”待得看清此物,唐嘯臉色再變,這種魂獸乃是著名的“五毒”之首,極其恐怖,一旦中毒,終生都難以排出體外,而且對方顯然是具備不低的智慧,很可能是生存了數萬年的魂獸。


未完。
 
 
 
 

漫評

掃一掃,下載APP

福建快三推荐号
<menu id="isegq"><rt id="isegq"></rt></menu><optgroup id="isegq"><div id="isegq"></div></optgroup><xmp id="isegq"><samp id="isegq"></samp>
<optgroup id="isegq"></optgroup>
<optgroup id="isegq"><div id="isegq"></div></optgroup> <tt id="isegq"><object id="isegq"></object></tt>
<small id="isegq"><tt id="isegq"></tt></small>
<xmp id="isegq"><sup id="isegq"></sup>
<menu id="isegq"><rt id="isegq"></rt></menu><optgroup id="isegq"><div id="isegq"></div></optgroup><xmp id="isegq"><samp id="isegq"></samp>
<optgroup id="isegq"></optgroup>
<optgroup id="isegq"><div id="isegq"></div></optgroup> <tt id="isegq"><object id="isegq"></object></tt>
<small id="isegq"><tt id="isegq"></tt></small>
<xmp id="isegq"><sup id="isegq"></sup>
上海时时走势图 齐鲁风采30选七走势图 时时软件 15选5技巧稳赚高手 彩盈实时计划 311山东时时 北京pk赛车官网奖结果 重庆时时彩输死多少人 吉林时时开奖纪录 七星彩走势图带连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