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isegq"><rt id="isegq"></rt></menu><optgroup id="isegq"><div id="isegq"></div></optgroup><xmp id="isegq"><samp id="isegq"></samp>
<optgroup id="isegq"></optgroup>
<optgroup id="isegq"><div id="isegq"></div></optgroup> <tt id="isegq"><object id="isegq"></object></tt>
<small id="isegq"><tt id="isegq"></tt></small>
<xmp id="isegq"><sup id="isegq"></sup>
游客

游客

  • 钻石 钻石 0
  • 金币 金币 0
  • 推荐票 推荐 0
  • 月票 月票 0
  • 书架
    收藏漫画

    主人,不收藏漫画怎么追更呢~

    去找找漫画
    • 加载中......
    全部收藏 0
  • |
  • 历史
    • 加载中......
    历史记录 0
下载APP

扫一扫 下载APP

当前位置 : 看漫画 > 文字 > 同人文 > 【斗罗前传】十丈红尘8

【斗罗前传】十丈红尘8

2017-10-18 11:48
来源 网络
点赞0
阅读3544

碧绿的海面,像丝绸一样柔和,微荡着涟猗。从船上看,烟波浩渺,一望无际。站在甲板上,那清爽潮湿而又带着淡淡腥味的海风,吹拂着蓝羽琪的头发。

第二十九章 进军海神岛

碧绿的海面,像丝绸一样柔和,微荡着涟猗。从船上看,烟波浩渺,一望无际。站在甲板上,那清爽潮湿而又带着淡淡腥味的海风,吹拂着蓝羽琪的头发。
武魂殿和昊天宗联军,一行上万人,浩浩荡荡的出发了。起锚后,他们很快驶离了港口,现在已经完全划入大海,朝着目的地加速航行。
“大海真的很美。”海风吹袭在身上,令得唐啸?#37027;?#30021;快,他大笑道。
“嗯~”蓝羽琪捋了捋发丝,以示回应,因为庚辛城的事,令得她对唐啸心生一点好感。不过她偶尔还会瞟向比比东那边,明亮的眸?#21448;辛?#38706;出不解和困惑。
“?#28909;?#22914;此,你们武魂殿为什么还要进攻海神岛呢?”唐啸有些戏谑道。
“……这又不是我能管得了的”

海神岛距离斗罗大?#25509;?#30528;不短的距离,因此众人需要在海上过夜,无论早中晚餐,除了自备的一点干粮外,大?#38469;?#20197;海洋生物为主,几条简单的海鱼,用清水煮后配上一点青菜,虽然粗糙了点,倒?#19981;?#31639;过得去了。
约莫十天,众人终于抵达了此行的目的地——海神岛。
?#23545;?#26395;去,海神岛上尽是一片绿色,这巨大的岛屿给他们的感觉就像是重新回到了大陆上,一眼看去,根本望不到边际。岛上生长着各种各样的植物。空气中带有扑面而来的海的气息,清新、温润、沁人心脾,风中隐隐有海的呐喊和呢喃。沙滩在阳光的?#19976;?#19979;,洁白、细腻的宛如一颗颗小水晶般的沙粒会泛出银光,初到这里,感受到的就是澄静,海天一色,鸥鸟竞翔。

“进攻!”
千道流和唐晨毫不理会海神岛的美景,他们瞬移一般出现在半空,两人一齐发出命令,几乎同?#20445;?#25972;整十八道魂环爆发开来,两股极限斗罗的气势,浩浩荡荡地压向海神?#28023;?#20196;得整座岛屿都在颤抖。
巨浪击打着涛声震响的海滩,卷起层层峰尖,一浪接着一浪冲刷,在海面上扬起水头,然后飞泻下来,冲荡着滩沿,声如雷震,水波倒卷,对着?#22238;?#30340;岩壁击撞,迸射出四溅的浪花。
海神?#28023;?#21464;天了!
武魂殿和昊天宗的联军,一队接着一队,蜂拥而?#31890;?#24320;赴战场;各封号斗罗带着自己的部署,直扑对方而去。
海神岛也马上有了?#20174;Γ?#28023;魂师们成千上万,?#36861;?#26292;掠而出,七大领主更是发出声嘶力竭的怒吼,每人各自九个魂环爆发开来,?#20013;?#19981;断。
两军相遇,激战在屠人的沙场上,魂技和魂技激烈碰撞,魂师们竞相搏?#20445;?#25112;斗的喧嚣一阵阵地呼响:被杀者的哀叫,杀人者的呼声,泥地上碧血殷红。如同冬日里两条?#27801;?#30340;激流,从山上猛冲而下,直奔?#20498;齲?#28009;荡的河水汇成一股洪流,挟着来自源头的滚滚波涛,飞泻谷底,声如雷鸣——他们就是以这样的声势,两军相搏,喊声叠起。
龙叔他们分别找向了对方的领主,虽然联军封号斗罗数量较多,但在对方主场,魂斗罗级别的海魂师就可以有效拖住己方的封号斗罗,这也令得战局有些焦灼。海魂师和陆地魂师,像饿狼一样,互相扑击,人冲人?#20445;?#20154;死人亡。众多的魂师躺倒在泥尘里,尸身毗接,头脸朝下。

这种场面,实在是太过疯狂血腥,这么多人战死,之前从来就没见过。不论是蓝羽琪还是唐啸,?#19997;?#37117;说不出话来,虽然他们在后方的船只上,隔着很远,只能看到?#26007;?#20914;天而起的火光,炮火轰鸣,硝烟弥漫,遮?#31080;?#26085;,但还是难以接受。而玉小?#25214;?#32463;站起身来,用身体挡住比比东的视线,不让她看到战场。
“这就是战争……”蓝羽琪面色微微有些惨白,虽然隔着远,但不?#28063;?#22905;脑补现场,火光冲天,普通魂师根本就活不下来。
“你们武魂殿挑起的……”唐啸的声音略微有些怪异,仿佛在忍耐着什么。
“你们不也?#21069;?#20982;吗,干嘛老说是我们?”蓝羽琪有些微怒,趁着话题不对,可以转移注意力。
“还不是你们求我们的。”唐啸无赖地撇撇嘴道。
“你说什么?”蓝羽琪有些生气了,刚想和唐啸斗嘴,一道浩瀚的声音突然传入了她耳中:“琪子,等下我们差不多攻占了岛屿,你们再上来。”
蓝羽琪愣了下,旋即朝着远处点点头,以示回应,她听出来那是千道流的声音。是了,反正主战也不需要自?#28023;?#37027;就待在船上坐等结果吧。

轰轰轰——
疯狂的爆炸声,弥漫在海神岛的每一个角落,硝烟四起,魂师们奋不顾身往前冲,鲜血如鹅毛般四处飞溅。转眼间,这座岛屿,超过七成的面积,已经被联军攻占而下。
海神岛的领主们固然厉害,凭借圣柱的力量,九十五级以下的封号斗罗根本不是对手,而最强的海龙更是凶悍无匹,他的第九魂技就连三位普通封号斗罗都难以?#20540;病?/span>
?#19978;В?#32852;军这边的千道流和唐晨实在太过变态,他们两人直接?#28009;?#20102;整个海神岛的防线,无人能敌,千道流更是随手重创了海龙,若非圣柱保护,海龙就直接战死在原地了。不多?#20445;?#20004;人已经深入腹地。
“我们直接登陆吧,战场好像打扫干净了。”蓝羽琪说道,她已经再次收到了爷爷的逼音?#19978;擼?#26174;然,联军进攻的相当顺利。

在一名红衣主教的带领下,一?#33125;?#38470;陆续续踏上海神?#28023;?#20182;们这群人主要是来观光的。蓝羽琪和唐啸走在一起,比比东和玉小刚则落在了后面,似乎是故意的,玉小刚明显在安慰着比比东什么。
“那?#19968;?#21040;?#36164;?#21738;里吸引到东妹的啊?”蓝羽琪瞟了后方一眼,忍不住附在唐啸耳边道。
“呵呵,人不可貌相,以后你就知道了,玉小刚可是主攻魂师理论方面知识的大师。”唐啸说道,他低垂的眼睫?#21561;?#19981;住戏谑的光芒,“而且,你也不能去打扰热恋的小情侣,?#21069;傘?rdquo;
“热恋?就东妹那智商……”蓝羽琪有些忍俊不禁道,不过她想了一下,又觉得唐啸说的有点道理,反正不管怎样,比比东至少现在看起来很开心。身为姐姐,她清楚的知道,比比东那因为武魂而自卑的心,想必那玉小刚是可以接受这点的吧。

四周弥漫着冲天的战火,但也可以看出来,此处原本景色优美。满地的鲜血,染红了整个大地,想来这里刚才是尸山血海,但已经被人打扫干净了,否则千道流也不会让她们轻易上?#28023;?#20197;免吓着。
“看这?#38382;剑?#32852;军踏平海神岛是迟早的?#38109;恕?rdquo; 蓝羽琪用衣袖抹抹额头的冷汗,抬头看看?#25214;?#30528;红色土地的红色太阳,轻声道。

众人不知不觉间走了不短的距离,越来越深入了这座海神?#28023;?#19968;处阴冷的树丛,一双双充满血丝的双眼,?#28010;蓝?#30528;众人,眼中流露着强烈的恨意。
战争留下的是鲜血、是落寞、是毁于一旦的?#20197;啊?#26356;是永远无法?#26893;?#30340;伤痛。
而就是这些来?#28304;?#38470;的魂师,破坏了自己的?#20197;埃?#20146;人惨死,房屋毁坏,这一切,?#38469;?#36825;群畜生带来的!

第三十章海神斗罗的愤怒

“唰!”
一道破?#19976;?#20223;佛凭空出现,一下就?#21019;?#20102;最前方那带队的红衣主教的身体,主教的脸突然扭曲,本来很小的眼睛已经凸了出来,嘴里不停地冒着血泡泡,似乎想说什么,却已说不出来。
空气,仿佛瞬间凝固了。
“小心,这里有埋伏!”唐啸脸色一变,身子一横,挡在了蓝羽琪身前,所?#33125;?#37117;立马召唤出了武魂,一脸戒备。
战火熊熊燃烧,四周硝烟弥漫,?#29616;?#24178;扰了众人的判断,那个隐匿在?#33633;?#30340;杀手,在偷袭了红衣主教后,便没了动静,如同猎食的毒蛇。
蓝羽琪眼中紫芒微微?#20102;福?#22905;有紫极魔瞳,这里的环境对她的影响反而是最小的,浩瀚的精神力扫了一圈,旋即她锁定一个方向,第二魂环?#20102;?bull;剑走疾风!
迅疾的剑风狠狠切向西侧的草丛,顿?#20445;?#19968;道身影有些狼狈地被逼了出来,在他身边,还有一些隐匿的?#33125;?#20063;跟着现了身形。

“想不到,大陆魂师,居然有精神力如此?#30475;?#20043;人!”
七、八道身影骤然从草丛钻出,慢慢围了上来,挡住了众人的去路,这些人相貌各异,但?#20174;?#19968;个共同的特点,身着淡黄色劲装,为首一人,年约四旬,身着紫色劲装,一共八人,一字排开,眼中无一不是充满了恨意。
“看来我们的麻烦不小,”唐啸苦笑道,“琪子你看,你们这次侵略海神岛的行为,引起了海神岛?#29992;?#30340;强烈?#21561;?#20102;。”
“那又怎么样?我也没打算帮武魂殿辩解,以后看爷爷怎么说,”蓝羽琪直接召唤出净灵御剑,“当务之?#20445;?#20808;保护自己再说!”
语毕,蓝羽琪直接持着净灵御剑冲了上去,她二话不说,第五魂环?#20102;福?#21049;那间,纯白的剑身上溢出了鲜血的?#19976;?#20928;灵御剑似龙蛇狂舞,一下?#25512;?#24320;了对方的封锁,除了为首的紫衣人险险避开,其余人竟是全?#38469;?#21040;了不轻的伤势。
“你真是越来越果断了!”唐啸点点头,抡起昊天锤向紫衣人砸去,他们这边大多是观光团,战力最强的反而是唐啸和蓝羽琪,不一会儿,?#33125;?#20840;都被两人打倒在了地上。

“大陆的魂师们,你们不要嚣张!自?#21028;?#19981;压正,你们如此作为,滥杀无辜,必遭天谴!”紫衣人身受重创,自知命不久矣,他瞪着血红的双眼,仿佛要吃了对方似的。
“哦!”蓝羽琪沉默了一会儿,其实她也确实觉得爷爷有些过分了,但是现在这种情况,她显然更不可能会主动去打爷爷的?#22330;?/span>
“哈哈哈,别装什么清高了!我们海神岛的海神大人,实力早已达到超凡入圣之境,这天地间谁人能敌?#30475;?#20154;已经?#20102;?#20102;无数年,你们如此行为,屠杀?#22909;瘢?#24517;将导致大人的提前苏醒。哈哈,你们承受不起大人的怒火的!你们的末日到了!”那紫衣人突然仰天狂笑,少顷,脖子一扭,竟是断气了。
“什么海神?这里的人还迷信不成?”蓝羽琪黛眉微颦,不知道为什么,对方临死前的话让自己感到非常不舒服。
“姐姐,我们要不要,先回船上去。”比比东钻了出来,她小心地说道。
“嗯,都回去吧,留在这里没有意义。”蓝羽琪轻叹,这里处处是危机,又能有什么观光的意义呢?她走向前,刚想轻抚比比东的小?#28304;?hellip;…突然,那海神岛的腹地深处,一道巨大的神像光影毫无预兆的出现在天际,那巨大的虚影仿佛将整个天空都遮盖了一般,遮天蔽日,庞大的压迫力,压向了联军所有的人。
“那是什么?”蓝羽琪脸色一变,她以前从未感受过这样?#30475;?#30340;威压。在那遥远的腹地深处,一股浩荡磅礴气势,犹如那从远古苏醒的巨龙一般,带着无可匹敌的威压,降临而下,转瞬间笼罩了整座海神?#28023;?/span>
海神岛上,所有海魂师,?#38469;?#24525;不住心中的那抹?#27425;罰?#29978;?#20142;腥?#37117;不顾了,对着气势蔓延出,双膝跪了下去,而那所谓的七大领主虽然并未行跪礼,可却也是恭敬的弯下了身。
“这股气势,不比我爷爷弱!”唐啸目光一?#31890;?#20182;欺近了蓝羽琪,两人武魂紧紧贴在一起,隐隐形成武魂融合技的前奏,借助这股力量,才堪堪能?#20540;?#19968;下那浩瀚的气势,这还是因为气息中心离他们太过遥远的关系。
“难道这就是他们口中的海神?”蓝羽琪心里也是隐隐有些不安,不过旋?#20174;?#25918;?#19978;?#26469;,因为不管怎样,这海神也只是和爷爷以及昊天老祖一个层次而已,二对一,他们又怎么会输?

天际之上,千道流和唐晨,也是目光警惕地望着那腹地深处,?#26082;?#30340;说,那里是一处金碧辉煌的大殿。一道赤红光束,突然猛地从大殿里射出,最后在半空中形成一道倩?#21834;?/span>
倩影全身都笼罩在一层鲜红色的长袍内,海蓝色的长发披散在身后,散开后接近垂直地面,柔美的容颜看上去最多也就三十岁左?#36965;?#27668;质高贵优雅、温润圆触,在她的右?#31181;?#20013;握着一柄长达三米的金色权杖,通体雕刻着魔纹,杖首处是宛如长矛一般的菱形凸起。那长矛尖端下方五寸处,镶嵌着一颗菱形的金色宝石。
最令人惊讶的,是她那双眼睛,澄澈的蓝眸比大海更加深邃,其中慈和的沧桑却仿佛经历了亘古岁月,无论是千道流还是唐晨,?#19997;?#37117;看呆在了原地。
“吾名波塞西,封号:海神!”波塞西一现出身来,凤目含煞,她二话不说,直接对着那唐晨挥出一击,她下方的大殿同时?#20102;?#36215;来,唐晨脸色一变,下一刻,他骇然发现,自己的身体竟是再不能动弹半分!
这绝非人力所为!唐晨心中念头急转,他能感觉到,这并不是属于这个世界的力量。
千道流看到唐晨被定住,也是大吃一惊,他?#25214;?#26377;所动作,那所谓的七领主如同鬼魅般同时扑了过来,他们全身发光,借助圣柱的力量,形成了七位一体的封印,生生的定住了千道流!
“你们看好这两人,我去去就来!”波塞西嘱咐一声,又给两人加持了些光环,下一刻,红色的身影以超越肉眼极限的速度,猛地自天空扑下,所过之处,所有的?#33125;耍?#20840;部爆成一团血雾。联军的人仿佛看的痴了,好像觉得连杀人?#38469;?#19968;件美丽的事。阳光?#19976;?#22312;海神岛上,杀戮看起来更像是一副赏心悦目的画。
“所?#33125;耍?#24555;到船上去!”龙叔第一个?#20174;?#36807;来,暴喝道,震醒了众人。他的魂力足足达到了九十五级,此时全力以赴,尽?#30475;?#30528;人马往回跑。再看波塞西那边,所过之处,她身后满地的尸体已找不到一具完整的了……

此时由于距离海神殿最远,蓝羽琪她们反而是情况最好的一队人马,不过接到了海神斗罗命令的海魂师们,接踵而?#31890;?#20174;四名八?#25509;?#20986;,拼命阻挡着联军。这无形中大大拉低了众人回退的脚步。
在这硝烟弥漫的战场,无时无刻?#21152;腥?#27515;去。蓝羽琪她们也在?#20248;埽?#22905;甚至不敢往回看,这样灼目的红色,仿佛,让她回到了当年的唐门战场!

“对了,”一剑挑开一名海魂师,鲜血染红了她的衣衫,蓝羽琪突然想到了什么,她二话不说,左手一翻,魂导器戒指光芒一?#31890;?#19968;?#25991;局?#30340;?#39184;?#36203;然出现在她的手里,正是孔?#38548;帷?#36825;三个月来,经过她的加持处理,孔?#38548;?#24050;经开光,拥有威胁封号斗罗的力量了。
毫不犹豫,蓝羽琪扣动扳机,刹那间,宛如孔雀开?#28063;?#30340;绚丽光华?#28872;?#25193;散而开,海魂师?#25345;此溃?#26080;一幸免。这来自前世的唐门绝顶暗器,终?#35857;搶吹?#20102;这个世界,?#28872;?#32509;放属于它的光彩!
很快,她就为众人打通一条出路。唐啸?#28304;?#24863;到十分惊讶,但危急关头,他也并没有多说什么,只能归结于武魂殿的?#33258;獺?/span>
……
不多?#20445;?#20247;人已经能看到停泊在岸边的船舰,就在所?#33125;?#37117;松了一口气的时候——
“晚了!”
仿佛死神的声音,红色的身影,带着惊人的杀气,缓缓从天而降,她随?#21482;?#20986;两道魂力波动,就把武魂殿两位冲在前面的封号斗罗轰杀至虚无。

第三十一章 龙叔陨落

残阳如血,红色的身影从天边缓缓下降,她的魂力气场是那么?#30475;螅?#25972;个天空都被她渲染成了血红色,充满了浓重的压抑感。
厚厚的血云,笼罩着海神岛的天空,森森的人骨,洒满了海神岛的地面。
联军撤退的人马渐渐汇聚,但是没有一个人再敢向前进一步,那个宛如神灵般的身影,守在沿海,挡住了退路。虽然只是一个人,但就是生生震慑住了联军所有的魂师。
“一个、两个、三个……”波塞西冰冷的瞳孔扫射了一圈,慢慢数着人数,干净利落地秒杀了两名封号斗罗后,她就再没有出手,但是这种压抑的感觉,却是比刚才的大战,还要令人疯狂,毕竟,未知,是最可怕的东西。
海神岛的魂师们渐渐从后方赶了上来,拦住了联军的后路,目光森寒的盯着前方黑压压的人?#28023;?#20197;此形成腹背包夹之局势。海神岛军队虽说对着联军背面,但是联军明显不可能向他们这边突破,一来是人数伤亡太大,二来是这样等于重新深入海神岛了,而波塞西挡在了船舰之前。
整个联军,?#38469;?#34987;笼罩在死亡的阴影之中,绝望得令人不寒而栗。

龙叔他们已经赶来了,?#19997;?#20182;有些阴沉地注视着前方的波塞西,握着武魂的?#32456;?#21364;是忍不住地颤抖,在他的感知中,对方的魂力?#23545;?#36229;越了自?#28023;?#33258;己根本不是一?#29616;?#23558;。
“此人的魂力不比教?#20160;睿?#26356;重要的是,这里是对方主场,我能感觉到,她杀我们只需要数息。”压抑的沉默?#20013;?#20102;片刻,龙叔终?#35857;?#32531;缓的开口道。
听到他这话,一旁的几个封号斗罗,心头皆是忍不住的一沉。
“难道便只能这样看着她杀完我们所?#33125;?#21527;?”另一个长老咬咬牙,声音中,有着说不出的憋屈,刚才对方秒杀己方两名斗罗,威慑力太大,此番武魂殿损失着实惨重。
“我们是客场作战,光是圣柱的力量,便足以让得我们喝上一壶,更莫?#25269;?#25509;与对方在大海决战了。”龙叔摇摇头,眼中透着浓浓的无?#21361;?#27874;塞西的力量不是他们能够相比,就算他们能自保,封号斗罗之下的联军恐怕也没人能够活着回去。
想到这,他拳头忍不住的紧握起来,目光扫向那队本应是来观光的人马。这等局面,琪子她们要怎么活下来?就算是拼尽全力,自己也不能让武魂殿的未来,在这里断?#20572;?/span>
“先等教皇冕下和我们老祖脱困吧,他们?#38469;?#20061;十九级的实力,不可能被限制太久的。”昊天宗宗主振作精神地道。
众人闻言,似也是想起了一丝的希望,当下双眼深处?#38469;?#26377;着点点亮光涌现。

龙叔他们那边交谈,观光团这里,?#19997;?#33853;在了众多人马中间。
蓝羽琪?#19997;?#31449;在唐啸身边,两人的武魂都消失了,两只?#32440;?#32039;贴在一起,形成武魂融合技的前奏,淡金色的光晕弥漫身子,却没有扩散。并不是浪费魂力,而是不这样做,她甚至无法保持冷静,虽然周围这么多人,可是她始终没有安全感。
方才波塞西降临的一瞬,她们是首当其冲的,只不过对方没有把自己这里看在眼里,这才?#30007;?#36867;脱一劫,但依旧没有脱离鬼门关。那一瞬间,世界仿佛失去了?#19976;?#26641;叶枯萎在枝头,一动不动,头顶血色的天空,倒映在死寂的空气,让人窒息。
“没事的琪子,长老他们会有办法的,大家不是都在吗?”唐啸感觉到蓝羽琪的小手不住地颤抖着,关切道。
“有史以?#21561;?#19968;次,我感到害怕战斗……”蓝羽琪用力咬了咬嘴?#21073;?ldquo;我想逃出去,我要逃出去,不想再待在这里了……这是在做噩?#21361;?#24555;醒过来啊!”
“唉,这可不像你的风格啊”唐啸叹道,用力抓紧了对方颤抖的小手,试图帮她保持冷静,他清楚,她慌了。

“来?#28304;?#38470;的朋友们,我们海神岛素来?#19981;?#21644;平,与你们大陆向来井水不犯河水,之前更是从未?#28304;舐接?#36807;丝毫的侵犯之意。”波塞西似乎终于清点完了必杀名单,平静的声音滔滔响起,回荡在天地之间,“可是,你们今日之所作所为,令海神岛生灵?#21051;浚?#25105;的子民们陷入水深火热之中,你们说,身为海神岛大?#28010;荊?#36825;?#25910;耍?#25105;要怎么算才好呢?”
“杀了他们!”
“全部丢海里喂鱼!”
后方的海魂师众立?#22791;?#21628;不止。

“的确,错在我们,是我们武魂殿挑起的战争!”龙叔一瞬间就出现在众人前方,大手一挥,一柄巨大无比的斧子凭空出现,这是龙叔的武魂?五丁开山斧,在其上方,两黄两紫五黑,整整九道魂环浮现而出,尤其是最后一道魂环,在黑色之中隐隐透出淡淡的红色,那等魂力波动,竟是冲散了一些波塞西带来的压力。
“我就不扯当年那场大战的是是非非了,但是,孩子们是无辜的,他们只是好奇来的这里,并且也没有伤人,”龙叔伸手一指,赫然是观光团的位置,“我愿用一条命,?#29615;?#20182;们走!”
“那对男孩女孩,杀了八名海魂师,你当我眼瞎的吗?”波塞西淡淡一笑,“就算不这样,我凭什么放人?来了就?#21069;?#20982;,别废话了,你们所?#33125;耍?#19968;个跑不掉!”
“?#28909;?#22914;此,我拼尽全力,也要让你伤下骨,掉点血!所?#33125;耍?#24378;行突围!”龙叔爆喝一声,率先冲向了波塞西,第七魂环?#28872;?#20182;那巨大的开山斧骤然绽放,强烈的光芒澎湃激荡,那庞大的斧子迎风一展,竟然变成了长达百米开外,巨大的斧面,宛如小山一般。
“老师!小心!”蓝羽琪虽然落在远处,还是对着前方大喊,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老师的背影,她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仿佛,这是和老师的最后一面了。

波塞西虽然只有一个人,但她乃是九十九级的绝世斗罗,?#19997;蹋?#22905;不慌不忙,第六魂技?#20102;?#20102;一下,背后,滔滔的大海陡然翻滚,无数浪花脱离而出,凝聚成无数水人军团,迎面挡下了联军的冲锋,同?#20445;?#32852;军背后的海魂师也发起了进攻的号角。
蓝羽琪和唐啸,并肩作战,一时间倒是能够自保,但是她明显慌了神,出?#36763;杪遥?#27627;无章法,若非唐啸施援,她早就被水人伤到。
一条条暗金色魔纹,从庞大的开山斧上浮现出来,龙叔身上的最后一个魂?#20998;?#28982;亮起,旋即狠狠劈向波塞西。
就算明知不可敌,那也必须战到底!
波塞西腾空而起,海神虚影附在身上,她没有动?#27809;?#25216;,而是徒?#32440;?#19979;了龙叔的攻击,白皙的?#32456;扑浪狼?#21046;开山斧,龙叔骇然的发现,自己竟是再没有力?#39063;?#24320;半分!
“区区九十五级的实力,也敢来卖弄!”波塞西冷笑一声,玉手?#24651;?#33324;按在龙叔胸口,下一刻,龙叔的身体被整个打进沿滩西侧,整块地表?#38469;?#19979;陷了,连带着周围的水人?#38469;?#23849;溃而去,联军人马死伤无数。
“老师!”蓝羽琪看到这一幕,惊呆了,然后,她不顾一切地向那边冲去。

“海神刀!海神剑!”红色的身影从天而降,毫不给对方喘息的机会,九十五级的封号斗罗毕竟相当?#30475;螅?#19981;是其他被秒杀的可比的,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自己必须继续进攻。只见波塞西九环连?#31890;?#27809;人看清她用了哪两个魂技,空气中,无形的水汽在她双手飞速凝聚,最后形成刀剑,她以十字横劈的方式,狠狠切向龙叔,后者发出痛苦的咆哮。
“住手!你给我住手!”蓝羽琪眼睛发红了,她拼命扣动孔?#38548;幔?#26432;出一条血路,她速度那么快,就连唐啸都被甩在了后头,但依旧距离目的地有?#28201;烦獺?/span>
“最后一招,海王戟!”波塞西高高跃起,置身半空,她那第八魂环亮起,可怕的魂力波动,凝聚成一柄巨大的水柱型三叉戟,那等通天压力,逼的附近的武魂殿长老都无法前来施援。
那是海神的武器!

龙叔吃力地抬起头,望着那惊天的一击,眼眸微微波动,他知道,以?#19997;?#37325;伤的身体,已经不可能再?#20540;?#27874;塞西的攻击,看来今日,自己殒命于此,已成定局……
心中念头急速闪动,龙叔目光转移,穿透了距离,遥遥望着那?#22868;备?#26469;的女孩,淡然一笑,他毫不犹豫?#25238;?#33258;己的右臂,鲜血喷洒而出,一?#20973;?#31070;力骤然自其眉心间爆射而出,附着在右臂骨上,最后,龙叔抓起那整条沾满鲜血的?#30452;郟?#29408;狠一抛,竟是?#24651;?#33324;的掠过空间,直接是窜进了蓝羽琪的右手,迅速融合在一起。
“琪子,老师以后不能再继续伴你身旁了,你一定要保重。呵呵,这么多年过去了,你也不再是当年的小女孩了,你成长得更加俊?#21361;?#20063;更加?#30475;螅?#20320;一定会走得比老师还要远的,?#19978;В?#19981;能看到你成为封号斗罗,踏入长老殿的那一天了啊!快回到伙伴身边,你一定要突破重围,这是为师最后送你的礼物,伴随我一生的魂骨。”
威严的声音在心中响起,却充斥着慈爱,蓝羽琪只觉得她的胸口被震了一下又一下,好似原野上连绵不绝的惊雷,直接劈进她的心里。
下一刻,海王戟,将龙叔的身体,?#27807;?#22475;葬在地底深处,强烈的震动引发了海啸,不一会儿就吞没了这个深陷的地方。

第三十二章 怒放的孔?#38548;?/span>

“滚滚汪洋,浪花滔?#24076;?#26159;非成败,转头成空。”
这里,名为?#33267;?#20185;域,位处遥远的南域,远离斗罗大陆,仿佛世外?#20197;矗?#19981;与?#28010;?#20105;锋。
仙域最深处的祭台,一道?#33756;?#38738;年、略显?#31085;?#30340;身影,?#19997;?#32531;缓站起,那双紧闭了无数岁月的眼睛,渐渐睁开,他沉默少卿,陡然起身,瞬移一般出现在地域的半空,他的目光,仿佛穿透?#19997;占洌?#36965;遥地射向远处,那是海神岛的方向。许久,许久,他摇了摇羽扇,发出了轻轻的叹息。
“青山依?#26705;?#21482;惜残阳。千道流,你是不明白这个道理吗?”

海水击打着沿滩,千百船舰依旧静静地停泊,仿佛在冷冷地注视着战场,注视着一个又一个生命陨落。
波塞西返身挥拳,身姿飒爽,迎接下其余所有封号斗罗的围攻,她的杀戮,没有停止。

“老师,老师!”
蓝羽琪右?#31181;?#21073;,左?#32440;?#32039;攥着孔?#38548;幔?#36895;如奔雷,她眼睛泛红,拼命击?#35828;腥耍?#21482;为了,能更快?#21561;?#40857;叔身边。当她终于赶到目的地?#20445;?#30446;光所及,地表深陷,海水涌入,龙叔的影子,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蓝羽琪呆住了,她感觉心?#21561;?#20687;是被?#24230;?#19968;点点划开一样,钝重的发不出任何声音,?#31895;?#24863;到它在滴血。
这是怎么回事?
就在昨天,老师你还和我谈笑,还调侃我的魂师大赛表现……
可是现在,海水淹没了你的身影,你受伤那么重,你真的会死的……
怎么会这样?明明说好了,你要看着我一步一步长大,直到我出嫁了,直到我进入长老殿,你是大长老,?#19968;?#26159;受你照顾……
怎么会这样,怎么你现在却留在这里了?

“琪子,这里危险,咱们快走!”唐啸一锤砸开水人,出现在蓝羽琪身边,他一把抓住她,想要把她带离这里,后者置若罔闻,任由唐啸拉拽。
而就在他们身形迟缓间,不远处,也是有着一名海魂师赶来,他发现了此处还有大陆的魂师,毫不犹豫,爆射而来。
“琪子,想要为你老师报仇,你首先?#27809;?#19979;去!”唐啸叹?#19997;?#27668;,他已经看到了,对方身上足足有七个魂环,自己真的打得过对方吗?可是身为?#33125;耍?#36825;种时候他能退缩吗?当然不能!所以他义无反顾地挡在了蓝羽琪身前,昊天锤一横,其上五环律动。

“区区魂王,真?#29699;饕希?rdquo;来人一袭青衫,白色披风套在身上,冰蓝色的头发,倒映着摄人心魄的目光,“有大?#28010;?#22312;此,你们一个也别想活!吾乃海神岛黑级?#24049;?#32773;洛明轩,死在我手上,是你们的荣幸”
“试试看吧!”唐啸冷哼一声,昊天锤一扬,堪?#26263;值?#23545;手的攻击。
洛明轩的武魂是冰碧帝皇蝎,并不像其他海魂师,以海洋生物为武魂,他虽然魂力不及当初的敛锋,但出?#31181;?#36805;即狠?#20445;?#21364;是犹有胜之,所以原本攻守有度的唐啸,很快就落了下风,险象环生。

“刚才死在大?#28010;?#25163;下的那厮,在你们大陆魂师里地位不低吧?居然能?#20540;?#20960;招,呵呵,可是?#31449;?#26159;死了,如同现在做困兽之斗的你一样!”洛明轩一掌轰退唐啸,身上魂环连?#31890;?ldquo;禁锢寒霜!”
洛明轩抬手,地上猛地冒出无数冰之利刃,唐啸猝不及防之下,只能用昊天锤狠狠向下砸去,冰刃爆碎,刮裂了他的衣服,鲜血?#21152;?#32780;出,但更糟糕的是,他?#19997;?#26080;法用武魂?#21561;值?#26469;自上方洛明轩的攻势了。
“再见!”洛明轩冷笑,抬手按下,一道蓝色流光狠狠射下。

“极光封灭!”
无数剑光,仿佛破开?#19997;占洌?#29408;狠撞在蓝色流光,一把将其打爆成光雨。
“琪子,你终于清醒了!”唐啸看到蓝羽琪回过神来了,?#38378;丝?#27668;,他赶到她身边,低喝道:“直接用武魂融合技吧,对方可是魂圣。”
“阿啸,你退下!”蓝羽琪犹如?#27425;牛?#24452;直向洛明轩走去,“这是我的战斗!”
唐啸皱了皱眉,刚想说什么,却看到蓝羽琪直接回眸瞪了自己一眼,她的眼睛充满了血色,却没有丝毫的退意,当下,他也是明白了,这个女孩的自尊心又发作了,遂轻叹道,“那好,你小心,我在这里!”

“你?#26032;?#26126;轩?#21069;桑?#21018;才就是你嘲讽我的老师?”蓝羽琪直视洛明轩,即使对方是魂圣,即使经过敛锋一役,她明白自己与魂圣的差距,但她没有退。
“哦?那个死掉的?#19968;?#26159;你老师?”洛明轩被那俊俏的女孩瞪得一愣,旋?#20174;行┬以擲只?#22320;看着对方,眼中有些轻佻之意,“哈哈,他死的好,死的好!你对他?#26143;?#37027;么深,不是被他玩过吧哈哈,待我擒下你,代你老师好好调教你……”
蓝羽琪犹如?#27425;牛?#21363;使是这样侮辱自?#28023;?#22905;也没?#33125;魏味?#38745;,她只是径直走向对方。
“冰粒!”洛明轩皱眉,第一魂技瞬发,这是刚才将要终结唐啸的魂技!
神奇的一幕出现了,冰粒直接穿透了蓝羽琪的身子,后者就连表情都没?#33125;?#20309;变化,依旧径直向前走。
没错,就是向前走而已!
“不可能!”洛明轩脸色连变,他有些不信?#20843;?#30340;,二三四魂技连续使用,无数的冰之攻击穿透了蓝羽琪的身子,直到她距离更近了,洛明轩才发现,对方似乎左右摇晃了一些,连同身?#21619;?#26377;着一丝残?#21834;?/span>

“这是,破空蜂鸟的魂技,瞬间加速的真面目!这个魂技并不是用来辅助的,而是用来进攻的!”玉小刚此时站在比比东身边,他没有能力参加战斗,可是依旧义无反顾的守在比比东身边,?#19997;?#27491;在替伊人解释道。
唐啸挪动身子,倚靠在不远处,他虽然受了伤,自保还是没问题,?#19997;?#24596;怔地看着蓝羽琪,说不出话来。

“我知道,武魂殿这次进攻,带给了海神岛巨大的灾难,你们有完全的理?#26705;?#29401;杀我们!”蓝羽琪左小腿青光爆?#31890;?#22905;身子微移,带起残影,以些微的差距闪开对手的第五魂技。
“我不知道当初发生了什么,爷爷要发起这样一场战争,我不想知道前因后果,我只知道,我要保护东妹,保护朋友,我们一定要离开这里,我们不能死在这里!”蓝羽琪身子再?#31890;?#36991;开了对方的第六魂技禁锢寒霜,这是以武魂真身为前提发动的,乃是洛明轩的最强一击,禁锢寒霜擦过她的身子,带起了寒冷而剧烈的空气波动,她嘴角溢出一缕血丝,显然受了伤,可是,她依旧没有停下脚步,渐行渐近。
“天下苍生,与我何干?我只向你们,要那害了我老师的一击!”蓝羽琪突然发出一声尖啸,她眼睛更红,双手握拳,白光凝聚,带起一连串的残影,旋即狠狠砸下!
唐门手法•玄玉手!
破空蜂鸟左腿骨魂技•瞬间加速!
两者结合,那就是连续?#19981;?#29572;玉拳!
无数白色拳影,狠狠击打在洛明轩的身躯之上,令得他发出震耳欲聋的咆哮,蓝羽琪的速度太快,快到他无法?#20174;?#36807;来,快到他不知道自己中了多少拳!
在前世,江湖流传着一句话——
天下武功,千破万破,唯快不破!

“?#25512;?#20320;的力量,也想打败我?” 洛明轩怒吼,身体向后爆退。
“你错了,不是打败你,而是,杀了你!再杀了波塞西!”蓝羽琪鬼魅般出现在洛明轩身后,在她手上,还有着一?#25991;局?#30340;?#39184;?mdash;—孔?#38548;幔?/span>
她没有使用武魂,是为了更方便的使用孔?#38548;幔?/span>
这才是她的最大把握,魂王杀死魂圣,经历了敛锋一役,她很清楚,根本难如登天!
?#28909;?#22914;此,那就借助外力!
魂师大赛禁武器,可是在这真正的战场,就不会有局限!
“咆哮吧,孔?#38548;幔?rdquo;
她尖啸,她嘶吼,仿佛要把所有的悲伤,?#35760;?#35785;在这一击。

第三十三章 ?#29615;?/span>

随着一声突如其来的响声,一团彩色的光芒快速扩散着,啪!一朵“花儿”在半空中盛开了,绽放了,分裂成无数小小的光点,照亮了海神岛的上空,在短短的一瞬间,花儿熄灭了,枯萎了,一切重新?#25351;?#20102;平静。
只是随着这份平静,洛明轩的身子?#33756;?#20043;消散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道撕心裂肺般的咆哮,声震海神岛。
一代魂圣,就此陨落!
无数魂师,为之侧目,他们不明白,甚至是恐惧,虽然先前就见识过,可是当时的对?#30452;暇沟?#32423;不高,可洛明轩是谁?那可是黑级?#24049;?#32773;啊,他那极致之冰的武魂更是使得他的未来不?#19978;?#37327;!为什么那道七彩光芒竟是如此的厉害?厉害到,魂师?#25345;?#24517;死,毫无还?#31181;?#21147;的程度?
“那个发出彩光的?#23616;圃餐玻?#31350;竟是什么来头?”见多识广的玉小刚,此时心里也在疑惑。

蓝羽琪凤目含煞,仿佛杀死洛明轩就像捏死一只蝼蚁一样简单,她手握孔?#38548;幔?#20973;借瞬间加速和鬼影迷踪的组合技法,或是规避、或是击杀?#33125;耍?#19968;步一步接近波塞西的战场,她已经浑然忘却了自己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魂王,她的心里充斥着复仇的怒火!
无论是海魂师,还是陆地魂师,都震惊了,波塞西是什么人?那可是绝世斗罗啊,就连唐晨和千道流都拿之毫无办法,她真以为凭借一个奇异的武器就可以战而胜之吗?她要去为了老师?#21507;?#21527;?

“真是狂妄的丫头!”波塞西不屑地笑了,她一人?#20540;?#20960;位封号斗罗的联攻,不着痕迹地向那边瞟了一眼,旋?#27492;?#24847;挥出一击空气波动,便不再理会那个女孩,继续缠斗联军方面的九环?#31354;摺?/span>
在她想来,区区魂王,能让得自己随手一击,算是死无足惜了。
蓝羽琪立刻感觉到一种无法形容的危机,劲风袭来,她面色剧变,毫不犹豫地扣动孔?#38548;?#30340;扳机,同时左小腿用力向前一蹬,瞬间加速发动!下一刻,她身子向后倒射,同时孔?#38548;?#31435;刻爆发而开。
璀璨的七色光芒,狠狠轰击在那道空气波动之上,然而却是再也未能展现先前的那种摧枯拉朽,反而是在气力激荡间,直接被击得消散而去,那缕波动,似乎也受到了相当大的阻碍,变得极其透明,甚至落到?#19997;?#22788;,只是轻轻擦过蓝羽琪身边。可凭借她仅仅魂王的实力,虽然仅仅是擦过一边……却也是让得她脸色苍白的喷了一口鲜血出来,五脏六腑仿佛翻过来了一样。
那因愤怒冲昏了的头脑,也是渐渐沉静下来,随之而来的就是阵阵后怕和恐惧,她骇然地发现,若非是有瞬间加速这样的魂技,若非是有孔?#38548;幔?#33258;己刚才就要战死在这里了!

“居然没有死?!”无数海魂师倒吸了一?#35830;?#27668;,他们难以置信,无法想象一个区区魂王,在大?#28010;?#22823;人的直接攻击下,居然活了下来!
“此子……不可留!”波塞西见到这一幕,瞳孔也是一阵收缩,她二话不说,陡然发力,瞬间就摆脱了数名封号斗罗的纠缠,直接对着蓝羽琪?#27704;矗?#32780;随着她发起冲锋,整片大海?#38469;?#27832;腾翻滚,径直向着两彻分拨,似乎大海也不敢违抗波塞西的意志,为她夹道恭?#20572;?/span>
蓝羽琪重重摔在地上,她挣扎着坐起来,抹去嘴角的血迹,身子微微抽搐,她颤抖地握着孔?#38548;幔?#27178;在身前,即便是这样,也无法让她有丝毫的安全感。
死亡的阴影,?#27807;?#31548;罩着她,令她绝望。

“难道真的……到此为止了吗……”
“她太强了,虽然很不甘,可是,羽琪没有办法了……”
“?#21561;?#36825;个世界二十年了,我……知足了……谢谢你们对我的照顾……”
“保重了——爷爷、东妹、阿啸……”

沧蓝色的?#32456;疲?#22312;漆黑眼瞳中不?#25103;?#22823;,蓝羽琪紧握着孔?#38548;?#30340;玉手也是颤抖得越来越厉害,脑海之中,此时一片安静,唯有自己心脏不断跳动的声音。
突然,一丝怪异的感觉出现在蓝羽琪心中,她突然发现,眼前自己所看到的一切似乎?#25169;?#20102;,那是整个空间的?#25169;椋?#21608;围的一切都变得寂静下来,她似乎已经听不到任何声音,下一刻她只感觉眼前一黑……
在她身后,空间裂开,一只苍劲有力的大手,忽然探出,看似缓慢,却是刚好将波塞西的?#32456;疲?#38459;拦而下
两只?#32456;?#30456;触的刹那,大地猛然震动,地面之上,一道道?#26893;?#30340;裂缝,蔓延而出,旋即海水灌入,宛如地震!

“千道流,你还是脱困了!”波塞西的目光?#38504;阅?#37325;,她淡淡道:“凭借海龙他们七位一体融合技,的确限制不住你,不过你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吧,为了一个女孩?她是你什么人哦?”
“只是对她略有愧疚罢了,毕竟她的至亲……而且……”千道流抱起昏厥的蓝羽琪,瞳孔中略有暗淡,以及隐藏在最深处的奇异之色,旋?#21561;溃?ldquo;不过,以你的身份,直接对一个小女孩下杀手,不觉得丢脸吗?”
“这是战争,还需要我废话吗?”波塞西嗤之以鼻,在她身后,七大领主狼狈地浮现而出,披头散发,衣衫染红,气息均匀不定,显然受创不轻。
“你上来,我有话跟你说!”千道流叹?#19997;?#27668;,将蓝羽琪交给赶来的一名武魂殿长老,旋即对着波塞西说道。
“你想单挑?”波塞西柳眉一皱,现在海神岛取得优势,就算千道流出手牵制自?#28023;?#36824;有七大领主,海神岛迟早?#19981;?#21462;得胜利。
话虽如此,她还是不着痕迹地瞟向海神殿的方向,在她的感知中,那个所谓的昊天?#35830;?#31062;,想必?#37096;?#35201;突破束缚了,如若让得两人联手……
千道流也不废话,身形便是再度悄无声息的消失在原地,再次出现?#20445;?#24050;在半空之中,只见得他?#32456;?#36731;扬,这片天地间便是?#28009;?#21095;烈的空间波动,旋即居然时被其生生构建了一个混沌空间。
“哼,怕你不成!”见状,波塞西冷笑道,同样处于九十九级的地步,只要不是真正的生死斗,他们彼此根本无法奈?#21619;?#26041;。
千道流面沉如水,他二话不说,脚掌一踏虚空,六翼天使武魂瞬间附体,他身形直冲云霄,一声厉喝,浩浩荡荡的声音传遍整个海神岛的区域。紧接着众人便是见到半空空间一阵波动,一道身形,快若?#24651;?#30340;冲进了那空间通道之内。
波塞西身形一动,便是直接出现在了千道流前方,滔天的魂力波动,化为潮汐,狠狠的对着千道流轰了过去。

“琪子……”唐啸怔怔望着蓝羽琪,心里有些自责,不管出于什么原因,自己?#31449;?#26159;没有保护那个女孩,他叹?#19997;?#27668;,尽力轰?#35828;腥恕?/span>
此时武魂殿教皇和海神岛岛主?#29615;媯?#32852;军就失去了最大的阻力,现在他们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回到船舰上去。

第三十四章 伤心人

蔚蓝的天?#19976;?#19981;见云踪,阳光?#25910;?#30528;武魂城,这是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可是城内的市民,却如沐浴在风儿的哀伤轻抚,与浪涛的泣饮低诉中。
因为今天是德高望重的武魂殿大长老龙尉,以及其他战死沙场的联军魂师们的葬礼。沉重的悲伤,压得心酸的人们无法抬头挺?#20800;?#21435;送别这些亡者。
本该流血不流泪的男子?#22909;牵?#40664;默垂泪,妇女小孩放声痛哭,?#27704;?#36865;别。
?#19997;?#19981;过数万的武魂城中的?#29992;瘢?#21547;泪恭送龙叔他们的灵车驶过,衷心悼念的子民们,抛出一束束?#39542;ǎ?#21521;眼前的灵?#25269;?#20197;最后的敬意。前后护送的魂师们,不少人的身上还绑着染血的绑带,眼眶泪珠滚动。
伴随着龙尉等长老殿成员的战死,整个武魂殿三大魂师军团,伤亡者超过一半,他们全?#38469;?#20260;心的遗属眼中的好?#30422;住?#22909;丈夫、好孩子。武魂殿虽然势力滔天,如今却是真正的遭受到了重创,也不知道两大帝国会不会?#20040;嘶?#20250;落井下石,打压一顿武魂殿。
还有什么人能比联军战败,失去至亲的?#29992;瘢?#26356;哀?#22235;?#36807;的吗?
要说有的话,就是武魂殿圣女蓝羽琪了,丧却师?#25269;?#30171;,令她眼眶中泪珠盈满。蓝羽琪今天身着从?#21019;?#36807;的黑色丧服,她昔日一对明亮的眸子,所彰显的再不是她的直率无畏,而是当悲伤超过号哭所能表达的,深沉到极致的苍凉。
比比东就在蓝羽琪身边,眼神黯淡,她望着姐姐,却不敢上前说话。

蓝羽琪默默地给龙叔祭拜,她回忆起十数天前的情形,与如今相比真是仿如隔世。
当?#29031;?#20010;武魂城内,里里外外,?#38469;?#32476;绎不绝,忙于出征准备的魂师军?#20426;?#24847;态悠闲地在?#20302;岛染?#30340;老兵,三遍、五遍地不停擦拭着武器、脸色苍白的新丁。?#21491;?#24037;?#36225;?#30528;准备粮水与装备,城外堆满?#31471;?#20986;征雄师的子民……
十数天后活着回来的人,竟不满五分之一……

蓝羽琪自转世在斗罗大陆以来,从?#20174;?#36807;这样刻骨的惨痛,那是绝非笔墨所能形容的,她自醒来后,?#38470;?#20026;泪水濡心,日?#25214;?#22812;间待在龙叔的遗体旁,不管千道流他们怎么劝,始终不肯离去,往日充满朝气和笑意的俏脸上,如今只有凄苦哀痛的难过。
想到两人情同父女,从自己懂事之日起,龙叔就万分照顾自?#28023;?#38590;道一切就如过眼云烟般消散而去吗?老师,你永远活在我心里,我再不能依赖在你的羽翼之下了。

“爷爷,羽琪有一事相求。”泪已乾,哀未去的蓝羽琪,?#21561;?#20102;教皇殿,她以平淡却坚定无比的语气说道。
“琪子啊,此番是我不好,你就不要太难过了。”摇头苦笑,千道流看着蓝羽琪那让人心酸的表情,不禁叹了一口气。
“羽琪无知,但很清楚,实力是魂师的根本,为老师报仇,现在根本不现实。我想外出修炼,增长见识,提?#21670;?#36523;素质,而不是去什么学院历练,还请爷爷给我指明方向!”虽是女儿身,可是蓝羽琪?#20174;?#19968;份不输男子、发?#38405;?#24515;的?#26223;粒?#24403;日面对波塞西完全无助的情形,令她受到了极大的刺激。
“不要好高骛远,凡事?#38469;?#19968;步一步过来的,波塞西她……”千道流眉头一皱,他思索了一下,旋?#21561;溃?ldquo;你先一个人静一静吧,寻疾在死亡峡谷修炼,你可以和他一起闭关。”
蓝羽琪摇了摇头,“不,爷爷,死亡?#25239;人?#28982;危险,但它却无法真正带给我死亡的感觉,我知道,您一?#27604;?#37329;鳄供奉大人暗中保护着小寻,不真正体会到死亡的气息,以我的天?#24120;?#24656;怕永远也无法达到你们的境界。”
千道流淡然一笑:“我们的境界,你这妮子现在哪里能体会得到?而且海神岛之战,错不在你。琪子,你先回去休息一下吧。”
蓝羽琪一?#20445;?#36824;想再说什么,千道流却疲惫地朝她挥挥手,当下她也是明白,爷爷很累了,自己不应该再打扰他,遂默默退下。

三天后,星罗城。
星罗城阳光明媚,城里的酒楼自然也是生意兴隆,?#19997;蹋?#34013;羽琪正坐在一个偏僻的角落?#26579;啤?/span>
她穿着淡雅的青衫,醇香甘冽的女儿红让她白皙的脸染上了淡淡红?#21361;?#30524;角眉梢若隐若现的那一抹愁绪,让她多了几分神秘之美。
酒楼里很多?#33125;?#24525;不住多看她几眼。
可是没?#33125;烁?#19978;去和她搭讪。
因为她的气场,虽若?#33125;?#26080;,却格外?#30475;螅?#37027;并不是指堪比魂帝级别的压力,而是她的精神力,芥子级别的紫极魔瞳。事实上经历了海神岛一役,在极端的痛苦之中,她终于再做突破,精神力完全超越了同龄人。

酒楼里的酒客越来越多,已经?#33125;?#24182;卓吃饭。小二将一个人领到她这里要求挤一下的时候,她头也没抬说了句“好”便继续闷头?#26579;啤?/span>
“正经家的女?#19997;?#19981;会喝太多酒,因为女人?#26579;?#26102;会仰起头,露出脖子,?#30452;?#24352;开,大声?#19981;埃?#22823;声地笑,以至于女人已经不像一个女人。”那男?#26377;?#36947;。
“是你!”蓝羽琪放下?#31080;?#20919;冷地扫了唐啸一眼,她此时?#37027;?#24182;不好,所以说话语气略微有些不?#25512;?/span>
“还在想念你的老师吗……”唐啸只看了一眼蓝羽琪的表情,就已经明白了,他叹道,“昔者已去,珍惜现在,你……不要再难过了。”
“这跟你有什么关系?”蓝羽琪冷哼,她知?#34013;?#26041;没有恶意,但还是没?#37027;?#21644;唐啸说话,当下她利落地放下半?#25377;?#37202;,扬声?#34892;?#20108;结账,打算走人。

付好钱,站起身,蓝羽琪走出酒楼,头也不回。
她不?#27809;?#22836;,因为她知道,即使不回头,那唐啸?#19981;?#36319;在她身后。
果不其然,那个人一?#22791;?#30528;她,直到走出城。

“再跟着我,我就不?#25512;?#20102;!”蓝羽琪冷哼,她转身,拔剑,凤目含煞。
“如果想哭,就哭出来吧,哭出来就舒服了,?#19968;?#19968;?#36856;?#22312;你身边的。”唐啸沉默了一会儿,他不太会安慰女孩,但看到蓝羽琪那个样子,心里却是有一种说不出的情绪。
“呵呵!”蓝羽琪冷笑,旋即不再言语。她径直向前走,漫无目的,不一会儿,两人走了不短的距离,这里是一片荒?#23478;?#22806;之中,回首望去,隐约能够看到星罗城的城头。


未完。
 
 
 

漫评

扫一扫,下载APP

福建快三推荐号
<menu id="isegq"><rt id="isegq"></rt></menu><optgroup id="isegq"><div id="isegq"></div></optgroup><xmp id="isegq"><samp id="isegq"></samp>
<optgroup id="isegq"></optgroup>
<optgroup id="isegq"><div id="isegq"></div></optgroup> <tt id="isegq"><object id="isegq"></object></tt>
<small id="isegq"><tt id="isegq"></tt></small>
<xmp id="isegq"><sup id="isegq"></sup>
<menu id="isegq"><rt id="isegq"></rt></menu><optgroup id="isegq"><div id="isegq"></div></optgroup><xmp id="isegq"><samp id="isegq"></samp>
<optgroup id="isegq"></optgroup>
<optgroup id="isegq"><div id="isegq"></div></optgroup> <tt id="isegq"><object id="isegq"></object></tt>
<small id="isegq"><tt id="isegq"></tt></small>
<xmp id="isegq"><sup id="isegq"></sup>